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八章 天坑探秘

时间:2018-01-06 「这里就是天坑吗?」叶天龙望着下方那深深的山谷问道。
  「是的,大人!」计无咎指着危巖突兀,几乎毫无落脚之处的山谷:「那个秘洞就是在它的左边山壁下。」
  这是位于青峰山腹地的一处凹地,四周全部是高耸的峭壁,怪石林立,而这个天坑就好像是一整块突然陷落的山地,周径不过一里之地,却是深达数里,其间长满了各色茂盛的草木,站在叶天龙的位置望去,好似一小块碧绿的水塘,不时有片片的白云薄雾升起。
  叶天龙运足目力,也看不到所谓的秘洞,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们下去吧。」说罢,他率先往下攀登。柳琴儿、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也跟在他的后面,在山壁小心的向下纵跃。
  下得天坑,才感觉到此地的凶险,四周的峭壁好像围墙一般将其团团围住,给人一阵强烈的压迫感。天坑里面长满了参天的松柏巨木,粗有数人合抱,繁盛的枝叶遮天蔽日,使人顿生阴暗之感。
  从巨林中不时吹出的阵阵阴风更是让人感到心寒,就算是技艺高强、胆气超人之辈,在如此凶险莫测之地也会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凛然。
  在计无咎的带领下,叶天龙他们在这与世隔绝的洪荒蛮地里行进,穿过眼前这一片巨木密林,到了一处山石凌乱石笋林立的巖地,计无咎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好,有人先我们一步进去了!」他的脸上神情十分惊讶。
  叶天龙猛的一愣,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计无咎伸手一指前方,那里有两块巨石相挟而成的羊肠小道,仅容一人侧身相就方可通过,在巨石的上方有纵横交错的石笋搭成的石穹顶。
  「这个一线天乃是通往秘洞的必经之地,我用特殊手法放置的三块小石头,现在却已经变了位置,一定有谁经过这里把它们碰掉的。」
  柳琴儿不以为然地说道:「难道说不可能是飞鸟走兽偶尔经过时破坏的吗?」
  计无咎十分肯定地说道:「不会的。天坑这个地方非常奇怪,没有任何的飞鸟走兽在这里出现过。天坑里面似乎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所有的飞鸟走兽都不敢靠近,当时我们发现这样的情况时,才断定这里有什么奇特的东西。而司涅克的人知道此地的凶险后,已经不会再派人来这里了,所以,这一定是外人经过时留下的痕迹。」
  叶天龙发急道:「那我们快过去,别让他们得了先手啊!」
  「我们小心一点。」计无咎提醒大家道:「上次司涅克的人就是在这里面遭遇凶险的,莫名其妙的死了不少人,才断了他想进一步探查的念头。」
  听到计无咎这样说,叶天龙等人自是全力提神,严加戒备。小心翼翼地经过这一片奇石怪林之后,前面出现了一片的空地,这是一片荒草,杂木处处的空旷之地,前方十丈外有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此时的洞口闪烁着一层怪异的红光,里面还不时飘出丝丝的雾气。
  但是让叶天龙他们感到意外的并不是这个洞口,而是站在洞口前面的一群人,这些人高高矮矮,胖瘦不一,但无一不是双眼精光四射,一派高手之相。其中有三个人让叶天龙一看便知道不是好惹之辈。
  左首的是一个银鬚银髮的尖嘴老家伙,身材并不高大,甚至还有点单薄瘦小,只是一双精光四射的鹰目显得十分可怕,背上的剑古色斑澜,剑靶上嵌有数颗耀眼的宝石,闪着奇光,甚为刺目。他的身后站着六个膀粗腰圆,彪悍狰狞戾气外露的黑衣大汉。
  另外两个是站在洞口右边的大汉,都穿着锦衣,腰繫绣带,佩长剑,两个人似乎是两兄弟,都生得高大魁伟,相貌堂堂,一双不怒而威的虎目,狮鼻阔口,方脸大耳,一个留了八字大胡,应该是年长的那个。他们的身后也站着四个壮汉,一身火红色衣裤,面相狰狞,有如凶神恶煞。
  计无咎一看到这些人,不禁顿足道:「糟糕,没有想到这消息传得这么快!就连他们也来了!」
  叶天龙闻言不由得一惊,道:「你知道这些人的来历吗?」
  计无咎颇感惊讶地说道:「大人难道不知道大陆上的十大高手吗?」
  柳琴儿也奇怪地说道:「对啊,大陆诸国中威名赫赫的十大高手,天龙难道没有听说过?」近三十年来,在风月大陆上流传的十大高手之说,只要是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这十个响亮的名字。
