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恶欲之源 第二十六章 狩猎豹妹

时间:2018-02-02 由于樱夜美夕的失陷,因此我在日本的唯一障碍亦己沦落到成为了我的肉便所,由于心里的重担完全放下,我的行为自然更加无法无天。在这一个月里,我穿梭于东京各大小角落,令平日热闹的东京街头上演了维持足足一个月的东京大屠杀。
  在这一个月里,几乎每天也有最少三名由十五至廿五岁的少女受到我的奸虐侵犯,最高记录甚至是一天干了五名,算来也足足干了过百少女,而且每次我也必定在她们的子宫内注入我的大中华精浆,令她们怀有中国人的身孕,令这班日本婊子明白到中国人不是弱者。
  虽然奸她们没有干一般明星般过瘾,但是其实这班少女当中也有不少质优省镜的美人儿。不过日本人确实是一个淫乱的种族,根据我的临床统计,我所姦污的百多名少女之中只得大约二十人仍是处女之身,算来还不足五份一,你说日本人淫蕩不淫蕩?
  不过你若仍说日本人不淫蕩的话,可以看一看下面的实例,到时你必定无话可说。由于玩了足足一个月的平凡少女,我实在极希望再插一下女明星的嫩穴,而就在这时间,我收到了一封新的委託。不过今次的目标不再是身在日本的美人儿,而是正在美国求学的宇多田光,而委託人自然是她的死对头滨崎步。
  几过连日的调查,最后我确信滨崎步要我奸辱宇多田的而且确是她的本意,而不是警方的陷阱,不过照习惯我仍要与滨崎步见上一面,先收一点订金才可。
  我抵达滨崎步的家中已是晚上的十时许,滨崎步正做完她最喜欢的事,就是洗完一个热水浴,衣服也不穿就只披上一件浴袍,坐在梳化上看电视。
  「滨崎步小姐,你有客人来了。」我冷冷的说着打断了室内温和的气氛。滨崎步发觉到陌生人的入侵,慌忙道︰「你是谁?想干什么?」我缓缓地坐在梳化之上道︰「是你叫我来的!」滨崎步不愧是聪明的美人儿,片刻间已冷静下来︰「你就是月夜!真想不到你这般高大威猛,我还以为做奸魔的都是淫秽矮小的臭男人,看来这次倒便宜了宇多田那婊子。」
  我望着眼前近乎半裸的诱人美女,阴茎早已不争气的硬挺起来,不过我仍缓着道︰「那么你要中止合约吗?」不过眼利的滨崎步却早已察觉到我隐藏在皮裤之下的十寸长粗大凶器,笑着道︰「就凭你这好宝贝,我相信你足以将宇多田那婊子奸得死去活来,听闻她还是处女,到时我相信你一定会干死她,最好还要给她来个因姦成孕,我看她还凭什么跟我斗?!」说着说着,滨崎步稍停了一会,道︰「不过我恐怕你太温柔,到时宇多田变成了享受那就不太好了。」
  我假装不明白滨崎步的意思道︰「滨崎步小姐,你的意思是?」果然滨崎步已笑着道︰「就这样吧!当作是排练也好、预演也好,你现在先来强姦我,让我看看你的本领。今天是安全期,你可以放心射进去。」
  『看来你才是淫蕩的婊子,竟开口叫我奸你。』不过基于顾客永远是对的这铁则,我当然乐于从命。特如其来的一记耳光重重的掴在滨崎步的脸上,将她打得停在梳化之上,滨崎步一瞬间吓得发呆,但我已饿虎擒羊般扑到她的身上,动手撕着她身上唯一的浴袍。不愧是专业的演员,滨崎步假意挣扎着,就像演戏一样迫真,甚至少女的眼角亦流出了泪水。
  随着滨崎步的浴袍变成了地上一块块毫无意义的布碎,我已粗暴地抓上她雪白的双峰,用尽蛮力的猛力狂扭着,指尖更粗暴地将她红润的小乳头拉出。滨崎步弓起了雪白的粉背,忍受着撕心的痛楚,真正的泪水已狂涌而出。
