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四章 银月骑士

时间:2018-02-02 所谓的珍宝,并没有固定意义,不见得是真金白银,也不一定就是神器珍兽,基本上,只要是有某一批人、某个一定规模的市场珍之为宝的物品,就可以说是珍宝。
  模型, 由工厂量化生产,基本上算是商品,在金雀花联邦的商机还不小。在众多的模型商品中,确实也有某些特殊模型,作为收藏家争相抢购的物品,在连续竞出高价后,变成了身价百倍的传说名品;又或是出自极少数个人工作室的名匠师之手,被赋予了魔法能量,这也是足以成为高价珍宝的东西。
  但不管怎么说,这类冷门珍宝并非主流,价值也偏低,追迹者公会每年整理的珍宝目录中,从不曾把这类珍宝评予C以上的等级,顶多就是卖个不错的好价钱,却远远不足拿来与人炫耀、证明成就。可是,这个「传说中的弹卡尔」却成了本届一级方程序大赛车的金牌奖?这种事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
  「那玩意儿有强大杀伤力?」
  「没有。」
  「做得很精巧?」
  「也没有。」
  「那是不是里头有什么藏宝图,可以让人藉此发大财?」
  「应该也没有,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模型。」
  「什么都没有。好,那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模型,会比创世七圣器、邪狼血剑还珍贵,变成了金牌大奖?」
  「就跟你说我不知道嘛!」
  即使掐断了茅延平的喉咙,他也是对我说不知道,反而是听见我们谈话的夏绿蒂提供了点可能。
  「那天我听到僧侣们的谈话,说是要趁这次大会交易武器,有没有可能是净念禅会他们尝试要……」
  利用赛车大会来交易军火,秘密藏在某样奖品之中,这样子倒是非常说得过去。不过,夺取金牌奖的难度甚高,那个什么鬼弹卡尔又诡异得太过明显,这么做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点?或者说……这个金牌奖只是障眼法,用来分散敌对势力注意,毕竟军火秘密只是藏在某个奖项,不见得就是头奖。
  「怎么样?我追查的情报很有用吧!这次是白白便宜你们了……」
  「唔,怎么觉得好像被牵扯进一些很麻烦的东西里,这种会惹麻烦的情报,居然莫名其妙自己送上门说起来还真倒霉咧。」
  我自言自语地冷处理,让有心邀功的夏绿蒂脸色大变,气呼呼地要与我争辩,但终究还是忍着怒气,转过头去。
  之后,我们的注意焦点便转移到赛场上。诚如阿雪所言,没看到艳丽的赛车女郎着实令人遗憾,不过各式各样的赛车,那才是这场车赛的主要焦点,儘管今天在这里试车的选手不多,但仍是令我们开了眼界。
  一级方程序大赛车对参赛车的规定,就只是有个动力源拉着车跑,并没有其他的详细规定,所以参赛车的种类真是五花八门。不过,不管是哪种构造,赛车要获胜的两个最重要原则,就是快与轻,一面减轻车体的重量与阻力,一面增加动力源能够创造的高速。
  就我们这些时日观察的成果,赛车的动力源基本上可粗分为三类,生物动力、魔法动力,还有最困难的机械动力。
  生物动力,一言以蔽之,就是让生物在前拉车,无论是骏马良驹或是猛兽凶禽,只要是能在前头拉着车跑的都行,堪称是公认的赛车王道,是历届车赛最多人採用,也最常夺得冠军的主流。
  目前正在替我们扛黑锅的方青书,连续数届参加车赛都是使用生物动力,方字世家最有名的赤须龙马,八匹血红色的龙马组成一队,拉着后头的黄金马车,在各种环境的跑道上风驰电掣,这景象不但素来为金雀花联邦人所津津乐道,更是有名的常胜军。
