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七章 双胞美女

时间:2018-06-13 赵昆化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左边那女孩,说:「你是姐姐还是妹妹?」
  那女孩凝泪不答,转过头去。赵昆化又是一笑,说道:「美人儿,你还是老实点好,我可不怕你老子。不然的话,我剥光你们的衣服,叫全部弟兄将你们奸死,你信不信?你们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心想此事可不是玩的,宁有信其有。低声道:「我叫映雪,妹妹叫映冰。」
  赵昆化又瞧了瞧右边那叫映冰的,只觉两人长得太像,实在难以分辨。又问她们几岁,映雪答十八岁。
  赵昆化哈哈一笑,说道:「你们长得可真像,外面真分不出来,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一把抱过映雪,伸手便解开她腰带,吩咐手下:「你们帮妹妹脱!」
  映雪大惊,用力挣扎。但她现在是赵昆化手中羔羊,如何动得分毫,没几下身上衣物都给撕烂。
  突然旁边有人大声惨叫,却是一名汉子捂着面,鲜血从他手指间直流。映冰衣服也给剥光,口中满是鲜血,她张口一吐,一块东西掉在地上,原来是一小片耳朵。
  赵昆化大怒,叫道:「把这小妞吊起来!」几个打手早就按着映冰,得令之后几下动作就将映冰吊起来,让她足尖刚好够到地上。赵昆化吩咐将映雪也吊上去,姐妹俩双手高举过顶,赤身裸体地并排吊在一起。赵昆化挥一挥手,其余帮众相视一笑,自行退下,成进也想退开,却给赵昆化留下了:「你先别走,瞧我的。」成进只好叉手站在一旁,颇为尴尬。
  赵昆化却不再想他,嘻嘻一笑,走上前去,一手各握着两姐妹各一只乳房,揉来揉去。感觉两女的乳房都甚为坚挺,大小适度,一只手刚好抓得满。罗家姐妹都勉强在挣扎着,扭来扭去,却没能逃脱他的魔爪。
  赵昆化玩得开心,突然扣指分别在两姐妹乳头上一弹。两女吃了这一下,身体都是一颤,赵昆化大乐,笑道:「不愧是双胞胎,连抖的频率都一模一样。」
  映雪面红过耳,盈盈落泪,映冰却是破口大骂。
  赵昆化不加理会,双手向下,摸到她们阴阜上。两女下体阴毛都不甚密,赵昆化两手同时搔了一搔,蹲下去细看,又啧啧连声:「嘿嘿,连骚毛也长得差不多,不知是不是同样多根?」双手一捏,在罗家姐妹阴部各撕下几根阴毛。
  映雪映冰同时一声大叫,挣扎得更是厉害,身体大扭,四只乳房突突跳动。
  赵昆化哈哈大笑,手持这几根毛站了起来,在姐妹俩脸上抹了抹,在她们鼻头嘴角戳来戳去,两女都闭着眼睛,别过头闪避。
  赵昆化淫笑着,双手一直向下,将拔下的阴毛又去撩弄两女的乳头。姐妹俩避无可避,只感到一阵阵趐软的感觉传来。映冰这下连骂都骂不出来,身子微微颤抖,轻轻喘气;映雪咬着牙根,忍住不出声。
  赵昆化玩得高兴,突然将两只手分别抓到两女的阴户上,手指拨开阴唇,将几根从对方身下撕下的阴毛塞进她们自己的阴道中,几根手指在她们外阴不停抠动。
  两女这下吃的苦头大了,下体搔痒之极,「啊啊」连声,屁股不住扭动,但女孩家最隐蔽的部位仍牢牢掌握在赵昆化的手中。
  忽听成进说道:「那罗参怎么说也是这儿的知府……」赵昆化不等他说完,接口道:「我就是要给他点厉害瞧瞧,看他下回还敢不敢放肆。」顿了一顿,发觉成进一直在旁袖手旁观,笑道:「怎么?不一起上来玩玩?」成进摇了摇头。
