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卖皮包的老闆娘

时间:2018-06-12 因为业务上的需要,阿福被调到林口,这是一栋四楼透天的房子,因为是新建好的所以没有什么邻居,每天认真的工作,下班成了阿福最无聊的时间,跟公司申请的电视还没下来,同事们都是北部的人,下班就回家了,留下阿福孤单一人,常常都闷得发慌。
还好孤单的日子并不长,隔了两栋的那家搬来了一户,阿福常常往那边探头,由于不熟也不好冒然去拜访,只知道是卖皮包的,虽然有了新邻居但阿福还是无聊。忽然有一天下班时间楼下的门铃响了,阿福觉得奇怪会有谁来,开门一看是隔壁卖皮包的老闆。
阿福:「老闆你好!有事吗?」,老闆:「少年仔,下班了吗?」,听说你们公司是做招牌的,想请你到我家看看。阿福和气的说:好啊,从你们搬来就一直想过去打招呼,既然这样我过去看看,也好跟你认识一下。
进入皮包店,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皮包,空间不大但还算是整齐,不像是零售像是批发的公司,老闆马上开始泡茶,阿福发挥业务的口才,跟老闆话是越谈越投机,过了不久老闆娘出来,跟阿福打了招呼,老闆娘年纪大概四十左右,身材不错,可能是养尊处优,在他身上看不出四十岁的痕迹,皮肤白嫩,对阿福打量一番后说:少年仔你帮我们看看招牌怎么做好看,又不要太贵。老闆搭腔说:「中古的也没差啦」,这天晚上正事没谈多少,却是欢笑声不断。
从此阿福下班后多了一个消磨时间的地方,一到晚上吃饱饭,隔壁就会传来:「来看电视泡茶啦」。皮包店的老闆也喜欢晚上有人可以陪他泡茶,因此跟老闆天南地北的高谈阔论,已经是称兄道弟,跟老闆娘也是混得很熟了。
这天阿福一如往常到隔壁看电视,跟老哥打屁聊天,忽然老闆娘从楼上下来,这本平常的事,但是她今天是穿着一件淡蓝色的丝质睡衣,虽然不是透明的,但是在她举手投足之间,身体的曲线展露无遗,隐约间还能看出高叉内裤的痕迹,阿福第一眼就看到那高挺胸围上的两个小凸点,立刻不好意思的将视线移开。
老闆转头一看,唉啊!老婆你怎么穿这样下来。老闆娘眉尾一扬说:「阿福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关係」,老闆拿她没办法只好继续聊天,但是阿福却无法自在的说话,因为裤裆里的巨物已经被唤醒,整支充血爆筋,恨不得夺裤而出,老闆娘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有时背着她弯腰显露浑圆的臀部,和那小内裤的诱人痕迹,有时却是对着他弯腰,让阿福可以看到白析的双乳,更让阿福血脉喷张。
接下来的几天老闆娘的穿着更是火辣诱人,阿福也已经习惯了天天吃冰淇淋的快乐时光。
这天阿福依然下班去报到,一进门只看到老闆娘坐在那边,阿福便问:「嫂子,大哥不在啊」,老闆娘看见阿福,立刻起身说:「你大哥去南部了,今天不会回来」。
阿福一听便说:「喔!既然大哥不在,我回去了」。老闆娘亲切的说:「没关係啦,又不是不认识」,说着拉阿福进门,来!我泡茶给你喝。阿福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确实天天在这里也都很熟了,于是说:「茶,我来泡好了」大哥去南部做什么?
