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星女俠 第二十二章

时间:2018-02-05 苏珊心里感到惊慌害怕极了,因为她现在竟然被捆着手脚吊在高速公路边一个加油站旁的男厕所里!女警长甚至能听到厕所外的高速公路上来往飞驰的汽车声!
  她现在惊慌得几乎想哭了出来,因为随时可能会有男人走进厕所,看到自己现在这种羞耻不堪、又极其淫贱的丑态。
  女警长现在儘管没有赤身裸体,但身上的穿着却显得比裸着身子更为淫贱︰苏珊上身穿着一件几乎是透明的黑色小网眼的吊带紧身衣,里面没有戴胸罩,使她浑圆肥硕的双乳诱人的轮廓隔着紧身衣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她的下身是一条勉强能盖住多半个屁股的红色短裙,里面穿着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T字内裤,只能勉强遮住女警长下身那道迷人的肉缝,而肥厚丰满的屁股则几乎是全裸的,甚至从裙子下摆外就能看到一片雪白肥美的肉丘!
  苏珊双腿上穿着一双用吊袜带吊着的黑色网眼丝袜,将女警长匀称修长的双腿修饰得越发性感迷人;她脚上是一双无带的深红色细高跟鞋,狭窄的高跟鞋和尖细的鞋跟使女警长穿惯平跟鞋的双脚感到十分难受,同时衬托得苏珊原本就高大健美的身材显得越发修长。
  女警长的脸上被化上了浓妆,宽大的嘴唇涂得猩红,眼圈画得几乎成了深紫色,加上烫出大卷的红髮,使苏珊感觉自己的样子活像一个街边的妓女!她的嘴里被塞着一个带眼的钳口球,用皮带紧紧繫在脑后,使女警长被撑得大大的嘴巴里痛苦地流着口水,一直流到了下巴和脖子上,令苏珊感到极其难堪和羞耻。
  苏珊结实有力的双臂高高地举在头顶,双手被一副皮製手铐铐着,用锁链吊在厕所的天花板上;她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被一副脚镣铐在一根铁棍上,使得女警长只能大张着双腿困难地站立着,尖细的鞋跟使得她踩在地上不停晃动着,双腿很快就感到酸痛起来。
  而尤其令女警长感到羞辱和难堪的是,她的脖子上被一个项圈锁着,项圈上细长的铁链一直拖到地上,同时项圈上还挂着一个精緻的牌子,上面写着「我是母狗,请来操我」的字样!而女警长脚下的地上则还放着一个大水桶,桶里放着那些令苏珊看到就感觉羞辱万分的道具︰鞭子、蜡烛、夹子、注射器和几支各种尺寸和长度的假阳具!
  这一切都是那邪恶阴险的奶酪骑士的安排!他一大早就带着几个打手,将女警长押到了这家高速公路边的加油站,然后不顾女警长苦苦哀求,将她如此打扮好,吊在了男厕所里,并在厕所里装好了微型摄像机,然后对女警长嘱咐了一番后,将被打扮得如此下贱淫蕩的女警长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苏珊现在已经害怕得快哭了出来,她生怕有人走进厕所,看到自己这种狼狈下贱的丑态!她知道,如果有男人进来上厕所,看到一个打扮得如此下贱淫蕩的女人挂着「我是母狗」的牌子被吊在这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且如果那人再凑巧认出自己是这个城里的女警长……苏珊简直不敢想下去!
  时间慢慢地流逝,苏珊被吊在这里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幸好这中间她只听见外面有汽车停下加油的动静,而没有人走进来。她开始在心里不停乞求,乞求这种羞耻的折磨不要持续太久。苏珊知道奶酪骑士和他的手下们一定在暗中监视着这里,自己逃脱是不可能的,只希望这些家伙那变态的耐心不要太久。
  女警长正背对着厕所门口,心里暗自祈祷着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个男人走进来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惊讶的呼叫!
  「天哪!!」
  走进厕所的男人显然被厕所里的景像惊呆了,因为这里竟然吊着一个打扮极其淫贱的身材丰满健美的女人!