  赵昆化一边继续玩弄映雪映冰的阴户,一边又说:「你小子别跟我装蒜了,玩玩个把女人打什么紧?不玩女人的还叫什么男人?你怕你老婆知道?没用的东西!」
  老丈人居然教唆女婿玩女人,成进倒也始料不及。殊不知这赵昆化一向是个老色鬼,果真当「妻子如衣服」,老婆是娶来生儿育女和摆给人家看的,完全不当一回事,姦淫掳掠反倒是正经事。
  成进倒不是怕老婆知道,只是想在赵昆化面前装出一副对他女儿忠心不二的模样。听了他这么说,反而不好装清高,乾笑几下,走上前去。
  赵昆化笑了笑:「这才像话。你岳父我不知玩过多少女人,我老婆哪敢出一出声?你要是给老婆管死了,可就太让我失望啦!」右手中指扣进映雪的阴户里不停抽动,左手放开映冰,移到映雪的乳房上揉搓,说:「那个让给你,咱们翁婿二人一齐给这对姐妹花破瓜。」将映雪的右脚和映冰的左脚捆在一起,高高拉起来,将绳子另一头接在捆住两姐妹手腕的绳子上。
  这样,罗家姐妹各一腿高举,阴户大露,两女都咬牙不作声,泪流满面。
  赵昆化解下裤子,掏出家伙,抵在映雪的下身磨来磨去,说道:「我数一二三,一齐来!」
  成进刚才给刺客一闹,慾望给生生地压抑下去,但看了好一阵赵昆化玩弄双胞美女的活春宫,肉棒早已沖天而举,当下更不打话,也掏出肉棒,抱住映冰臀部。
  赵昆化一声令下,两条肉棒同时分别捅入罗家姐妹花的阴道。
  映雪吃痛,大声哭叫起来,赵昆化虽感到她阴道中还甚是乾涩,仍不加理会大力抽插。那边映冰仍然紧咬牙跟,一双泪眼瞪着成进,犹如要喷出火来。
  成进笑吟吟地瞧着映冰的俏脸,下身轻轻旋动,享受着处女小穴给他带来的阵阵快感。自他进入龙神帮以来,杀人越货、姦淫掳掠的勾当也不知干过多少,他一心只想获取赵昆化的信任,伺机取而代之,再好好报报全家血仇,是非善恶之念在他心中已如云烟一般无影无迹了。对这被强姦中的女孩对他的仇视,更是一笑哂之。
  成进只觉映冰的温暖阴道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舒服无比。他每抽动一下,映冰的嘴角便轻轻搐动,知道她在极力忍受痛楚。微微一笑,将肉棒抽出三分之二,狠狠戳入。
  映冰张大了口,喉头「咕咕」作声,终于竭力忍住,没嚷出来。成进心想:「瞧你这小妞儿能忍多久?」又是狠命一插,映冰苦苦忍住。
  那边厢映雪已给赵昆化干得嘤叫连连,哭声不绝。赵昆化忽笑道:「我这美人儿出水了。」
  成进听映雪的叫声里,果然哭声中已混杂着一些舒服的叫床声,笑笑对映冰说:「你姐姐叫得好爽啊,你舒服就喊出来!」
  映冰只觉下身疼痛之极,兼之羞愧无比,却哪里有舒服的迹像。她本来性格刚强,不肯在敌人面前示弱,但听姐姐这么叫法,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她这一出声,苦忍的痛楚一过,果然便觉全身有一股奇怪的感觉,酸酸麻麻的相当舒服,脸上更红了。成进一见得计,下身的动作更是顺畅,不几时映冰气喘连连,叫声淫艳起来。
  一时间罗氏姐妹淫语浪声不绝于耳。忽然映雪一声长长的呻吟,赵昆化一阵猛攻之下忍耐不住,将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
  赵昆化呼了口气,回头见成进犹自气闲色定,笑道:「好小子,还是年轻人行啊。」成进道:「这样的美色要慢慢享用啊,哈哈!」加大频率,也将精液射在映冰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