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艺术家 > 名家 >

柏林的艺博会足够成熟了吗

2017-09-21 15:34  来源:未知

 总监Maike Cruse她的合作伙伴Daniel Hug。图片:artnet新闻

  第一届“艺术柏林"(Art Berlin)博览会已于9月17日圆满落幕。还是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样的感觉。新更名的“艺术柏林"展会给人既熟悉又新鲜的感觉。尽管博览会总监Maike Cruse和她的新合作伙伴“艺术科隆"博览会总监Daniel Hug尚未合作共事,科隆的Koelnmesse公司也于今年早春宣布收购“艺术柏林",但会场内的Cruse和Hug却依旧自信满满且悠然自得。收购城市间的艺术博览会的确不是寻常事,但两位总监对这次崭新的合作并不心生疑虑。

  Cruse告诉artnet新闻:“我们真的想采取这一步去成就一个更经典的艺术博览会。虽然我们喜欢当代艺术柏林并且不想放弃它,但我们看到了探索它转变的众多好处和机会。" Hug还告诉artnet新闻:“这不是关于用其中一个展会取代另外一个的问题,而是把德国两大最重要的艺术中心团结一致精诚合作。就是将两大已步入正轨的不同类型的艺术展会构建在一起。"

 美国艺术家Warren Neidich 在 Barbara Seiler画廊展区。图片:photo Stefan Korte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仅有62家画廊参展且销售乏力的2016年“柏林当代艺术博览会" (Art Berlin Contemporary,简称abc)已成为其前身的魔咒。自历经去年的惨淡光景过后,参展画廊也越来越萎靡不振了。

  Cruse解释说:“直到每年的四月或五月,我们都想知道这个概念将会是什么,我们是否应该坚持做下去,还是该放弃。我们的架构不允许我们以持续且长远的方式建立或运行下去。今年有来自16个国家的112家画廊参与展会,展会再次还原了原有规模,但这是否会转化为销售动力还尚不明确。"

  如今,随着“艺术科隆"的加入,“去展位化" 的概念也伴着现已不存在的“柏林当代艺术博览会"随之被废除。原来用作邮政仓库的展厅目前被一排排包裹着白色展位笼罩着。

  有人猜测这一举措是否是为了瑞士巴塞尔的全球领先现场营销公司MCH集团即将进入像杜塞尔多夫展会而做的准备。Hug告诉artnet新闻:“他们不能做第四个巴塞尔,所以他们必须找到其它的扩张方式。他们决定放弃柏林,而选择杜塞尔多夫。我一直喜欢接受挑战和竞争。但我依旧认为柏林是最具潜力的。"

 美国艺术家Marc Dion的作品《Monster》亮相Nagel Draxler画廊。图片:photo Stefan Korte

  “柏林当代艺术博览会"曾只展示年轻艺术家的个展,但目前规则已逐步放宽。许多画廊纷纷作出调整,选择同时展览多位艺术家。扩展后的展会还包括了首次允许二级市场经销商的现代艺术,及新晋参展商Michael Schultz画廊带来的,引发不少关注的艺术团体Gilbert&George的大型黑、白、和红色的作品。 

 Michael Schultz画廊现场。图片:photo Stefan Korte

  现代艺术的出现大部分来自德国富有的莱茵兰地区的著名画廊,其中也包括从杜塞尔多夫来的Gil Bronner在内的一些著名收藏家。同样来自杜塞尔多夫、新加入的Schwarzer画廊提供了艺术家李希特于2002年创作的价值138,000欧元(约合人民币108万)的手稿和标275,000欧元(约合人民币215万)高价的德国画家Sigmar Polke的代表作。老牌“艺术科隆"参展商Klaus Benden画廊带来的美国波普艺术家Tom Wesselmann的作品售价高达42,500欧元(约合人民币33万)。截止预展当天下午,参展商似乎没被销售或收藏家所淹没。

  展会仍就吸引着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参展商,其中由新晋Soy Capitán画廊策划的美国画家Grace Weaver和挪威艺术家Camilla Steinum的双人展就吸引了不少关注。艺术家Weaver的大型雕塑中最有特色的画作是忧郁的人物与Steinum所描绘的松散且倾斜身躯的挂墙纺织品交相辉映。来自德国莱比锡的Tobias Naehring画廊以其混搭艺术家风格和由Wilhelm Klotzek创作的一个大型卷烟雕塑《在街角》夺人眼球。Naehring在展会结束前告诉artnet新闻:“我其实没抱太多期望,但我们还是卖了些作品并且获得了不少利润。"

  Wilhelm Klotzek携《在街角》亮相Tobias Naehring画廊展区,2017。图片:photo Daniel Poller

  几个柏林画廊遵循了“柏林当代艺术博览会" 以往的艺术家独展传统。亮点包括:Sprüth Magers画廊展位上Johns Bock的沉浸式、诙谐且大胆的装置作品——一个绒毛的绿色袖子伸展至画廊商的身上;及Zilberman画廊展位上土耳其艺术家Azade K?ker带来的从天花板椽子悬挂而下的巨型链条。新参展的本地画廊Supportico Lopez为我们呈现了巴西艺术家Adriano Costa将墙作与迷人景象相结合的视觉盛宴。

  此画廊的联合创始人Gigiotto Del Vecchio在预展日结束时告诉artnet新闻,“这一次的展会比以往更盛大,结构也更丰富。"但他认为依旧有进步的空间。“我认为这个展会真的需要吸引更多国际化的观众和画廊参与进来,"他补充说。 

John Bock在 Sprüth Magers画廊的展览现场。图片:photo Stefan Korte

  尽管有新潮的当代艺术家和战后现代艺术家的出席,但展会依旧散发着区域性的气质。一些画廊融入了当地感觉,甚至连来自澳大利亚的Neon Parc画廊也将焦点投掷在柏林题材的作品上——这是由澳大利亚观念艺术双星Janet Burchil和Jennifer McCamley在90年代初于柏林Künstlerhaus Bethanien画廊居住期间所创作的作品。除地区纪实摄影作品外,澳大利亚艺术家Gerry Bibby带来了正在创作的两幅描绘旧时东柏林市中心亚历山大广场(Alexanderplatz)的作品。

 Grace Weaver与Camilla Steinum的作品在Soy Capitán画廊展区现场。图片:Photo courtesy Soy Capitán

  总的来说,在这样一个充满分歧和动荡的时期,两座城市间的这种合作让人感到一种乌托邦的氛围。预展日的销售情况乏善可陈,因此显而易见的是“艺术柏林"将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获得精英藏家的青睐与早已名声鹊起的“艺术科隆"有同等国际影响力。但Hug对这一天即将到来满怀信心。

  Hug强调说:“我认为通过建立柏林,科隆也能兴起。通过两者的紧密合作,逐渐消除竞争。通过支持柏林的艺术市场和画廊,进而建立真正强大的展会。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积累更多国际关注度,从而使‘艺术柏林'跻身世界领先展会的行列。"

  当许多柏林画廊和驻地艺术家们继续艰难奋斗时,Hug这样乐观的想法却令人振奋。但也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他的想法是否正确。



上一篇:黑暗艺术:荷尔拜因和亨利八世的宫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