  「哦……不!!」苏珊听到门口的惊叫,立刻感觉眼前一黑,如果不是双手被铐着吊在天花板上,女警长几乎要立刻瘫倒在了厕所的地板上!
  「父亲,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年轻一点的声音从厕所外传来,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竟然还是两个人?!」苏珊更加惊慌,被吊着的身躯立刻摇晃起来。
  「哦,上帝呀!!这里面怎么会有个女人?!」那儿子显然也大吃一惊。
  「不知道。不过……迈克,我们过去看看。」那个父亲说着朝女警长走了过来。
  「不!!!不……」苏珊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在心里绝望地乞求着闭上了眼睛。
  「我、是、母狗,请、来、操我?!」那父亲念着女警长脖子上的项圈上挂着的牌子上的字。
  「天哪,看来这女人真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婊子!!」儿子已经惊讶地叫了出来,声音中明显带着一种惊喜和激动。
  「看来如此,而且这女人一定还是个受虐狂。」那父亲说着,他显然注意到了女警长戴着手铐脚镣的样子,和旁边水桶里的那些道具。
  「啊,这女人连胸罩都没戴!」那儿子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用手隔着女警长身上那件又薄又透的黑色细网眼上衣,握住了里面那对肥嫩丰满的巨乳,轻轻地揉了起来。
  「哦……不、不要……」苏珊在心里哀求着,惊慌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面前站着两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大概有五十多岁,已经有些秃顶,正挺着肥胖的肚子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自己;而那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材魁梧健壮,他正贪婪地把手顺着自己腰间向上伸进自己衣服里,抚摸着自己衣服下赤裸着的乳房。
  「你是一个婊子?还是一个受虐狂?或者二者兼备?」那父亲见女警长睁开了眼睛,开始忧郁着问道。
  苏珊立刻慌乱地摇起头来,被钳口球堵住的嘴里含糊地呜咽着。但她很快又羞耻地点起头来,脸上羞得通红,几乎要哭了出来。
  因为女警长忽然想起奶酪骑士在监视着自己!这个家伙曾威胁自己,如果不按照他的吩咐做,就会把苏珊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轮姦拷打的那段录像满城公布出来,还要把女警长扒光了衣服吊在城市中央的广场上!这种威胁正中女警长的要害!苏珊宁可死也不想像自己那种羞耻悲惨的样子被全城的人看到时,自己遭受的那种可怕的打击和羞辱。
  奶酪骑士已经抓住了女警长的弱点,所以他保证°°只要女警长按照他的安排全部去做,他就永远也不会公布那些录像。
  「迈克,这娘们已经承认她是个婊子了!」那父亲欣喜地说着。
  「那就是说,我们可以随便对你做什么了?」那叫迈克的年轻人双手还伸在苏珊的衣服下,把玩着女警长肥嫩丰满的双乳问道。
  「呜、呜……」苏珊羞辱地呜咽着,痛苦地点着头。她的双乳落在那年轻人粗糙的大手有力的揉搓下,使女警长感到极其痛苦和不堪。
  「来吧,父亲!我已经忍不住了!」那年轻人说着,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苏珊立刻发出一声含糊惊慌的呜咽,因为她看到那年轻人掏出的肉棒竟然那么粗大,简直有女警长的手腕粗细!
