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川东的母子乱伦故事

时间:2018-02-04 川东的巫溪县,一个美丽的古朴山城,令人难忘的,不止是幽静的山景,还有我刻骨铭心的记忆。
五年前夏天的某个夜晚,父母亲的房里传来断断续续的争执声,虽然听不清楚父母亲的对话内容,但我却猜得出七八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父亲意外的撞见母亲私会旧情人之后,母亲就没一天好日子过。其实这也不能全怪母亲,因为父亲这些年来实在对母亲太过冷淡,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有时候甚至连家都不回。
而母亲呢?虽然家中生活还算富裕,但她却像个守活寡的女人,在她的生活里,除了洗衣烧饭,就只剩下我可以陪她聊聊天、解解闷。但当我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社交圈之后,也忽略了家中还有一个需要安慰的孤单母亲。就这样,某一天,母亲的旧情人也不知道哪里弄来家里的电话,和母亲连络上了,并且力邀母亲出去见个面聊聊天,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况母亲正缺人陪伴,一口便答应了。但无巧不成书,两人在咖啡馆聊天的画面却无意间被父亲撞见了,也不听母亲的解释,父亲一口咬定母亲是红杏出墙,并且经常借题发挥,用话语来讽刺母亲,百口莫辩的母亲每每只能潸然泪下,将委屈往肚里吞。
过了一会儿,房里的争执停了下来,但却听到匆忙的下楼声,我探头一看,只见母亲双手捂着泪湿的脸,向屋外奔去……。
我急忙追了出去,在母亲即将沖出院子大门的同时拉住了母亲的臂膀。
「妈,这么晚了你要上哪去?」
「呜呜呜……别拉着我……让我去死好了……」
「妈……你这又是何必呢……」
「反正你爸爸心理面早已没有我,我何必死皮赖脸的待在这个家中?」
「老爸对不起你、不要你,可是妈,我却不能没有你。」
母亲一听,更是难掩心中的悲痛,抱着我放声痛哭。
我不停的安抚着母亲,直到母亲由痛哭转为啜泣,但我的衬衫早已被母亲的泪水哭湿了一大片。
「我们进屋去吧,在大街上哭哭啼啼的,好难看喔。」
「不,我死也不进去。」
母亲倔强的不肯进屋,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好先想办法让她消消气再说。
「既然你不想进屋子,那我们不如出去走走、透透气吧。」
母亲毫不考虑的点点头表示同意,但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要去哪里好呢?不管了,我发动摩托车,载着母亲向北走,问母亲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母亲说她向去山上吹吹风,于是,车子一路从我们川东万州市骑到奉节市,到山上也经是九点多了。
「我们再到巫溪县去吧!哪里有过夜的地方。」
母亲半路突然改变了主意,从我们川东的奉节市到巫溪县只有五十多分钟路程,很快了就到达了这座美丽的山城——巫溪县城。
由于这天不是例假日,山上的游客稀稀落落,山上显得特别幽静,但了山上,才发现匆忙出门,身上只带了二十多元人民币,幸好山上的民宿颇多,过它一夜应该白不成问题。
我们找了间最便宜的房间,小套房只需二十元人民币,但一分钱一分货,虽然小套房有一套卫浴设备,但房间却小得只放得下一张双人床,三夹板隔间的墙壁连隔壁打呼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让人觉得一点隐私也没有。
当我正在踌躇的时候,母亲反而开心的对我说,与其住在家里,不如搬到这儿来得自在快活。看到母亲又开朗了起来,一切问题似乎都已经不存在了。
订好了房间之后,母亲要我陪她到街上走走,山上夜里天气为寒,而我们也都只穿了短袖的衣服,母亲从头到尾,都一直依偎在我身上,紧贴着我的胸膛取暖,亲密的动作,让往来的路人将我们误认为亲热的情侣,虽然夜里光线昏暗,但我仍看得出母亲的脸上正洋溢着喜悦的神情,微微泛红的两颊让她看起来像个二十出头的大女孩。
「怎么了?这么一直盯着我看?」
母亲的声音将我从沉醉中惊醒,才发现我刚刚竟然盯着母亲发楞。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妈妈今晚好美……」
「别消遣妈妈了,妈妈都四十岁的老女人了。」
「我才没乱说呢!你看刚刚我们在街上走,路人都误认为我们是情侣,可见妈妈还是一样的年轻美丽。」
「如果让你提早二十年出世,你会喜欢像我这样的女人吗?」
「妈妈既温柔又美丽,哪个男人不喜欢,别说二十年前,就算二十年后我依然会爱上像妈妈这样的女人。」
母亲听了心中很是感动,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故意转过头去,但仍然逃不过我的眼楮。
「我知道妈妈心里想什么,老爸误会你,那是他自己断送自己的幸福,但我却不会,我会紧紧的抓住妈妈,不会让你轻易的逃走的。」
说出语带双关的话,我心中并没有察觉,但听在母亲耳朵里,却是百味杂陈。
只是我所说的,全是肺腑之言,并没有其它意思。
「我们回旅舍吧,我想洗个澡……」
两手空空的出门,连钱都没多带,更何况是衣物,母亲说要洗澡,却哪来的衣服可以换?