老闆娘:「去谈进货的事情,顺便看看有没有新货。」
先前的尴尬一下子就让融洽的聊天化解,一方面还有老闆有个读国小的儿子,后来也从楼上下来在旁边写功课,让这孤男寡女的窘境解除不少,阿福又再次展露他的业务长才,天南地北说的眉飞色舞、天花乱坠。说得老闆娘笑得嘴都合不拢。
老闆娘:「阿福,你的体格好像很壮,好像有练过喔。」
说起这个,这是阿福的骄傲,阿福便把他以前从事的工作是如何的需要体力,练就一身好身材,后来又用水泥灌住了举重用的「石轮」,说着说着还不时把肌肉展现出来,让老闆娘看他的眼神有点迷网。到了九点多,老闆娘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客人了,于是便跟阿福说:「阿福!你自己先看电视吧,我上去洗个澡」说着便把铁门拉下一边,留下入口的小门,就上楼去了,留下阿福和他的儿子。
阿福看着电视,跟老闆的儿子聊天,照样把他儿子逗得哈哈大笑。阿福不想那么早回去睡觉,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就是吃冰淇淋的时间了。一想到今天不知道老闆娘会哪一套下来,那种期待的心情,心跳变得很快,裤子里的鸡巴已经发涨勃起了。
听到有人下楼梯的声音,阿福的心跳更快了,哒、哒、哒,声音越来越近,出现在她眼里的画面,差一点没让心脏跳出来,老闆娘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绿色薄纱睡衣,就像一条丝巾从腋下将身体包裹起来,就靠两条绣着小花的细细的肩带吊挂着,薄如蚕翼,轻盈柔软,可以隐约看到那诱人的胴体,之前看到都是被胸罩包覆的双乳,这次看得非常清楚,在步下楼梯的律动下,缓缓震荡,Q弹诱人,皮肤隔着薄纱显得白皙,乳晕不大,颜色呈枣红色,若隐若现的非常迷人,乳头挺立顶住薄纱,上下跳动,下身是低腰的白色丝质小内裤,裤头在肚脐眼底下有十几公分,是蕾丝滚边的鬆紧带,露出平坦滑嫩的小腹,在前面重要的小三角部位,是小得仅能遮住一小撮的蕾丝纱网,?了几朵小花,花的颜色有红有绿有蓝点缀,显的优雅性感,隐约还能见到小山丘上的乌黑小草。
阿福看得目瞪口呆,老闆娘得意的用手指戳了他一下,故意说:「看电视看呆了吗」喔!是啊、是啊!阿福马上回神,不好意思的说。
老闆娘转头看着,眼睛一直盯着电视的儿子,轻声的说:「小豪功课写好了吗?」儿子微笑的回答:「好了」,那把功课收一收上楼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呢。老闆娘发出稍有威严的命令,小豪只好不大情愿的收拾上楼,走到妈妈身边还让老闆娘亲一个。「妈妈晚安!」一声无奈的问候,晚安,赶快去睡,要刷牙喔!「好啦!」,又是一句无奈的回答。
孩子上楼后,老闆娘走到阿福身边帮他倒茶,阿福恨不得将他搂住,用巨大的鸡巴,狠狠的插入她的小穴,阵阵的香味更让阿福的巨根涨到发痛,阿福再也按耐不住了,对着老闆娘说:「嫂子,我先回去了睡了」,「不多坐一会儿吗?」老闆娘失望的问。
免啦,我想睏了。谢谢!老闆娘只好说:「明天再来泡茶。」
阿福马上起身而出,快步走回公司,一进门马上将手伸进内裤,将伸展不开的鸡巴扶正,刚刚一直弯着,空间受限无法伸展,现在终于能透气了。想起刚刚的一幕,阿福扔然心存悸动,用手往龟头一摸,透明液体已经沾满整个龟头,还把内裤弄得湿湿滑滑的。
阿福不是圣人,他不是不想上老闆娘,而是突然而来的天鹅肉让他失了方寸,现在想想觉得有些后悔,但是又不能回去找她,而且铁门已经拉下了,脑海里一直浮现刚刚画面,越想鸡巴越硬,手就不由自主的在爆青筋的热根上套弄。忽然回过神来,自己还在楼下办公室,不能在这里乱喷,还是上楼去洗个澡,要是睡不着,只好来个五比一了。
沖个澡以后果然有清醒一点,阿福躺在床上刚才的情境挥之不去,心想『要是我一把将她抱起,掀开睡衣,一顶将大鵰插入那可有多美』
正在幻想之际,隐约听到顶楼的小铁门有,蹦、碰、蹦、碰的声音,阿福的房间刚好在四楼,所以听得很清楚,心里还纳闷怎么顶楼会有敲门声,于是走上楼去,在接近小铁门的时候,听到有个女声正叫着:「阿福!碰!阿福!蹦蹦蹦!虽然声音不大,阿福还是听出是老闆娘的声音,心理即兴奋又紧张,心想她来找我有什么事,不管那么多了,马上拉开门栓开门,楼梯间灯光昏暗,门一打开,一股香气逼人,阿福一眼便认出真得是老闆娘,不明就里的阿福开口说:「老闆娘有、、、、、事吗话还没说完,嘴已经被两片柔软的樱唇堵住了,」。
老闆娘的手一把往阿福的下盘一抓,因为阿福已经是準备要睡了,上来开门还只是穿着一条内裤,突然被这么一抓,大鸡巴好像被惊醒,而且被鼓舞的昂首吐信。
而老闆娘这一抓,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手,还停止热吻低头一看,脸上的表情是惊、是喜、是疑,表情複杂的说:我的妈呀!这么大,真的吗?