  我当然不会有丝毫的心软,双手不单没有减漫动作,反而加重力度狂扯猛扭着滨崎步的双乳,直到她本身雪白的乳肉布满了一片片的瘀青。我双手猛力扯开滨崎步的双腿,飞快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同时暗中打开一早已布置好的摄录机。「是时候尝尝大鸡巴的滋味了。」我将龟头抵在滨崎步的阴户间,猛地拉扯着她的腰身,十寸长的巨炮已毫无保留的尽入滨崎步的体内。
  滨崎步虽然已有过不少经验,但也未尝过如此巨物,仍紧窄的少女阴道生出了撕裂般的痛楚。我却毫不留情的狂抽猛顶着,丝毫没因她是我的顾主而棒下留情。火热硬硕的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滨崎步尚算幼嫩的子宫,强行挤出了少女深藏体内的性慾。由于已有过多次的经验,所以滨崎步的身体比一般少女更经不起我的狎玩,滨崎步的阴道膣内已随着我猛烈的抽插渗出甜美的花蜜,令我的活塞运动加倍畅顺。
  我快速地抽送了五百下,随即已将滨崎步按落在地毡之上,以后背位从新插入她的嫩穴内。滨崎步双手紧紧地抓着地毡,抵受着我一下又一下的重后猛插,少女的樱唇早已忍受不住不停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忍受着子宫深处的撞击。
  在又一次的五百下快攻之后我再次抽出了阴茎,雄风依然的肉棒显示出我的抽出只是由于我想改变姿势,而不是因为我已经洩了。由于不是真的强姦,所以我始终觉得若有所失,于是我翻开了滨崎步的衣柜希望找寻合适的道具。
  找到了,我扯着滨崎步的头髮迫她站起来︰「穿上它。」
  我随即从衣柜中取出一件衣服,那是一套雌豹装,亦是滨崎步曾经在唱片封套中穿起的那一件。早已春情蕩漾的滨崎步当然会乖乖合作,瞬间已化身为一只渴望被插的淫蕩女豹。
  正所谓姣婆遇上脂粉客,我已一把将滨崎步拉到了客厅的中心,将她紧紧的按在饭台之上,誓要在她的身上用尽所有的性爱花式,于是我抓紧她的其中一只脚踝,将她的一条腿高高抬起,形成了一个站立式侧交的姿势,猎枪已再次抵在滨崎步的嫩穴之上,再重重的直插穴内。
  滨崎步只能以膣内的嫩肉夹紧着我的长枪,重複着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真是没用的淫娃,才五百下已足足洩了三次,于是我将滨崎步的娇躯向后拉扯,今次轮到我躺在地上,由于我希望滨崎步充份了解到我性技的高明,于是我每抽插五百下都会改变姿势,而今次则轮到这个后背骑乘位。由于滨崎步背对着我不断套弄腰肢,所以我玩弄的目标当然集中在她火热的阴蒂之上,我用左手紧紧抓着滨崎步的阴核,右手已无情地指钻扣刮着那敏感的小点。
  强大的刺激早已令滨崎步洩过不停,足足花了半小时才勉强完成由她作主动的五百下,我却已急不及待的转换成第四种姿势「老汉推车」,媲美法拉利跑车的引擎不断高速运转着,滨崎步勉力抓着台边,承受着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滨崎步甚至感到自己的子宫几乎被男人的龟头撞得变形,而阴道膣壁更早已被男人搅得一塌糊涂,而男人却在这时候显示出充份的持久力,由开始至今已足足抽送了近二千下,但男人仍面不改容,仍然不快不慢地维持着一贯的速度,而自己已差不多洩了十多次,真不知他奸宇多田光时会不会硬生生将她插死?
