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龙虎初斗

时间:2018-01-13 叶天龙对于「费山之虎」武雄义的大名可是早有耳闻,眼下见到对方此番布阵,不愧为着名的军事专家。
  然而,心中感佩归感佩,此刻他确实是自己的头号敌人。叶天龙在这个当口是不会将思绪停留在此人过去的名头之上的,他眼下需要做的就是,在一触即发的战役当中,如何採取正确有效的措施,来粉碎敌人此番的攻城意图。
  他扭头看了一眼坚守城防岗位的神殿军团将士,低声问龙灵儿道:「以你的判断,对方这次会使用重型机弩吗?」
  「我哪里猜得到,第一次他们用了,后来几次都没有使用,但昨天上午的一轮攻击当中也使用了,根本没有规律可循!」龙灵儿眉头微微一蹩,似乎是对叶天龙这种问题很是不满,纵然是小别胜新婚,然而龙族少女的脾气却是很难改变的。
  大敌当前,叶天龙倒也不计较,他极目远眺,做出一副费力判断的样子,喃喃自语道:「我猜想他们这次一定会使用机弩,如此规整的阵势倒真少见,看来他们此番是抱定了必得之志,我们还是要充分重视,小心为妙!」
  龙灵儿抬头异样地看了叶天龙一眼,略带戏谑的口吻说道:「什么时候变这么胆小了?」
  叶天龙立刻回应,「什么叫胆小啊,你难道不知道我一向对生命是看得很重的吗?」
  说来倒也是,想男人在没有进入军队以前,虽然是所谓混社会的,然而对于自己那条小命却是超乎常人地珍贵。后来有了种种遭遇,纵然在战场之上一副拚命三郎的架势,然而那当中的确有仗着自身非凡能力的因素,而如今面对敌人的,可不光他叶天龙一个,他不得不考虑更多人的性命。
  「咦,尽知道胡扯。」龙灵儿一脸的不屑,纵然她现在贵为三军主将,然而面临劲敌,依然有心情跟自己的男人斗嘴。
  「嘿嘿,看来让你出来久了,对为夫都不太了解了,以后一定要将你拴在腰间,看你还敢不敢对为夫不敬!」叶天龙不住地调笑身旁的龙族少女,似乎忘却了刚刚还一本正经地提醒大家注意敌情的事情。
  这时,站立一旁的劲装玉珠以略带紧张的语气提醒两人道:「陛下,还是快别斗嘴了吧,敌人要发动进攻了。」
  叶天龙同龙灵儿立刻住嘴,一同望向城外,但见那后方阵中庞大的机弩方阵已经搭箭在弦,三人一组的操作手已经準备就绪,看来叶天龙猜的一点没错,对方这次果然要先使用机弩进行远端射击了。
  「隐蔽,快隐蔽!」叶天龙立刻大吼一声,并极力向城墙岗位上的战士挥手。
  警报号角再次吹响,这次要比先前一次紧张急促得多。先前听到警报号角,城内许多人已经避入地下避难所,这次城内街巷内还有一些零星的民众快速奔跑着。处于战乱当中的他们已经非常清楚,这次奏响的号角不再是敌人来袭的警报,而是敌人发动攻击的信号。此时如若再不加躲避,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看见第二天的日出了。
  果然,急促的号角刚刚吹响两遍,城外楚越大军机弩方阵便传来整齐的一声号子,紧接着,便见漫天箭矢极速飞来,从最开始的星星点点迅速转变成铺天盖地。
  嗖嗖作响的箭矢破空声早已连成一片,好似飞鸟过空,呼啸而至。城中顿时下起了箭雨,凡是能够被利箭穿透的东西无一倖免。人虽躲过,然而,那些不曾带走和逃离的家畜动物却遭了殃,不得安生!
  而矗立城头之上的叶天龙一行人,却好似雕塑一般纹丝不动。往来的箭矢似乎也长了眼睛,到得他们跟前便箭头一偏,飞向别的地方。在他们周围整个形成了一个被箭雨空留出来的一道空隙,令不明就里的观者无不惊歎不已。
  「神主,接下来怎么办?」
  说话的是辛西雅,原来之所以所有箭矢都好似长了眼睛一般避开这里,全是因为辛西雅等几名女神战士手持飞电标枪,发出强劲气机形成了一个小型结界所致。
  「必须使敌人无法使用机弩,否则我们是抵挡不住的。」叶天龙一针见血道。
  「神主,交给我们去做吧!」辛西雅看一眼其他几名女神战士,向叶天龙请命道。
  「陛下,我也去!」玉珠见辛西雅她们要行动了,也紧接着说道。
  「好,我们一起去,就闯闯楚越大军的战阵,看它到底有多厉害!」叶天龙一咬牙,眼中闪过一丝蔑视的神色,赞同道。
  「我也去,你们不能把我一个人留下!」龙灵儿真是无可奈何,眼见着叶天龙要率玉珠和几位女神战士去敌方阵中冲杀,单单不提带上自己的意思,沉不住气的她立刻撅起小嘴也吵着要去。
  「不行!你怎可抛下三军将士,冲锋陷阵呢?!」叶天龙一口拒绝,没有半点犹豫。
  「我……」龙灵儿小嘴噘得更高,但是却也无话可说。的确她不得不承认叶天龙说得在理,好歹她现在还是实际率领三军作战的主帅,怎可在这个时候擅离职守呢?试想整个大军没有主帅指挥,那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赶紧到指挥岗位上去,我们走了。」
  叶天龙扭头吩咐一声,一个腾挪便已经下至城外,身后紧随而去的是玉珠和几名女神战士娇丽的身姿。
  看到林济城头居然在箭雨阵中跳下几个人来,此时身居中帐之中的楚越大军主帅武雄义脸上掠过一丝惊异。
  如果从城上跃下的那几人不是疯子,那么看来很快自己这边就会有麻烦了。
  能够穿梭于密集的箭雨之中而毫髮无损,单是这份能力,便足以自由来去于三军阵中,这又如何不引起他的重视呢!