  「唔,她好像还有些害羞呢!」那年轻人见到苏珊脸上涨得通红,望着自己胯下惊人地涨大的肉棒,眼睛里充满了乞求和惊慌,被铁棍撑开的双腿开始微微哆嗦起来。
  「迈克,你不懂!」那父亲走到厕所旁边「哗哗」地撒着尿,说道。
  「这种女人天生就喜欢被虐待,喜欢把自己装扮成被强姦、或者被拷打的样子--就像现在,好像演戏一样。这样她才能觉得满足!」
  那父亲提着自己的裤子走回来,用手掀起苏珊下身那窄小的裙子。
  「我猜你一定是要你的同伴把你这么捆着吊在这儿的,对吧?臭婊子!」他粗鲁地把手伸进女警长的裙子,隔着她几乎就是一个布条的内裤摸着苏珊丰满肥嫩的下身,笑了起来。
  苏珊从来没穿过这种T字内裤,那窄小的内裤勒进女警长股间的布条令她感到极不舒服,被那老头这么一抓,更是几乎勒进了苏珊敏感的肉穴里,使她难受得立刻扭动起来。而那老头的问题更是令女警长感到羞辱万分,她痛苦地耷拉着头轻轻点了一下,算是回答,屈辱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喔,这娘们还哭了!她装得可真像!」
  那年轻人的话几乎要将苏珊羞得昏死过去,她感到那年轻人粗糙的大手开始试图将自己那小得可怜的内裤从自己身上剥下来。可是女警长的双腿被铁棍用力地撑开,显然无法将那内裤脱下来,于是那年轻人索性拿出一把小刀,将苏珊的内裤那几乎是一条布条的底部划断。
  「嗯,我说得没错吧?迈克,这娘们连阴毛都刮乾净了,她平常也一定是个风骚的婊子!」
  在迈克捲起女警长的裙子,把划破的内裤掀起来时,那老头注意到苏珊的下身光秃秃的,由于耻毛刮得过于厉害,女警长丰润的耻丘甚至略微红肿起来。
  「父亲,看这娘们那个地方颜色这么深,她大概真是一个婊子呢!」
  女警长因为落到奶酪骑士一伙的手里后,遭到无数次残酷的轮姦施暴,以至于她那娇嫩的肉穴已经不再是新鲜的粉红色,而成了一种难看的深褐色。这竟然被这父子俩当成是证据,来把苏珊当作放蕩变态的娼妓,令女警长羞愤得立刻呜咽着抽泣起来。
  不知为什么,苏珊被这父子俩不停地盘问讥笑,加上现在这种羞耻狼狈的受虐姿态,竟感到身体里开始慢慢出现了变化,就连下身也情不自禁地湿润起来。这令苏珊越发感到迷惑和羞耻,她甚至开始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出卖肉体的娼妓,这种恐怖的念头使苏珊抽泣得更加厉害了。
  「她装得真像!」那年轻人见女警长已经羞辱不堪地哭了起来,忍不住又惊歎起来。
  「行了,迈克。我们没时间陪这臭婊子浪费时间,赶快干了她走吧!」
  那年轻人不再磨蹭,他粗鲁地抓住苏珊被铁棍撑开的双腿,将他粗大的肉棒狠狠插进女警长娇嫩的肉穴,喘着粗气用力地抽插起来。
  「呜、呜……」苏珊被钳口球塞住的嘴里发出含糊的呜咽,随着那年轻人用力地姦淫抽插,努力调整着姿势,减轻肉体的痛苦。她被捆住手脚的身体狼狈地前后晃动着,下意识地摇摆着从掀起的裙子下裸露出来的雪白肥硕的屁股,样子显得既狼狈又淫蕩。
  很快那年轻人就在女警长的小穴里射了出来,他把自己阳具上残留的精液蹭在苏珊双腿上的黑色网眼丝袜上,然后那老头接替上来。
  等那父子俩都在女警长成熟性感的身体里发洩完毕,他俩才把苏珊被捲起到腰上的裙子放下来,盖住女警长糊满了父子俩精液的狼狈不堪的下身,然后那父亲竟然还从身上拿出一张钞票,别在了苏珊脖子上的项圈上,这才和他的儿子一起匆忙离开。
  等那父子俩走出厕所,苏珊忽然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巨大的伤心和羞耻,这种羞耻感甚至比女警长遭到歹徒们轮姦蹂躏使还要强烈!因为苏珊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一个连普通人都可以随便玩弄强姦的骯髒的娼妓--甚至还通过出卖自己的肉体中得到了钱!!
