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艺术家 > 物趣 >

她在大英博物馆修了30年中国书画

2017-08-10 18:21  来源:未知

  阳光透过大英博物馆巨大的玻璃穹顶洒落到地面,1656块玻璃片的投影与熙熙攘攘的游客们勾勒出一幅宁静的动态画卷。穿过画卷中央的博物馆中厅,沿西楼梯下行,通过一道特殊的安检门就来到了神秘的大英博物馆亚洲书画修复室。



  这是一栋1834年修建的银行大楼,早年间酷爱敦煌壁画的日本著名画家平山郁夫捐助了50万英镑将这里改造成全球最好的东方书画修复室。4名工作人员在这间层高超过5米,光照非常充裕的古建筑里负责装裱修复中国、日本、韩国、印度等东方书画。负责中国书画的是高级修复员邱锦仙女士,虽然她已经64岁,退休多年,依然被大英博物馆返聘每周要在这里工作4天。



  1972年,在上海老家南汇下乡插队的邱锦仙,与其他29位返城知青一起,被招进上海博物馆。当时21岁的邱锦仙对慢工出细活的修复工作格外感兴趣,主动要求进入裱画室。幸运的她在扬帮师父徐茂康和苏帮师父华启明的倾力调教下,很快成为上海博物馆修复古画的中坚力量。

  1987年机缘巧合,台湾古董商邀请她去伦敦修复一批古画。到达伦敦2周后,由收集中国瓷器闻名的韦陀教授举荐,邱锦仙去大英博物馆演示修画技艺。

  大英博物馆拿出了2张破损不堪的古画,其中一张是从火中抢救出来的傅抱石山水。经邱锦仙查验颜料不褪色后,直接用滚烫的开水点在画作表面烫了5次,再用清水漂洗,毛巾吸干,反复五次直至胶水与画面分离。她手中的分寸感拿捏得恰到好处,画作依然完整无缺,令大英博物馆的文物专家们看得十分惊讶。这张完美修复的古画彻底征服了大英博物馆东方部主任罗森太太,最终将邱锦仙留在了大英博物馆工作。

  修复室内非常整洁宽敞,地板上铺着亚洲风格的席子,去工作或拜访,均需拖鞋。在这里不论是待修复的画幅还是修复中的古卷,都得到工作人员妥善管理。邱锦仙说,古画修复就像中医郎中号脉一样,每一张画的问题都不相同,纸本绢本、破洞大小、颜色明暗、纤维长短甚至尺寸大小,都会影响到修复工艺的选择。因此,修复工作没有办法标准化、数量化,只能靠着传统的言传身教,代代相传。

  邱锦仙是第一个把中国传统修复技艺传到海外的裱画师,更是进入大英博物馆工作的第一个中国人。今年已经64岁的她为大英博物馆培养了数名洋弟子,但还无人能够超越,目前她依然被被大英博物馆返聘,每周要在这里工作4天。

  中国古画历史长、尺寸大、材质复杂、颜色多样、构图丰富,因此修复起来更加困难。最关键的是,需要理解画作背后的意蕴与文化。“修复古画耗时耗力,每一幅画,通过清洗到修补再到晒干等工序,往往需要耗费几个月时间!一位成熟的修复师一年也最多能修复4-5幅古画。”自从邱锦仙1987年来到伦敦之后,凭借她的努力,大英博物馆内馆藏的1000余幅中国古画才第一次有了展出的机会。

  中国浆糊、中国生豆浆、中国古绢都是邱锦仙修复中国古画的宝贝。她曾经用淀粉浆糊和化学浆糊混合修复好了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女史箴图》,用她师傅传承下来的古绢修复好了宋代名画,用生豆浆染色宣纸修复好了明清古画。邱锦仙现在还记得师父对她说的话:“你这一辈子就像浆糊和纸,跟修复粘在一起,分不开了。”



  如今邱锦仙在大英博物馆培养的学生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柯梦如、纽卡斯尔的魏丝丽、意大利的玛拉比尼……现在都是在世界各地博物馆、艺术馆中能独当一面的中国古画修复重要人物。



上一篇:2017第四届O外?O内 电影视觉语言 O内?O外
下一篇:那些震撼视效 你还记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