  魔法动力,就是以车手自身的魔力驱动车体,拉车的可能是某种神器,或是耗损魔力的召唤魔兽,速度虽然不慢,但是对施术者的元气就耗损很大,而施术者除了要施放魔力,还要顾着驾驶,再加上多数术者的体力都不好,历来参赛的魔法车手往往都只能威风半场,最后落个黯然收场。
  通常会使用魔法动力的车手,不是来自伊斯塔的巫师,就是索蓝西亚的精灵,他们对魔力的感应都较为灵敏,也比普通人类更有筹码驾驶魔法车,像伊斯塔的巫师就常常驾驶骷髅战车出赛,前头地狱犬拉车兼开路,后头一辆骷髅组成的战车随着横冲直撞,成为大赛中令人瞩目的画面。
  机械动力,顾名思义,就是以机械组成动力,包括蒸气、火药之类的技术都算。这类机械动力造出来的赛车,坚固稳定,但却需要多方面的複合技术,没有相当的工业技术与高等匠师,绝对作不出来,所以是各种赛车中最少的一类,连想要举例都不容易。
  目前在赛车场上的几辆赛车,清一色都是兽力拉车,在前头跑的生物堪称优秀,但却并非什么稀有货色,充其量不过是八脚马、六足豹这类生物,还不能算是真正震撼全场的猛兽。
  要在比赛中夺魁,最先抵达终点是必要条件,所以动力源不够快是不行的,但只有快也是不行,某些猛兽的大吼或咆哮,会把温驯生物吓得屁滚尿流,所以赛车中使用兇猛兽类的车手大行其道,只不过那些人不会太早亮出底牌,所以来参观试跑的阿雪,只能看到一片平和景象,车手们单纯地以速度较劲,一辆辆不同的兽拉赛车绕场呼啸而过。
  「师父,怎么没有会飞的东西啊?赛车有禁止不能飞上天吗?」
  「……倒是没有。」
  大会规则并不禁止飞禽参赛,但是每个赛车场都会加设强力风阻结界,部分结界甚至锋锐如刀,再加上如果有人意图以飞行拉开距离,离地瞬间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可能才飞上天就车毁人亡,极不划算,所以有製作飞行机关的赛车都是先行隐藏,作为最后关头才开启的超加速手段。
  没血腥、没暴力可看的赛车,只是给阿雪这样的外行人看热闹,却让我兴趣缺缺,连打了几个哈欠,想要提早回去,哪知这时候赛车场内突然刮起了狂风,猛烈强风吹得人站立不稳,捲起漫天风沙,更把那些正在狂飙的赛车吹偏航路。
  「哦……大气狂啸,週遭空间的风元素也动得很激烈,是什么魔法车出来了?」
  身为术者,我对週遭的自然元素变化颇有感应,马上就把握住这些讯息,而阿雪的反应比我更快,马上就攀住栏杆,目光望向赛场的一头。
  遮天蔽日的狂风沙中,有某样东西如箭离弦,疯狂地在大地上飙驰,速度奇快,让人难以用肉眼捕捉,只是感应到它所经之处,风元素狂暴窜动,不住推升着它的速度,还在后形成风壁,阻挡来车,我们就看到一辆赛车闪避不及,撞上了那堵无形无影的风之壁,立刻就被狂风扫飞出去。
  「好厉害!这是真正的高手啊!」
  惊见这等声势,我也抓住栏杆,倾着身体想看清楚一点,这时风沙有稍微消退的迹象,藏身在内的魔法赛车也露出了真面目。
  由狂风沙之中突破绽放的强光,晶莹璀璨中,绽放着七彩光华,当人们犹被炫目强光弄得视线不清,一声狮吼惊破长空,震得所有人都是心神激荡,只见一头通体透明的猛狮,在跑道上乘风疾驰,把所有赛车都远远甩在后头,只有吃尘的份。
  狮子的动作很快,一扑一奔,不但王者气势十足,而且甚为灵活,高速转弯毫无停顿,虽然只是在赛车跑道上奔驰,但却不难想像将这头猛狮置于战场时,那种势如破竹、鬼神辟易的狠恶声势。只是,这头威风之至的猛狮却不是活物,甚至不是由血肉构成,通体上下俱是由透明的水晶所构成,鬃毛、锐牙、利爪,栩栩如生,是一头水晶猛狮!