  我吻上了滨崎步的耳珠,边吸啜道︰「想我洩吗?还没有那么早,在我奸死宇多田之前就让我先奸死你,让你尝尝爽死的滋味。」五百之数又满,于是我改成第五种的姿势……
  一柱擎天,我抱起了滨崎步的整个娇躯,令她全身的重量全部集中在我的阴茎上,百多磅的重量令龟头迫入了滨崎步体内的最深处,破开了少女幼嫩的子宫口,直顶在滨崎步的子宫壁上,但是子宫被撕裂的巨痛却反而令滨崎步再次洩过不停,甚至高潮得晕倒过去。
  我在楼梯间上下奔走着,令阴茎因冲击而更深入滨崎步的体内,才抽送得十多下,滨崎步已被我插醒过来,既然已经醒了,我当然要更加卖力,随即使出了一柱擎天加青蛙跳这绝技,足足将滨崎步干得欲仙欲死。我将滨崎步再次按在地上,同时将她的双腿大开摆成M字型,再抬起至我的肩膀间。第六种体位深入式来了,这种体位能令阴茎彻底深入女性的体内,我展出了这种体位目的自然要滨崎步充份了解到我的长处,果然滨崎步片刻间已发出了愉快的淫叫,鼓励着我加强攻势。
  这当然难不到我这本活生生的性爱百科全书,我随即放下滨崎步的双腿,改为用双手抱起她的臀部,第七式……传教士式来了。滨崎步疯狂地痉挛着︰「爽……爽死我了,答应我,日后奸……奸宇多田时也要……用这招射入她……的子宫内。」果然是经验丰富的美人儿,充份了解这招的好处,竟想利用我干大宇多田的肚子,令她失去对手。
  第八招可跟着来了,我放下滨崎步的娇躯,与她一同躺在地上,只下身与她紧密磨擦着,施展出平交式的绝技,我拉着滨崎步的一双玉手不断借力拉扯,令阴茎一下一下的重插入滨崎步的体内,奇特的姿势令滨崎步的一双幼滑大腿缠上了我的腰际,同时享受着不断的醉人高潮。
  我在滨崎步这个美人儿身上施展了超过四千下的猛烈抽插,滨崎步那嫩穴亦因不停的姦淫而变得红肿,于是我拉起她的身躯令她以「观音坐莲」式的坐在我的身上,进行着射精前的最后抽插。我猛烈摇动着滨崎步的柳腰,令阴茎兇猛的在她的体内翻出翻入,滨崎步的一双乳房亦同时在我面前狂舞跳动着,同时滨崎步亦因过于强烈的高潮陷入半昏迷状态,少女的樱唇只能依据本能地发出着呻吟声,同时津液亦因激烈的性交自滨崎步的嘴角流出。
  我重重的将阴茎直插入滨崎步的子宫之内,忍耐已久的精关已全面失控,蕴含着无数精虫的白浊恶液已狂喷入滨崎步那幼嫩的子宫之内,迅速填补了内里的每一丝空间。直到我将最后一滴精液都注入滨崎步的体内,滨崎步才满足地舒了口气,软瘫在我的身上。
  滨崎步足足休息了个多小时,才由激烈的高潮回复过来,勉力用仍不时痉挛的双脚站起身,少女本来纤细的腰肢亦因男人在子宫内强行注入过多的精液而变得如孕妇一样,小腹微微隆起,才刚抽出我阻塞她嫩穴的阴茎,一丝丝冰冷混浊的残精已由滨崎步的阴唇间流出,形成一道白浊的水柱沿着滨崎步的大腿流落地面。我当然不会任由滨崎步白白浪费我宝贵的精液,于是取来了一只面盆,迫滨崎步以小便的姿势坐在面盆之上,将流出体外的精液收集起来。
  我用指尖轻撑开滨崎步的阴唇,更多更浓的精液由滨崎步的小穴内流出,打落在面盆之上,滨崎步亦早已羞得紧合上眼,似不愿细看我注入她体内的量是如此之多。不过我仍不满足于所收集到的量,于是双手用力以心脏按摩的方式猛按着滨崎步的小腹,强行挤出深注入滨崎步子宫内的精液,这方法果然立即得到效用,白浊的精液随即已由滨崎步的阴道口流出,因挤压以小便的方式射落在面盆之内。