  「铁甲士听令,按预定方位护卫机弩方阵,闯入者格杀勿论!」
  武雄义一声号令,帐外一众身披细密锁链状甲冑的斗士应声而退。
  武雄义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他虽然没有料到或者说相信有人敢闯阵,对他最为得意的机弩方阵进行破坏,但是他却为此而做了準备。
  今天,自己为防此事精心布置的场面就将发生作用,他怎能不为自己的高瞻远瞩而感到自豪和得意!
  话说叶天龙一行跃下城墙,便直奔敌阵中去。
  由于并未发觉神殿军团开门出战,所以列于战阵最前面的盾甲兵根本做不出反应,就见几道人影从头顶飞驰而过。前面如此,后方长戟梯桥兵更是来不及反应,一转眼之间,叶天龙等人便已经跃至机弩方阵前。
  然而,正当他们发动进攻之时,突然从边上冒出许多铁甲斗士来。
  陷于敌阵,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叶天龙一众伸手便是杀招。
  玉珠手上的黑色长剑剑芒吞吐,齐刷刷地斩向攻来的敌人,只听得金属脆断的声响划过虚空,来人还未发出手中的武器便已倒毙。
  辛西雅等几名女神战士更是毫不手软,几柄飞电标枪在她们的手上飞舞,只见电光闪闪、锋芒灵动。蜂拥而至的铁甲斗士一群群扑上,又一群群在金属碰撞所产生的电花脆响之中倒下。
  而叶天龙似乎是很有兴致,他竟然採取空手搏白刃的方式。无论来人击来的是长剑,还是鬼斧,在叶天龙面前,他们就似躯体僵直的病人在操作一般,只见叶天龙轻描淡写或抓或拿,或刁或带,翻来覆去之际便将对手的兵刃拿下,三两下就将敌人打发。
  如此这般,涌来的铁甲斗士越来越多,一时间机弩方阵前沿的地方便形成了一个人流漩涡。所有人都在围绕着叶天龙这几个人展开,远远看去,就好似水中腾浪、空中燃花,一会儿便尘土飞扬,看不清详情了。
  几位女子杀得起劲,但叶天龙却在此时大叫一声,示意她们不要恋战,直接向重型机弩方阵发动冲击。一旦大乱对手的部署和节奏,这种远端箭雨的攻击优势就会丧失。这对于林济城内的神殿军团守军来说,将是十分可贵的。
  闻声而动,玉珠和辛西雅她们劈开围涌之敌,脚下生风越过敌人的包围,紧随已经没入机弩阵中的叶天龙身影,向目标发动了猛烈的冲击。
  重型机弩都是由三人操作一架,而这些士兵手上并没有武器,待到叶天龙他们杀入阵中,瞬间人影翻飞、机弩歪斜,杀声震天当中,也伴随着哀鸣悲嚎。
  而为了贯彻主帅确保机弩方阵安全的方针,方才捉拿闯入阵中敌人的众多士兵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给机弩方阵带来什么,便一拥而入,要对闯入阵者格杀勿论!如此一来,最为高兴的自然是叶天龙他们了,本来的目的就是来搅乱机弩方阵,现在敌人居然帮自己扰乱机弩方阵,可是为他们省去了不少力气!
  叶天龙一路斩杀,硬是搪开了一条通往方阵中央的道路。正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凡是挡在叶天龙面前的倒霉鬼无一倖免。
  到得中央之后,叶天龙这才剑从手出,一把黑红剑芒相间的神剑随着轮廓不断增大。当光芒在战阵上空达到骇人的程度之后,叶天龙随手一挥,顿时飞沙走石,天地变色,那些固定在地上的重型机弩,便似那脆弱的浮草一般,随着劲风四分五裂,不知飘向何处。
  更为惨烈的是那些士兵发出来的恐怖嚎啕声,纵然是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抑或是肢离破碎,也发不出如此凄惨的叫声。
  接着又是一记劲扫,方才便已天旋地转的景象又陡然增强,不但早已翻飞的士兵和机弩被强大的气机撕成碎片,就连大地似乎都有被掀动起来的态势。如若此时天地一片清明的话,一定可以望见那严整的楚越大军阵形早已混乱不堪,莫说对神殿军团把守的林济城发动进攻了,就连传递收缩阵形回撤防御的命令都传达不开!