  水晶猛狮的脖子和腰上,绑了某种看不出质料的透明光索,似丝非丝、似发非发,不住释放出柔和的白光,细软得彷彿可以一扯而断,但无论猛狮怎样奔驰,那几道细细光索都紧缠在猛狮身上,不脱落也不碎断,还牢牢扯着后方车体。
  车体极为简陋,就真是单纯地符合大会规则,只有两个轮子,上头再钉上一个半尺直径的银盘,靠光索与猛狮连结,而车手就站在银盘上,手拉充作缰绳的光索,控制方向。
  (妈的,这种赛车法,武功不好的话,一下子就挂了,要踩在那个银盘上狂飙,轻功和平衡感差一点都不行,每一个转弯都可能被甩出去撞墙……)
  驾驭这辆猛狮跑车的车手,是一名银盔银甲的骑士,整个身体都被雕刻精细的银色盔甲所包覆,看不见半寸髮肤,无法判断年纪与性别,但身手还真是好得很,一手挽着缰绳,双脚牢牢踩在银盘上,任由前头猛狮横冲直撞,这名银盔骑士却如急风中一株劲草,听凭狂风吹摆,不受伤害。
  「奇怪,赛车手为了追求速度,装备应该是越简单越好,怎么有人会穿一副盔甲来比赛?这样不是反而拖慢速度了吗?」
  夏绿蒂喃喃自语,提出了普通人都会有的疑问,不过我们之中却没有人附合她,因为纵使感受不到魔力波动,这一年多来追迹者的生活经历,也让我们培养出足够的眼力,看出那套银色盔甲的不凡之处。
  「阿雪,你的感觉怎么样?」
  「恩 ,那套盔甲上……有很强的风元素在波动,集中度很高,是极高等的风系神器,多余的功用感应不出,但肯定当风元素高度活动的时候,整具盔甲连同使用者几乎没有重量可言,还有……这种类型的魔法神器,可能在月光休浴下会有特殊反应。」
  「嘿,果然是这样。」
  阿雪是极高位的大巫师,又有上万死灵寄宿,对魔力波动的感应远在我们之上,纵然隔着老远的距离,她只要闭目感应,就能够得到许多情报。而我们看那名银盔骑士飘翔灵动,身轻如燕的姿态,果真就像是毫无体重一般,明明身穿沉重盔甲,却轻盈得令人不敢置信。
  「会与月光共鸣的白银盔甲啊!这好像不是随随便便作得出来的……大叔,你对那头透明狮子有什么看法?别告诉我那只是用水晶雕的,不然我就把你也雕了!」
  「唔……精灵石!」
  「虽然你不是英雄,但我们所见略同。」
  精灵石是索蓝西亚的军事机密,凡是挖到捡到的原石素材,一律收归国有,由国家~~其实是皇家,统一运用,凡是未经许可而私藏精灵石的国民,全都要受审然后判重刑,至于把精灵石挖凿、製作技术私传外国,毫无疑问是唯一死刑。
  我听变态老爸说过,精灵石的原石,是一种形似水晶的矿物,深埋地底,必须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中开採,然后送给专门的火系术者净化、精炼,经过连串繁琐过程与悠久岁月洗练后,大概会缩小到原本十分之一的体积,这时才正式拿来製作器物。
  每一个精灵石中都寄宿着灵体,可以配合持有者的召唤,释放出精灵兽,听从命令办事,无论是潜伏刺探,或是用以战场冲锋;精灵石本身嵌合在兵器上,更可以大幅度提高性能,加上精灵兽的变化莫测,可以说是非常好用。通常在黑市里头,一片指甲大小的精灵石, 已经是相当罕有的高价品,所释放出的不过是狼、狐之类小兽,至于眼前这头雄强猛狮……
  「单从魔力波动来看,这个精灵石起码有鹅卵大小,相信是索蓝西亚重要人物才能拥有,不过……大叔,你相不相信,我打赌这头水晶狮子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哦,有多不简单?会飞吗?」
  「没错,就是会飞!这头猛狮透着诡异,对风元素的驾驭能力高得异常,我相信现在这样子还不是它真正面貌,如果把精灵石效能全开,九成九是一头翼狮。」
  「但……以神兽型态出现的精灵兽,这种精灵石是索蓝西亚的重宝,一定落在皇室手里,你该不是说这个车手是……」