  「哈哈,没想到这两个傻瓜竟然还付了钱?!」
  奶酪骑士那阴险的声音,忽然从厕所的角落里传来,那里有一个微型的扬声器,他显然通过厕所里藏着的摄像机看到了女警长刚才被父子俩姦污的场面。
  「警长小姐,看来你以后不用做警察了,改行做妓女一定挣得更多!」
  奶酪骑士无情的羞辱使苏珊感到浑身火烧一样地发热,她再也坚持不住了,低着头「呜呜」地哭了起来……
  ===================================
  整个上午苏珊再没得到休息。因为这个加油站临近本地最繁忙的公路,所以停留的车辆也很多,上厕所的人自然也比较多。
  女警长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带着惊讶、疑惑和鄙夷的眼神,好像观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仔细地打量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处、或乾脆用手在自己身上到处乱摸乱抓,当然大多数人--无论是否有同伴在场--也没有放过免费享用一下女警长健美成熟的肉体的机会。
  现在的苏珊已经哭得双眼都红肿起来了,泪水将她脸上化的浓妆沖得一塌糊涂。她的裙子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沾满了黏乎乎的精液和汗水,贴在她的屁股上;双腿的丝袜上也沾满了精液,顺着她被铁棍撑开的双腿一直流淌到苏珊脚上的高跟鞋里,使苏珊感到高跟鞋里都是黏乎乎的一团。
  女警长那窄小的内裤已经被一个家伙剥了下来,而且那家伙在姦污完女警长后,还把她那沾满了精液的破烂的内裤套在了她的脖子上,使苏珊甚至不用低头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精液气味;而她上身的半透明的黑色紧身衣也被彻底从身上撕扯下来,使女警长雪白丰满的上身完全裸露着,而且一个司机还在女警长的两个乳头上夹上了两个水桶里放着的小竹夹子,令苏珊越发感到痛苦难当。
  苏珊虚弱地站在厕所骯髒的地面上,因为一直以双腿大张的姿势站了一个上午,而且中间遭到无数次残酷的姦淫,女警长的双腿已经开始酸痛并不住颤抖起来。她的裙子下已经是一片狼籍,而且还有一根最粗大的假阳具被残忍地插进她饱受姦淫的肉穴--那是最后来的一个家伙的杰作,他将那假阳具上的皮带繫在女警长裸露的大腿上,这令苏珊更加羞耻痛苦。
  不过整个上午倒并没有人更多地对悲惨的女警长施虐--至少没人真的用鞭子来抽打她、或给她浣肠,只有一个家伙曾试图从肛门姦污苏珊,但被苏珊激烈的反抗阻止了,结果是他把两个竹夹子夹在了女警长的乳头上,然后在她的肉穴里狠狠发洩一番后离去。
  苏珊此时正耷拉着头,半裸的身体虚弱地晃动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呜咽呻吟着,脖子上套着自己沾满精液污秽不堪的内裤,整个丰满白嫩的上身全部赤裸着的样子显得极其悲惨和狼狈。
  「喝,警长小姐,看来你这一上午还挺充实的嘛!」一个熟悉的尖细的声音从厕所门口传来。
  正呻吟着的女警长立刻惊觉地抬起头,不用回头苏珊也知道,这是那卑鄙恶毒的奶酪骑士走进来了。
  果然,奶酪骑士带着几个手下,端着水和食物走了进来。他走到苏珊面前,将堵在她嘴里的钳口球取了出来,然后吩咐手下开始喂女警长些吃的东西。
  「怎么样,警长小姐。在公共厕所里做妓女的滋味如何?是不是感到很满足啊?」
  苏珊正艰难地大口吞嚥着一个歹徒用手拿着的食物,被这么吊在这厕所里折磨姦污了一个上午,女警长现在感觉饿极了。听见奶酪骑士问话,苏珊赶紧勉强将嘴里乾巴巴的麵包吞嚥下去,惊恐地抬起头。
  「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吧……」苏珊又哭了起来,可怜的女警长现在已经被折磨得极其脆弱,一点打击也受不了了。
  「警长小姐,女奴隶应该怎么说话,难道你又忘记了吗?」
  「没有……主人,求求您放了我,把我带回去吧……」
  「怎么,难道你在这里比在地牢里还难过?」
  苏珊立刻没话说了。的 ,在这厕所里被过路的人当成妓女玩弄姦污,比起在奶酪骑士的地牢里被那些歹徒轮姦折磨要好得多。可是这种被来往的人用那种眼神看着,当成真正的妓女和受虐狂来姦污玩弄,这种羞辱令女警长感到还不如被重新关回那黑暗的地牢里!