回到民宿已经是十点多了,母亲要我先去洗,且要我将内衣裤脱下来让她清洗,反正马上就要睡觉了,身上只穿件短裤就可以了。
二十分钟之后我洗完了澡,出浴室门时,口好渴,妈妈早就帮我準备一杯开水,我咕噜咕噜大口喝完后,依照母亲的指示,将内衣裤留在浴室里,身上只穿了件宽松的七分裤。
但我随即想到,我可以打着赤膊睡觉,但母亲可没办法,瞧母亲身上穿的是一件轻便的洋装,也不知道爱干净的母亲会如何应付这无衣可换的窘境。
四十分钟之后,母亲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同时也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
一条浴巾包裹在母亲身上,是母亲适才向房东太太借的,但浴巾并不太长,勉强只能包住她的重要部位,让三点不漏而已。母亲用手紧抓住胸前浴巾的接缝处,因为只要一松手,春光便立即外泄。
「转过身去,别老是看着我。」
当她发现自从走出浴室后,我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体,母亲笑着命令着要我别瞧,但此举却激起了我向母亲撒娇的玩性。
「妈妈的身材真好,不如改天让我来替妈妈拍写真集吧。」
「你今天是怎么了?嘴巴变得这么甜。」
「只是过去一直把妈妈当成是妈妈,却忽略了妈妈也是个美丽的女人,我只不过是说实话罢,生气啦?」
母亲笑而不答,直说我不正经,但瞧她眉开眼笑的样子,可是乐到心里头去了。但平心而论,母亲长得虽然清秀,但也称不上是美艳动人,再加上年过四十,眼角上的皱纹、稍微凸出的小腹、以及略为丰腴的身材,都再再显露出中年妇女的征兆,但这一切却掩饰不了母亲与身俱来的女人魅力。
天蝎座的母亲向来敢爱敢恨,对感情的态度是认真而执着,尽管只是一副平实的外表,却往往能吸引住许多男人的目光,就连我这个做儿子的也不例外。
母亲背着我正在擦拭着头发,但透过他面前梳妆台的大镜子,我却仍然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模样。母亲端坐在椅子上,已经过短的浴巾又硬是被往上拉了十公分,虽然母亲紧夹着双腿,但胯下仍依稀可以发现几根卷曲的黑毛。至于胸前那对堪称豪乳的乳房,是母亲对自己身材最满意的部位,虽然过大的胸脯和她略为矮小的身材难成比例,但却是所以男人目光的焦点所在,如今,在浴巾的包裹之下,已然被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再加上身躯不停的晃动,似乎随时都有夺巾而出的的危险。
眼前诱人的景象,不禁引起了我男人的生理反应,没有穿内裤,急速膨胀的阴睫竟然将短裤撑上半天高。就在此刻,母亲也透过面前的镜子反射,也发现了我身体的异状,稍微愣了一下之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梳着头。反倒是我,被母亲发现糗态之后,赶紧钻进被窝里躲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母亲也上了床。自从我懂事以来,都是一个人睡,难得有和母亲同床共枕的机会,虽然明知枕边人是母亲,但万万没想到,我的身体竟然会兴奋的颤抖!
母亲熄了灯,顿时间,房里漆黑一片,母亲将窗帘拉开一个小缝,窗外皎洁的月光映像到她的身上……
咦……是我眼花了吗?……天哪!
月光下,母亲赤裸着身子,转头一看,她还留在梳妆台前。
母亲走到床边,掀起了被子,很快的躺平在我身旁。
我的心在狂跳,血液在翻腾!一丝不挂的母亲,正紧紧的贴在我的身边。我翻身侧睡,背向母亲,因为我还不敢面对这一切,但当我一侧身,母亲的身躯也跟着侧过身,她向着我的背,然后将两颗温润保柔软的奶袋紧紧的压在我也是赤膊的背上,一手一脚则分别搭在我腰与腿上。
此情此景,我怎么还睡得着?心跳的速度只增不减,紧贴我背的母亲又怎能察觉不出来?但她却始终保持沉默。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母亲的身体始终闻风不动,但我的却直冒着汗,激动的情绪丝毫未减。
「妈……你睡着了吗……妈……。」
母亲没有响应,应该是睡着了。我再也按奈不住情绪,掏出阳具手淫,但又怕晃动吵醒母亲,只能缓缓的套弄着……。
「嗯……嗯……嗯……」
母亲原本放在我腰际的右手缓缓的滑向我的下体,当我从手淫的快感中惊觉时,母亲的手已搭在我紧握阳具的手掌上。
「妈……你……」
「别转身!就这样躺着就好……让妈妈来吧。」
一切就在沉默中进行着。
母亲温暖的手掌取代了我冰冷的手,继续着套弄着阳具的工作,规律而松紧适中的搓动您时间让我飘飘欲仙,在替我手淫的同时,我也发现母亲的左手正出入在自己的股间,原来,母亲也在手淫!
「嗯……妈……我不行了……就快射出来了……」
母亲把搓动的速度加快,以配合我即将射精的快感,不一会儿,一股浓稠的精液从母亲紧握的指缝间一阵一阵的激射而出,湿了被单、也湿了母亲的手。
在我射完精之后,母亲给自己手淫的动作也嘎然而止,她轻轻的在我耳边说着︰「快睡吧!别再胡思乱想了。」
也不知道是已经满足了,还是真的累坏了,我很快的进入梦乡,并且在梦中又和母亲翻云覆雨了起来……
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睁开眼楮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昨晚所发生的是到底是梦还是事实?但母亲已不在身边,显然早已起身,掀开棉被一看,激情过后的痕迹还清楚的印在被单上,显然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么说来……母亲替我手淫…
…是为了……
我忽然又想到,昨晚出浴室前,母亲不是帮我準备一杯开水让我喝吗?难道那开水里放了…?再也不敢多想…。
「起床啦!整理整理,我们该回家了。」
母亲笑了,笑容如此的灿烂,是真也好,是假也罢,反正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