  我和茅延平短暂交谈,才说到这里,那辆猛狮跑车已经结束奔驰,停入了跑道外的休息站,里头的工作人员发出阵阵欢呼,为着银盔骑士所立下的好成绩而喝采。
  远方仪表版上的秒数数字,确实是足以令其他车手汗颜,相信也有问鼎前三甲的实力,索蓝西亚来此参赛的精灵中,只怕就以此人为最,就连阿雪都遥遥大力拍手,为刚才的炫目表现而称讚。
  相隔遥远,我们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银盔骑士却终于摘下了那顶刻着老鹰翅膀的白银头盔,露出了内里的真面目,瞬间,银色的云瀑无声倾洩,一头披垂过肩的长髮,仿似天上银河的星屑洒落,每一根都是我所不曾见过的银色,既瑰丽灿烂,却又显得妖异。
  「是、是个女人!」
  惊讶之声脱口而出,我确实没想到银盔之下的骑士,居然是一名似乎很年轻的精灵少女。
  银髮的精灵,过去我从没见过,也没听过,应该是精灵中的异变种,然而,当我的惊呼声轻轻出口,大老远外的精灵少女却彷彿有一双顺风之耳,隔着快要半里的遥距,竟然还听见我的声音,一下子把头转过来。
  真是难以置信,瞬间我的背脊阵阵发凉,好像被什么毒蛇给盯上的感觉,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就只能用一团乱来形容。
  一道清澈的光芒, 由少女胸口的铠甲放射出来,消失的水晶猛狮赫然再度出现,这次不用缰绳与座车精灵少女直接跃上猛狮之背,朝这边沖跃过来。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更别说这精灵少女的来势恍若万马千军,一看就知道是要来宰人,而我旁边几个女人还傻呼呼的看着,好像以为人家要过来握手拥抱一样,我气得呼哨一声,训练有素的羽霓立刻抱起紫罗兰,往那头水晶猛狮抛掷出去。
  野兽的反应果然快人一等,紫罗兰很快就发出愤怒咆哮,摆出战斗体势,喷出熊熊烈火,拍振背后的龙翼,招引雷电,主动向水晶猛狮抢攻。以魔兽而言,碧玉龙豹算是相当高等的猛兽,不过对方可是索蓝西亚的极秘军械,紫罗兰喷出的火与电,还没近身就被狂风给吹捲迫开。
  水晶猛狮是极高等的精灵兽,对于风元素驾驭能力奇高,不仅辅助增速效果奇高,鼓蕩起来的狂风之壁,更是比什么屏障都好用,便是在战场上也能从容穿越刀山剑海,紫罗兰的火与电轻易被排除,还不及鼓发下一波,就被狮爪重重踩踏在身上,样衰到极点地摔坠下去。
  「喔!干得好!这一脚踩得有够爽!」
  看到宿敌出糗,我是最爽的一个人,大声地鼓起掌来,恨不得那头猛狮再补上一爪,把紫罗兰给重重踏扁,少掉一个与我争夺阿雪爱恋的对象,但拍掌拍得太大声,引得阿雪对我嗔怪了一声。
  「师父!」
  「哈哈,抱歉,一时暴露了真正心意。嗯,阿雪,紫罗兰挂了,由你替宠物报仇雪恨吧。」
  「紫罗兰它还没有死啦!」
  阿雪认真地向我抗议,但仍然摆出架势,开始阻挡那头猛狮的进击,而紫罗兰虽然败得难看,却是为我们争取到了宝贵时间,羽霓首先振翅飞出,迎向水晶猛狮,阿雪则施放咒文,替羽霓作着掩护攻击。
  大巫师认真施放的幽冥鬼火,就比紫罗兰强得多,虽然仍被风之障壁给截停,但水晶猛狮却因此停顿住动作,让羽霓能够闯入风之障壁的缺口,直接攻击操控猛狮的精灵少女。
  少女骑士应变奇速,口中呼哨一声,轻飘飘地从猛狮身上跃起,动作看来是那么地舒缓轻盈,但在风元素的辅助下,整体速度却快得不可思议,眨眼间就甩开羽霓,朝我们这边迫近;羽霓想要变招拦截,但猛狮却主动朝她攻击,反而将她牵制住。
  (要命!这真是来势汹汹,阿雪近身战不利,如果被这精灵婊子闯过来,到时候很不好收拾,偏偏紫罗兰和羽霓都消耗掉了, ,还有没有别人可以拿来当肉盾的呢?)