阿福得意的说:「你可以看清楚一点」于是老闆娘蹲下,看着热烫爆着青筋的大鸡巴,硬梆梆的挺着,还不住的抖动,老闆娘忍不住张口去含住,把整个嘴都填满了,虽然要套弄很困难,她还是把头一前一后的滑动,每动一次口水就沿着鸡巴流了下来,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的亮光,老闆娘好像吃到人间美味一样爱不释手,又吸、又舔、用舌尖在马眼上旋转,一边吸着,手还不住的套弄。阿福双手扶着她的头往自己的肉棒按压,腰也不由自主的前后摆动。
阿福的大鸡巴在老闆娘的嘴里,感到异常的温暖,柔软的舌头在龟头上滚动,发涨如滷蛋的钢盔帽,深入咽喉,抽出时将老闆娘的嘴唇鼓起,再次进入时,老闆娘将嘴型弓起一个小O,让巨根缓缓塞入,阿福左右开弓,将老闆娘的脸颊鼓起一个丘,来回磨蹭。
阿福忍不住了,想要大干一番,但是他还记得也要帮她服务,于是将老闆娘扶起,让他靠在矮墙上,这个矮墙也就是,为什么老闆娘能从隔壁过来的原因。
靠在矮墙上的老闆娘的姿态妩媚,披头散髮,腰部靠着墙,双手自然摊开放在墙上,阿福看着这个飘飘欲仙的女人,蹲下身来要退去那件小内裤,但却不见了,原来她要来之前已经做好準备了,阿福轻轻撩起薄纱睡衣,将她的左脚抬起跨在自己的肩上,用舌尖从大腿由下往上舔,左手轻轻的在会阴处抚摸,这时老闆娘已经忍不住的,嗯!啊、、、、嗯、、、、、、、浪叫了。
说起挑逗的功夫,依阿福的战绩当然不是等闲之辈,每当舌尖快到小穴口的时候,阿福就停住,总到不了洞口,让老闆娘的肉穴里面好像有千万只的蚂蚁在搔痒,这样的挑逗,老闆娘再也忍受不住,用双手按住阿福的头往鼓鼓的小肉包一按,阿福的嘴刚好凑上穴口,因为灯光昏暗,阿福不知道她的水濂洞早已溃堤,这一凑上整个嘴沾满浪水,阿福好久没有尝到这美味了,马上又吸、又舔、啧、、、、、,就像小孩舔冰淇淋一样,不想漏掉每一滴。
经这么一吸允,老闆娘早已浪叫连连了,又啊、、、嗯、、、喔、、、、我受不了了、、、、啊 ………………,身体微微的颤抖,双手按住阿福的头,一股滚烫的浪水直泻而出。
阿福哪能浪费这人间美味,张嘴对着穴口,一饮而净还将舌头伸进桃花洞,把残留的淫水勾捲出来,含在嘴里。眼看老闆娘已经快瘫软下来了,阿福忙起身将他扶住,左手从后背托住她,马上又来个热吻,两片舌头就如两条交配的蛇,纠缠不休,四片唇更是热情吸允,磨擦之间整个嘴唇黏黏糊糊的,涂满刚刚吸允的淫水。阿福的右手也没闲着,一把抓住左乳搓揉,坚挺的乳头在掌心发热,丰满的肉球被搓、揉、捏,阿福索性撩起薄纱,把手伸进攻击双乳,这次握住温暖饱满的双峰,更是触感柔嫩绵滑。
眼看老闆娘的第一波高潮已经稍退,阿福立刻展开第二波,将右手五支指头用指腹在皮肤表面轻轻往下慢慢由双乳、肚脐眼,小腹、,划过耻丘,沿着大腿到膝盖,再从大腿内侧慢慢刷上来,到达洞口,整只手往后伸到屁股上,手掌握住臀部,让中指沿着股沟画到屁眼、会阴、到了桃花洞中指用力一按,整支没入,挤出一些浪水沿着大阴唇流下来。
啊!………….老闆娘微微的颤抖,嗯、、、、喔!