  立在城头的龙灵儿将此态势判断得十分準确,值此大好良机,她岂有不出兵之理。
  「众将听令,出城杀敌!」
  一声娇叱,龙灵儿娇小的身躯在城头之上迎着猎猎罡风,真乃俏凌傲骨,符合极了龙族那傲霄凌云的铮铮性格。
  早已集结在城墙下的神殿军团先锋主力得此命令,便似那决堤的滔滔洪水,咆哮着向城外奔泻而去。城头之上,鼓号齐鸣,掩映着冲锋将士们的喊杀之声,瞬时之间,双方还未相接,战局似乎已被扭转,浩大的气势已经转向神殿军团这边!
  冲杀于敌方阵中的玉珠、辛西雅她们,听闻己方出动的鼓号,更是奋力狙杀敌人。而唯有叶天龙心中闪过一丝微微的不安,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接触到敌方的主力步兵或者骑兵。作为一支庞大的军团,今日摆出来的架势不过是涉及攻城的各专业混成兵种,而像动辄以大兵团阵地战役为特长的综合军团,不可能就只今天拉出来的这些家底!
  心念电闪之间,冲杀出城的神殿军团已经和阵形大乱的楚越大军交手。
  漫天尘雾飞扬,遍野杀声震天,兵火相接处处,折戟沉沙绵绵,硝烟曼舞迷人眼,旌旗招展惑尘凡。杀至后来,沙场已是一片混乱,什么阵形,什么建制,统统被激奋的杀戮之气冲散。
  每个将士似乎都在各自为战,他们只认衣服不认人,眼前人影晃动,只要不是己方战甲,劈拉砍刺,哪里还管动作是否到位,只要能够将敌人狙杀于眼前,便是最高明的武技!
  厮杀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待到硝烟散尽,战场之上除了尸横遍野之外,再无任何风景。
  叶天龙此时已经回到林济城头,望着眼前这一幕,心中不知为何竟生出些许感慨来。同样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人类这种你争我夺的杀戮当中,便有人死去,有人活着;有人埋骨他乡,有人葬身无处;有人功成名就流芳百世,有人沦为罪人遗臭万年。本毋需食人血肉的人类,为何比走兽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此役最后,楚越大军全面败退,龙灵儿和玉珠、辛西雅等几名女神战士乘胜追击而去,现在大概追出三四十里之遥了吧!
  叶天龙隐隐有些担心,他害怕龙灵儿心高气盛,穷追猛打下去,恐中了武雄义的伏击。当时乱哄哄的,他根本就来不及细加思考和阻止她们,要不是想到后方无人,他该是一同追杀上去的,现在面对疮痍满目的沙场,他这份担心更甚了。
  不行!他必须赶去看个究竟,万一她们遇到麻烦,自己不在身边怎么能行!
  思忖已定,叶天龙唤过坐骑,向城外飞奔而去。一路之上的情景,他越看越是忧心忡忡。大道周围,很少见到大批尸首,偶尔只是零星几具。照刚才这番战斗的情势,楚越大军败退一定有许多战士跟不上,后续追击的神殿军团应该会将他们击杀的,进而道路週遭应该有许多楚越战士的尸首才对,为何却是如此情形呢?
  如果是另外一种可能,那么道路两旁才会出现如此异常的景象——法斯特军中就有一位擅长此举的将领,这样说来,几乎可以肯定龙灵儿她们上当了。
  心繫几位美人的安危,叶天龙快马加鞭,一忽儿便跑出四十余里地。然而,至此却未见到一个人,哪怕是掉队的伤兵也没有。他更加心急如焚,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追错路了,然而,依旧是零星尸首让他确信,双方大军都在前方。
  接着又跑出十多里地,突然,道路周围横七竖八的尸首多了起来,一眼便可认出,神殿军团跟楚越士兵各半,看来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次小规模的缠斗。大抵是楚越大军负责殿后的士兵在此截击追击至此的神殿军团,从双方死伤相当的情况来判断,对方战斗力并未受损,这让他更加对龙灵儿她们揪心起来。
  继续打马前驰,终于又行出十里之后,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
  神殿军团被团团围住,楚越大军突然多了一倍,龙灵儿和玉珠、辛西雅她们几个都被困在包围圈中央。神殿军团收缩成为圆筒阵形,依靠盾甲抵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
  然而,越来越多的楚越大军在外分圈排列,他们逐层轮番进攻。但见形势危急,神殿军团铁桶阵法眼看就将崩溃。与此同时,让叶天龙及所有神殿军团将士倒抽一口凉气的是,一批楚越士兵,竟然手持魔法光枪靠了上来,一旦他们轮换上去攻击,神殿军团的铁桶阵法便会立刻瓦解!
  万分危急时刻,被重重围困的神殿军团顷刻之间便将土崩瓦解,叶天龙已经举手运气催动神剑之际,突然听得一声马儿嘶鸣,接着便是雷鸣般轰动的蹄声,一个英姿凛凛的身影出现在身后庞大的骑兵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