  苏珊开始不说话,只是绝望地低着头,不住抽泣起来。
  「说实话,我现在感到失望极了!」奶酪骑士看着女警长现在的样子,又看看旁边水桶里那些没使用过的邪恶的道具,摇着头歎气说道。
  「警长小姐,你这一上午竟连一个虐待狂都没遇上,甚至连屁眼都没被人干过,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奶酪骑士用手掀起苏珊沾满污秽的裙子,看到女警长小穴里插着一支最大号的假阳具,而屁股后面的肉洞周围却很乾净,显然没被人碰过。他有些不满意地用手指在苏珊雪白肥嫩的屁股上摸着,按摩着她那紧密娇小的菊花蕾。
  苏珊从嘴里发出些沉闷娇羞的呜咽,轻轻摇摆着裙子下裸露出的白嫩丰满的屁股,她已经习惯了被歹徒这么肆意地检查身上的每一处,但仍然会感到羞耻和难堪。
  「看来我得提醒一下这些过往的笨蛋。拿注射器来!」
  「不要……啊……」女警长羞耻地呻吟着,不敢反抗而只能轻微地摇晃着即将遭到可耻的虐待的屁股。她很快感到一支粗大的注射器插进了肛门,接着一股冰凉的浣肠液涌进了她柔嫩的直肠。
  经过几分钟痛苦的煎熬,女警长开始焦躁地扭动着丰满的身体,嘴里发出沉重的喘息,汗珠顺着高挺的鼻樑渗了出来。
  「让我们的女警长去方便一下。」
  两个歹徒把苏珊双手上的手铐打开,然后架着双脚还被铁棍撑开着的女警长来到厕所的一个马桶前。
  苏珊已经忍不住了,她立刻坐到马桶上,身下发出激烈的「噗噜」声。儘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强迫浣肠,女警长还是羞耻得使劲低着头,哀哀抽泣起来。
  「把她带回来吧。」
  苏珊被两个歹徒按着,撅着还沾着排泄物污秽的大屁股,被他们擦拭乾净下身,然后带回奶酪骑士面前。
  「老大,要不要给这婊子换身衣服、补补妆?她现在邋遢得不像样子!」一个歹徒看着女警长脖子上套着骯髒破碎的内裤、赤裸着上身、皱巴巴的裙子和双腿的丝袜上沾满精液、脸上化的浓妆则被眼泪和鼻涕弄得一塌糊涂的样子,悄悄问奶酪骑士。
  「嗯,基本上不用!」
  奶酪骑士说着拿来一件白色的短衬衣,给赤裸着上身的苏珊穿上,然后没有繫上扣子,只是把衬衣在女警长雪白的肚皮上打了个结,使她肥硕的双乳从衬衣里裸露出来。
  「就这样就行了!」奶酪骑士满意地看了看女警长衣不蔽体的样子,指挥打手重新将苏珊双手铐上,吊在了天花板上。
  接着他又拿来一根双头的假阳具,将女警长下身插着的那根取出来,然后把那假阳具比较粗的一端塞进苏珊的小穴,细长的一端插进女警长刚刚被浣肠的肛门里,最后将假阳具上的皮带繫在她裸露的大腿上,这才把苏珊被捲到腰上的裙子放下来,盖住了她的下身。
  「警长小姐,不要哭!我担保所有人看见你这副样子,都会上来狠狠干你一顿的!而且……嘿嘿,这次我想你的屁眼一定回遭殃了!」
  奶酪骑士幸灾乐祸地笑着,重新将钳口球塞进女警长抽泣着的嘴里,然后将悲惨的女警长一个人丢在厕所里,带着他的手下们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