阿福抽出中指,在两个嘴唇间轻轻画过,两人就像两只小猫一样,伸出舌头快速的舔着,舔完又继续热吻,阿福又把中指插入,这次中指往上弯,母指按在阴蒂上,里面又挖又抠,外面又磨又揉。
这个举动让老闆娘无法接吻,,头仰向天,啊 !…………..叫声划破天际,夜幕的繁星点点,柔和的月光洒在寂静的夜。
要不是这附近只有这两家,这美妙的淫声,肯定会让人无法安眠。
阿福慢慢将老闆娘转过身去,让他双手撑着矮墙,屁股翘高,调整高度準备迎接大肉棒。
阿福将薄纱撩到背上,露出美背、窕条的腰身、雪白圆圆翘翘的屁股,两个肉球间的股沟底下,那两片微开的小口,渗出浪液,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点点微光,早就蓄势待发的巨根,滷蛋大的龟头在洞口磨呀磨,让马眼流出的透明润滑液和桃花洞口的浪水,沾满龟头。
嗯…………..阿福!饶了我吧,啊!、、、、、、嗯!快给我!快给我!快给我大鸡巴,喔…………..老闆娘已经忍不住浪叫了。
阿福眼看时机成熟,手握滚烫巨棒,向前一顶,整个龟头没入,啊!、、、、喔!…………….老闆娘发出淫声,洞口传来饱满的快感。嘴里催促着:「阿福快啊!嗯………..快动啊!快、、、快」并摇着屁股,渴望的淫接大鸡巴。
经老闆娘淫蕩邀约,和眼前火辣的胴体,阿福也忍不住了,双手扶腰,一鼓作气像装上马达一样狂抽猛送,推的时候,接触屁股发出,啪!啪!、、、、、的巨响,老闆娘翘臀的曼妙身影,被推得规律性的一前一后,自然滴垂的双乳则来回摆荡。
这样的突然猛插,老闆娘有点招架不住,啊!……….喔………….福哥、、、、慢一点!我…….我…………..受不了,喔、、、啊!不行了!啊呀…….快快、、、、插得我美死了。
阿福受到鼓励、讚美,也因为最近都没有吃过肉,所以更加卖力,啪!啪!啪!声声不绝于耳。
老闆娘的小穴第一次吃到巨物,淫水像忘了关的水龙头,源源不绝的冒出来,再让大鸡巴挤进去,又拉出来,发出渍!渍………….的淫声,几经挤压已变成浓稠白色乳液状的爱液,沾满鸡巴、美穴,睪丸、有的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福哥你太棒了,我的小穴爱死你了,我要让你天天插,啊!啊!………………….嗯!…………..喔!……………又来了,啊!啊!啊!
一阵温热的暖流袭来,阿福心中窃喜,然后又是激猛的往前冲,左手往前移抱住摆荡的双乳,不停的搓揉,右手往下压住小腹,中指在挺立的小阴豆上画圆,大鸡巴不停的猛抽猛送,啪!啪!啪!
啊!啊!啊!………………喔!………………福哥!太猛了!啊!……………我快死了!快!小穴口的白色爱液,随着抽送已经甩了满地,还不断往外溢出,啊!啊 !嗳呀!……………喔!….啊!啊!老闆娘的淫声浪语,已经渐渐微弱,身体也快瘫软,要不是阿福的强力手臂抱着肉球,她可能已经瘫倒在地了。
在阴道里的大阳具,让淫穴包得紧紧的,不时有热浪沖向龟头,阿福知道该是冲刺的时候了,双手扶住腰际,做个深呼吸,啊!………….叫声响彻云霄,腰臀快速的猛插,像失去控制的机器,没命似的狂插。啊!……喔!…………..福哥!我不行了,你插死我了,喔!……….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别插了,我……………………啊!又是一股热腾腾的浪水。
阿福:「嫂子,今晚让你美了」,接下来让我射入你的花心让你更美,说着便最后冲刺,啊!……..
老闆娘:「啊!……喔!………」别射在里面,别射在里面。
但是阿福已经停不下来了,最后啪!啪!啪!的几声,插到最深处,一股滚烫的阳精,直喷花心,两人都是一阵颤抖,老闆娘趴在矮墙上,阿福趴在她身上,大鸡巴还一抖一抖。
夜晚又恢复了平静,晚风徐徐的吹,云朵飘过星斗,这时能听到几声蛙鸣,还有微微的喘息声,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