  我满足地取过装满了接近三份一的面盆,滨崎步子宫内余下的精液就当作是给她的纪念品。「像一只小猫般舔乾净盆内的精液。」我看到滨崎步身上的豹妹装,于是淫笑着道。
  「不!」滨崎步才刚说了个「不」字,无情的耳光已重重的掴在她的面上,我再扯着她的秀髮走到面盆之前︰「快乖乖的舔!舔的时候要抬高臀部,让我干你的屁眼。若我干完你仍未吃乾净的话,你就有苦头吃!」
  看来滨崎步说不定是一位期望被虐的花癡,我的话未说完已随即伸出柔舌舔动着盆中的精液。而我亦已走到了她的身后,以阴茎磨擦着她的花唇,令炮身沾满了她的淫水爱液。
  我将彻底湿润的阴茎抵在滨崎步的臀缝之间,龟头已抵在少女隐密的菊穴外面,长矛籍着滨崎步爱液的帮助深深插入少女的直肠之内。后庭的撕裂令滨崎步发出了哀号,同时将已经吸入嘴内的精液再次喷出,我随着滨崎步甜美的哀号抽送着,而随着阴茎粗暴的进出,后庭的处女血亦会同时由我俩的接合处流出。
  我誓要以我的长鞭臣服这淫蕩的豹妹,于是我放开了滨崎步的柳腰,改为抓着她的一双嫩乳︰「真是淫蕩的婊子,你想我这样奸宇多田吗?若你想的话,从今以后就乖乖做我的女人,那么我定帮你干死她。」滨崎步已分不清后庭传出的是痛苦还是快感,喘着气道︰「我要……我要做你的女人,你定要替我干死宇多田那婊子,奸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抓着滨崎步的秀髮,将她的头压入仍装有不少精液的面盆之内,随即将阴茎抽出,重新插入她那刚被我摧残得红肿的嫩穴之内,便已将二度而出的精浆,一滴不漏的全送入她的子宫之内。
  完事后的滨崎步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脸上仍残留着大量的精液,我拿起仍有不少精液的面盆,将余下的精液全倒入滨崎步的小嘴内,迫她全数吞服。我打量着她那三十二寸的上围,随之已动手将本已瘀青的乳肉硬挤出一条乳缝,夹着我的阴茎缓缓抽送着,同时不断将龟头插入滨崎步的樱唇内,迫她以小香舌舔弄着。我将混浊的精浆全洒在滨崎步的双乳之上,令少女的上、中、下三个部位都沾满我的纪念品,才满足地将滨崎步抱起,一同走进浴室之内。
  「够了吗?」滨崎步满足地笑着问。我看着滨崎步满足的样子︰「还早呢!只是上半场完毕,给你一点中场休息的时间,待会你还要尝尝我SM的技巧。」随即已将滨崎步拖入了浴缸之内。
  我先替滨崎步洗乾净仍残流在身上的精液,接着已将沐浴液倒在她的乳房之上,命她以双乳按摩我的全身,由于滨崎步的一双乳房非常之柔软,因此带给我远胜一般泰国浴女郎的全面享受。而我的爱棒亦交由滨崎步用她那香滑的小舌头细心套弄着,先舔乾净龟头表面的残精,再吸入她的香唇内作深喉式吸啜。
  滨崎步淫秽的技巧几乎比得上小宣的水平,果然不愧是我奸魔的好奴隶,多香子与及安籐希等倒真的要多多学习。
  浑身舒泰的我很快便将精液全吐在滨崎步的掌心之上,我命她以小香舌舔乾净手上的精液,而自己则走到她的背后,再次入侵了少女的禁地。
  浴后由于我不捨得弄花滨崎步那已经属于我的一身细皮嫩肉,所以SM计划只好终止,但是却被不代表滨崎步可以休息,我们在睡房之内展开了第二回合的肉搏战,一直由半夜直干到天明。滨崎步足足洩了近百次之多,第二天连站直身也不能,只好将工作顺延一日,在家里专心接受我的调教与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