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捆绑自述

时间:2018-08-10 我是一个很性感,很美丽的女孩子。也许正是美人多怪的缘故吧!我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在我的内心深处有着强烈性刺激的要求;这就是性虐待也就是sm。我喜欢被绑起来,身上缠满绳子不能动弹的感觉总能激发我的性慾,令我快感;而这时我对我的下体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反应却无能为力,那种急需抚摸(手淫吧)却无法满足的要求会再一次把我推向高潮……我是变态的,我一直这样认为,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是这样的一个女孩。
表面上我显得很傲气好像不把男孩子放在眼里(这可能是漂亮女孩的一种通病)其实我的心底一直在为我的变态行为自责,其次是我不想早早结束我快乐的自由行为。我没有sm的伙伴,也不敢乞求有一个,这必究不是什么正常的行为。
而想要被捆绑的异常心理一直在折磨着我,让我难以自制;而我唯一能做的只有自己帮助自己,这就是我的自我奴役行为了。我的家境可以说是很好的,我的父母是常驻国外的领事,一年回来不了几次,很大的一间房子只有我和我家的一个女佣住在一起。女佣很年轻才26岁,是一个下了岗的工人,虽不是非常漂亮但决不是丑女人。
本来我的父母要求她陪吃陪住的(一个人住这样大的房子父母不放心)但我觉得她在这里我会很不自由的,所以父母一走我就让她白天才来,除了打扫房间和给我做吃的外不用再作别的工作,而我白天除了上学外也没有时间做其它的事情,(我读大一,学习不是很好,这和我的爱好不无关係)周休日她也是不用来的。
对于我的要求她自然是百倍赞同,只是要我对我的父母隐瞒,不让他们知道,她怕失去这份工作。我家是一栋独立的小洋楼,算是富人区吧,我的左邻右舍都相隔一段距离,平常互不来往的,所以我并不怕他们突然造访而坏了我的好事!现在我彻底的自由了,我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来做我喜欢做的事。
我的一切秘密都可以在间小洋楼里暴光了,现在我可以大胆的拿出我的收藏品:绳子、手铐以及各种用作来限制身体自由的刑具,这些东西绝不便宜,但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并不乱用钱,但对于这方面的一切我都非常乐意去购买和收藏它们,有很多虐恋用品是国内所没有的,这些都是我通过网络在海外邮购的,所不同的是用去了我很多的外币。
平时它们总是静静地放在一个箱子中,并被锁着,我是唯一拥有钥匙的人。在我的心中它佔有相当大的位置,我经常想到和倚恋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悄悄的拿出来在我的身上试用,每当我接触它们我就会有一种亲切感,并且在我的体内涌出难以言喻的兴奋。
绳子是我接触得最早的捆绑物,在我读高中时我就用它来绑过自己。不要以为用绳子捆绑自己并且自己无法解开是件很困难的事,对我而言我能轻鬆地做到这一点,在没有刀或者别的锋利物的情况下我将永远的被绑着。我是这样做的你可以完全相信这是真的:先準备一根一米左右的绳子,长一点可以,但不要太长,当然,你要是想把手和脚绑在一起的话就要长一点的。
现在把绳子打上一道结,死结的第一道结,这时绳子成了一个绳圈,将这个绳圈对折成两个相同大小的绳圈(绳子长的话可以再对折一次,成四个绳圈)然后将这个绳圈套在右手的手腕处,记住右手要把两个绳头抓着,然后将双手反在背后,左手对着套在右手上的绳圈穿过去,这时两只手都在绳圈中了,你所要做的是将右手捏的两个绳头的其中一个交到左手上,接下来你只需用两只手腕的劲力将先前打好的第一道结拉紧再拉紧,直到你确定两只手被牢牢地绑在了一起,然后再打上第二道结,这有点困难,但能做到。
我就是这样反绑住自己的双手的。这里要说的是绳子不能太滑,不然在绑紧第二道结时第一道结会有所鬆动而达不到紧绑的效果。用绳子作自我捆绑最难的就是如何绑好自己的双手,现在我做到了,美中不足的是它只能绑手腕而没有绑住手臂的快感,当然我也有其它的方法做到,只是不太理想罢了。我喜欢绳子紧勒身体的感觉,也经常这样做,甚至在睡觉的时候我也如此。但我不再用它绑手了,它必究没手铐来得刺激,因为我觉得用来解开绳子的工具有很多,除非将自己绑在够不到任何用来割断绳索工具的地方。