  叶天龙微微点头,不悦地说道:「我怎么会不知道这十位大名人呢?其中的王师和风月真君这两个老头还欠我一大笔债呢!」他没有说出的是,他只是听说过这些人的名字而已,真正认识的只有王师和风月真君。
  这下子轮到计无咎吃惊了,他抓了抓头皮,迷惑地说道:「王师和风月真君,还有一位雪山老人,这三人虽然是位列于十大高手之中,但人们一致认为他们三人的武技远远超过其他七个人,加上他们已经好久不问世事,杳无蹤迹,所以又被誉为大陆三仙,有人已经不把他们和这些高手并列了,甚至有人认为他们都已经飞昇成仙了。」
  叶天龙闷哼了一声,道:「你放心,那两个老家伙还精神得很呢!」
  计无咎虽然不知道叶天龙为什么对王师和风月真君这样的态度,但他也只是笑了一笑,指了指那个老家伙向叶天龙解释道:「他是问剑斋的斋主问剑客,手中那把四绝剑神鬼莫测,门下号称剑士三千,是帕里的宗师级人物。」
  说罢,又指着那两个锦衣大汉说道:「这两位也不简单,说起龙堂双雄,在鲁甸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两人的联手合击之术堪称一绝。」
  柳琴儿接着说道:「哼,龙堂双雄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只不过是因为性情古怪,引人注目罢了。」
  计无咎苦笑一声,道:「姑奶奶,你可别小看了他们,至少论到武技,他们和飞凤将军是齐名的。」
  叶天龙颇为好奇地说道:「他们就是龙堂双雄啊,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呢?」
  外界传闻,不喜女色的龙堂双雄有着断袖之癖,本来在风月大陆权贵之士中好男风的人也不在少数,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件,但龙堂双雄被人议论的是他们两兄弟之间的特殊感情,这足以让所有人为之侧目。
  在叶天龙的记忆中,龙堂双雄也是成名二十多年的高手,可看上去还只有三十来岁的模样,岁月好像没有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柳琴儿猜测道:「他们可能练有什么驻颜术之类的武技吧?」
  她的话引起某个对驻颜术颇有研究的男人浮想联翩,因为在他贫瘠的知识中,所谓的驻颜术可是需要男女双修的。
  「两个男人如何练的呢?呵呵!」想到这一点,叶天龙看两个大男人的眼神都有一些不一样了。
  「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快些出来!」一声暴喝响起,显然洞口的这些人已经发觉到叶天龙他们的形迹。
  看到叶天龙他们昂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问剑客和龙堂双雄的神情微微一凝,他们盯着叶天龙等人,见对方毫无惧色,逕直朝自己行来,似乎不把自己这个高手的身份看在眼里,心中顿生不悦之情。
  问剑客忍不住突然大声地说道:「真是十分荣幸,居然在这里能看到法斯特的东督大人!」
  「咦,什么时候这么有名了?连十大高手中的人也认识我啊!」
  叶天龙先是有些沾沾自喜,但旋即醒悟过来,这老头眼中闪烁的是一种叫做「讥诮」的神情。
  果然,问剑客继道:「东督大人出现的地方,总是美女成群啊!」
  「死老头,敢看不起我!」叶天龙心中大怒,但脸上依然十分平静地说道:「斋主大人说笑了,什么时候来到本督的领地,也不知会一声,好让本督尽一下地主之谊。」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毫无惧色地对视着问剑客。
  叶天龙这种针锋相对的态度让问剑客和龙堂双雄都为之一愣,面对大陆的十大高手,居然也毫不退缩,叶天龙的胆气委实出乎他们的意料。
  但对叶天龙来说,自从和王师相处一段时间,又见识过王师和风月真君的绝世之战后,已经没有什么样的高手可以让他感到害怕的。
  如果在动手之前,就因为对方的威名而心生怯意的话,那么十成的功力最多就只能发挥出七成,有时说不定连一半都不到。
  「哈哈哈哈,不报而入谓之贼也!」
  一声长笑从侧方传来,其声可裂金石,随后在石笋林中出现了数道人影。
  叶天龙转首望去,当先的是一个豹头环眼,浓眉大眼的四旬男子,穿一身滚边华袍,没有带兵刃,但他身后的七个粗眉大眼,膀宽腰圆的大汉可是都带着可怕的杀人家伙,那腰带上悬着的沉重的虎头钩,定是些膂力超人的好汉。只是在纵跃之间,丝毫不现沉重的感觉,这些大汉的武技着实了得。
  问剑客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冷声说道:「张烈,你跑到这里干什么?」
  此言一出,叶天龙顿时暗暗一惊,眼前这个男子居然是天河新军的主帅张烈。现在看来知道神剑的人是越来越多了,真不知道待会儿还有什么样的高人出现呢?