然而这样做会失去那种因挣扎而带来的乐趣。
你也不能保证真的就绑紧了,而且你也可以借助绑住自己身体的某物来磨断绳子。如果你不把自己繫在某处,我想任何人都会有很多的方法来解脱绑缚,这样的话就显得不那么刺激了。手铐却不同,开脱手铐的唯一选择只有钥匙,除了钥匙你不可能用其它的办法来将自己解开。在解开手铐的过程中还可以为自己设置许多的障碍,使自己不那么容易就得到钥匙。在没有拿到钥匙之前,你没有任何选择让自己自由的余地。即使想终断自我奴役的行为都不可能。
我觉得这样做有真实感,越真实我就越喜欢,越觉得刺激!越能让我从中获得性的刺激和快感!回到家中女佣已经离去。她是为我做好了饭菜才离开的,但我不饿还不想马上填饱肚子。一想到家中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就冲动起来。行动吧!虽然还早但不会有人打搅我的。
我开始关上家中所有的窗户和窗帘,并肯定外面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法看到房间内的一切。好啦!!
我可以为所欲为了。「我是这间房屋主人的性奴隶,」我幻想着。「对了,所谓性奴怎能穿着衣服呢?要知道主人随时都会享用奴隶的。主人看到我穿着衣服一定会非常生气,我可不能做让主人生气的事情,我是个乖奴儿哟……」我脱去身上的衣物使自己一丝不挂:「这样的身体主人见了一定很喜欢!」墙上的一面大镜子中倒映出一个美丽骄人的性感裸体女孩。「啊!真美!」我对我自己的容貌向来非常自信,有时往往会不相信镜中的女孩就是我自己:「请主人来享用我吧,我是您的性奴,我愿为您做任何事情……是,是,您一定认为我髒是吗?
好的,我这就去洗澡,让您享用我洁净的身体……「洗完澡出来,我拿出了我所有的收藏品:绳子手铐、狗环、堵口球、乳头夹……我的手铐有很多种,其中的一种是我最喜欢的:这是皮质的,在皮的夹层中夹着钢丝,用刀或别的什么很难将它弄开。
喜欢它的原因主要还是它使用起来方便,对自我奴役来说,它是最佳的选择。手铐并不是用链来连接,就像两个单一的护腕,每个护腕都是用按锁来锁在手腕上,并要用钥匙才能解开它。两个铐腕使用的是相同的钥匙。在其中的一个铐腕上有着两根很短的圆柱,每个圆柱就像锁头一样有槽,另一个铐腕和它相反是有两个圆孔的,锁住自己只需将柱对进孔里「卡」的一声就完成了手腕的绑缚。
两只手只隔开一点点柱和孔锁的距离,和望远镜的外形差不多,中间当然有一个开锁的钥匙孔。这样的手铐用来绑住自己虽然间单,可是要想解缚就因难得多了,因为我不可能用手腕和手指来将钥匙塞入钥匙孔,并且旋转它,手腕活动的余地必竟有限。我解铐的方法是先预定好一个可以固定钥匙的地方,比如说一个墙缝,而且这个墙缝要刚好和钥匙一样厚,不能太深,否则钥匙进入了墙缝里的后果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吧!!
做好之后背对着它,并且小心一一的将手铐的匙孔对準它,插进去,利用身体和手臂的转动使手铐脱开。当然最安全的方法是先预制好一个可以固定钥匙的设备,这样才能万无一失,不会发生意外。但我不愿这样做,这样做会让我失去一些刺激的心理和乐趣。我想只要我能拿到钥匙,总会有办法的。
已前我还从没用过这个手铐来奴役自己,所用的只是警用的手铐,这种手铐在解起来显得间单多了,我可不想我自己很轻易的得到解脱。
而今天我决定用它,并且不去想放置开铐钥匙的地方,不是我不想,而是我阻止我去想,某些不知道的情景更能让我兴奋。(我只是在想这么大的房中会没有这个地方吗?)现在我已经在我的两只手上锁上了皮铐,手铐在腕上的感觉真好。「奴隶不听话的话,主人是随时要处罚的,虽然我不会有错,可我不能保证是不是?所以要为主人做好随时处罚奴隶的準备。」我这样想着,身起了某些变化,有湿了的感觉,我好舒服,想要去抚摸,但我没这样做,我不能让自己现在就有了快感,否则我的奴役将失去意义。「主人是喜欢我穿上皮鞋的,我知道。」这是一双黑色的皮鞋,它的跟有10公分,而且很细,即便是没有绑住双脚行走它都有一定的难度。
我选择它就是为了在绑住双腿时,更大限度地限制我的自由。鞋上也有带子和锁扣,穿起它并锁上锁扣,我将没有任何摆脱它使自己行动方便的办法。「接下来呢?