  张烈哈哈一笑,道:「神剑出世,张某人怎么可以错过眼福呢?」
  龙堂双雄中的老大龙堂艺冷声道:「好啊!只要你能打开这山洞的禁制,马上就可以一饱眼福了!」
  张烈噫了一声,有些不信地问道:「难道你们两个位列十大高手的人都无法打开这个禁制吗?」
  问剑客没有好气地说道:「废话,要不然我们早就进去了,还和你们这些混蛋在这里磨牙!」
  叶天龙这才明白,刚才这些家伙站在洞口指手画脚的,原来是打不开这个洞口的禁制。他望了一眼身边的计无咎,轻声道:「你们以前来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个禁制吗?」
  计无咎摇摇头,低声回道:「第一次的时候没有,我们是在洞里面发现那些魔法战甲和迷魂幡的,但我们取走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第二次再来的时候,我们连前面那个一线天也进不去,还在那个地方无缘无故死了不少的人。
  没有想到这次倒是顺利通过那个地方了。」
  这时,张烈的人也在洞口试了一下,果然无法冲开洞口前面一层无形的阻碍,红光好像是一张挡在洞口的气网一样,不管对方用多大的气力都被反弹回来。
  龙堂双雄中的老二龙堂尔见状讥笑道:「张烈,不要叫你的人丢人现眼了。这是一种奇异的法术,不是靠蛮力打得开的!」
  张烈并没有理会龙堂尔的话,而是回头和身边的一个大汉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个大汉飞身上前,抽出腰间的虎头钩,高举过头,慢慢运起真气。
  「洞里面有神圣之气!」一直都没有发话的辛西雅突然对叶天龙说道:「这里面一定有父神的武器,我可以感应到里面的神圣之气!」
  叶天龙又惊又喜,喜的是终于可以确定这里是神剑的埋藏之地,惊的是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人发现这个秘密。
  动身的时候,他也是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态,想来试试看,现在神族的辛西雅既然这么说,那就可以肯定了这个山贼发现的秘洞里面的确藏着创世父神的武器。
  大汉手中的虎头钩渐渐变成了一种闪亮的金色,刃身上浮现出一道跃动的白芒在不住伸缩着。
  高举的手晃动了一下,似乎是一下子这把虎头钩变得重逾千钧,令这大汉拿得十分吃力,他的脸上也显出隐隐约约的汗迹。
  一寸,一寸,虎头钩慢慢接近那一层的红光。
  「碎金断玉术!」计无咎低呼了一声,显然他心中对于这个大汉会使用这种武技颇感惊讶。叶天龙不禁望了一眼计无咎,看来这家伙懂得东西挺多的。
  虽然不知道计无咎所谓的碎金断玉术是什么玩意儿,但叶天龙看到身边的柳琴儿那凝重的神情,便知道是一种相当厉害的武技。这让他对张烈的实力有了一番新的认识。
  金色的虎头钩和洞口的红光慢慢相接,奇怪的是,虎头钩并不是斩下去,也没有被弹回来,而是一分一分地沉入慢慢转动的红光之中。
  大汉的脸色变得一片血红,虎头钩入了七分之后,便再也无法继续下去。此时龙堂双雄后面跃出一个人来,手中的长剑一引,以闪电般的速度击中了红光的中心位置。
  「电剑流光!」柳琴儿喃喃地说道:「龙堂家的人就知道投机取巧。」
  满天的红光一闪即逝,洞口的禁制被打开了,但众人的欢呼声还没有响起,一道白炽的光芒闪现,站在洞口的两个人顿时惨叫一声,倒地不起,胸口上有一个碗大的伤口,正汩汩的流血。
  计无咎惊呼一声:「又来了!就是它!!」
  叶天龙马上明白计无咎所说的那可怕的凶险又出现了,连忙运气护身,再看其他人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纷纷掣出兵器,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白芒再现,但这次是问剑客动了,手腕一翻,天下闻名的四绝剑跳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夺目的剑芒。
  唰唰唰……
  问剑客一口气挥出四剑,洞口前方的空间好像是被这四剑划出了一块断裂的真空之地,剑风激荡,刚好将那一道白芒围在其中。
  这时众人才看清楚,原来这白芒居然是一条白色的火蛇,週身沸腾的烈焰使得空气化烟,迷茫难现其真身。
  因其火焰之精纯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使得众人看上去是一种耀眼的白色。
  「原来是火魄离龙!」问剑客冷哼了一声,他虽然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心中却是极为忌惮,四绝剑在身前不住的舞动,招发风雷,组成重重的剑网,将飞行如电的火魄离龙敌住。
  此时,众人已经肯定此地必定有神剑一类的异宝,因为这火魄离龙并不是真正的生物,而是火之精灵的精华所集而成的,可以说是一切火系魔法的剋星。能设下这样的守护之灵,可以想见里面的东西一定非同小可。
  转眼之间,问剑客已经和火魄离龙斗了数十回合,交手之中,问剑客接连换了数种魔法,从冰系到水系,然后再是风系,土系,属性不同的魔法在转换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停滞,整个过程十分流畅,浑然天成,真不愧是有四绝剑的美称,
  但不管问剑客用何种魔法加注于剑上,都无法将火魄离龙击败,甚至就连想把火魄离龙从洞口逼开也是不能。
  这下子气得他是怒吼连连,出剑更疾更快,霎时间剑势大盛,迅如奔电,吐出了满天雷电,几乎要将整个洞口都盖住了。
  这样的声势,让原本想嘲笑他的人也说不出话来,叶天龙自问武技好像也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论到剑术的高深,号称大陆第二家的问剑斋的确名不虚传。
  正在思忖之际,数道细微的风声在后面响起,叶天龙立时警觉起来,在心中暗暗叫苦,不知道又有什么不速之客来了,这下子真是热闹。
  果不其然,两批人马出现在另外一侧,这数十人的加入使得小小的空地顿时显得拥挤起来。
  而这些人的出现也让龙堂双雄和张烈他们大吃一惊,显出来人的来头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