要做什么?啊!当然要给自己戴上狗环了,我会像狗一样依偎在主人身边的,我是主人的宠物,主人一定要爱我哟。「其实我的狗环和那个马头具似的球型箝口物是一个整体,但可以分开来用,合起来用只需锁上锁扣,这样的话被堵的口也只能用钥匙才能解放。现在我身上的装备已经是需要三把钥锁才能全部开启了:手铐、皮鞋、马头箝口球。
严格来讲应是四把,手铐是要用两把的。当然,我现在还没有使用箝口球!乳头夹并不是所谓的夹子,它是一个环形物,将环套在乳头上,并旋紧螺栓,使环在很大程度上箍紧乳头根部,乳头将会暴突出来,且肿大,会很痛很痛。在手没有自由前,我将无法摆脱它对乳头的凌虐,我必需忍着痛来完成我整个奴役的过程。两个乳夹被链子连着,在链中间延伸出去另一根链子,它不是很长,需要长的话可以再连接。链的端头是一个小环,它的作用就是用手牵着或系(挂)在某处更方便些。这个小环在某种程度上讲更能限制我的自由;试想一下,任何人只要拿到这个环都将能把我带到他想去的任何地方,不管我愿不愿意,乳头的痛疼使我无法选择。但在我整个自我奴役的过程中不会有第二个人,我可放心这一点。
这样说并不是说小环在我的奴役中不重要,接下来我会慢慢说到它的作用。我将乳夹放在一边,现在还不能用它,过早的痛疼会使我忍爱不了。时间还早,我想我将在10点钟开始我的行动。虽然我相信不会有人来打搅我,可还是不放心啊,保险一点比较好,再说我有一晚的时间呢……我想起了美娜明天约我上街的事情,为自己明天不能好好休息而忿忿不平。肚子饿了,该吃饭了。穿着这样的高跟鞋行走的确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把脚绑起来的情形我难以想像,但我相信我做得到!
过早的知道结果会失去奴役的真实感,我一直在寻找着更为真实的奴役感觉,我想在以后的实践中会有的。好不容易才走到餐桌边坐下,才吃了两口,我的奴役幻想又开始涌动:「是,我知道该怎样做了。」
我将饭菜一起赶到一个盘子里,然后离开餐桌,并将盘子放到地上。知道我想做什么了吗?我为我有这样的想法感到羞耻。
然而奴役所给我带来的快感让我把羞耻抛在了一边。面对着盘子,我跪了下去,是的,就像狗一样的扒在地上,我的脸在发烧,忍不住想不这样做,可是我没有。感到羞耻的奴役心理好像更能让我兴奋:「我是奴隶,奴隶没有选择的权力。」我尝试着去吃盘里的饭菜,我必需把鼻子也伸到饭中,不然很难吃到嘴里,结果饭菜也被我弄了一地。「主人不会要我去添地上的饭菜的,我只要把盘子里的吃乾净」。我可不想真的去添地上的饭菜,只有这样幻想了。但我努力地用舌头将盘子添得很乾净。我可以不这样做,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奴役更真实些。离10点钟还有很长的时间。我该设置和设计在自我奴役过程中的种种障碍。
我想做得更複杂一点,但得保证我能获得自由,所以每个环节必需想得周到,不能有错,否则后果难以想像。但我的潜意识里真的很希望有错误发生,只是不敢真的碰面对这样的错误。我想像着小说以及图片中所有的奴役情形,并极大可能的运用到我的实践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