  当我脑中冒出这个念头,转而望向身边,却看到茅延平拉着夏绿蒂狂奔而去,夏绿蒂手中的相机对着我拚命拍,茅延平则是一边跑一边大叫。
  「贤侄,大叔知道你神功无敌,一定能轻易摆平这婊子,大叔替你把负累带走,免得你分心,哈哈哈,不用太感谢我,今晚要记得请吃宵夜啊……~」
  妈的不良中年,如果等一下平安脱险,今晚一定让你吃屎吃到饱!你洗乾净嘴巴等着吧!
  短暂一下小插曲,精灵少女已经被阿雪在十多尺外给截住。对魔法师而言,这是个危险的距离,儘管在这距离内魔法师还可以颇佔上风,但如果被敌人利用速度再抢近个三五尺,那就很容易变成近身战,对没有羽霓、紫罗兰守护的阿雪很不利。
  「深邃悠久的黑暗之风, 听我愿,凡一切伤害我等之事物,俱皆远离,不得靠近。」
  一年多的磨练,阿雪累积了很多实战经验,简单唱颂一声,黑暗之风就狂舞成障壁,阻住了精灵少女的进击。银色盔甲发出闪光,盔甲内的少女似乎想操控大气,破开风壁,但是附加了浓烈黑暗气息的狂风,却不是她所能轻易掌握,纤细身形硬是被风壁挡住,无法穿越。
  狂捲的黑暗风壁只是小把戏,二十六支飙射出去的白骨毒箭,这才是有看头的东西,中箭之后腐血烂骨,极是厉害,阿雪平常很少一照面就出这样重手,这次大概是看敌人力量不弱,又身穿铠甲,所以才放心出手吧。
  二十六支白骨毒箭,涵盖各角度,单纯要闪避并不容易,但银色盔甲再次引动疾风,减缓、吹歪骨箭来势,跟着一道明亮的银光由精灵少女背后绽放,闪电划过,二十六支白骨毒箭被一起斩裂,化为骨灰飞散,银光余势未止,更斩开黑暗风壁,直破而来。
  所幸,阿雪的第三波攻势又到,密集连发的鬼火之墙,将连破两道巫法的银光阻住,更一下反推出去,这时银光才停敛下来,露出本来形影,化作一道傲日长立的方天画戟。
  「啊!」
  看到这支熟悉的长兵器,我顿时醒悟,暗叫自己记性不好,居然看到那件盔甲仍没想起来。
  因为战争的关係,索蓝西亚上下恨我入骨,见到我就喊打喊杀的精灵不知有多少,但使用方天画戟、穿着银月甲 ,看到我又像见到杀父仇人一样的精灵少女,我记忆中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碧安卡*希恩。
  碧安卡与我不但有杀兄之仇、辱嫂之恨,上次在法雷尔爵府落败遭擒,被我调戏羞辱,最后口爆带颜射,弄了个污泞不堪,以精灵的高傲,这大概会变成永世不忘的仇恨,难怪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发狂了。
  说来她和阿雪也算有缘,之前在法雷尔爵府,阿雪就是和她交手,双方斗得难分难解,事隔快要两年,碧安卡她……咦?阿雪较诸当时已经大幅提升,照理说可以轻易压下碧安卡,但两女转眼间已恶斗十多回合,真空风刃、白骨障壁、龙卷震吼、地狱恸哭……此来彼去,斗得异常激烈,儘管阿雪还稍佔上风,可是碧安卡不露败像,守得极稳,显然实力也比当时突飞猛进。
  (对了,当初她本来是棕髮,刚刚看起来已经完全变成银色,这样的体质变化,该不会是这段时间里练了什么没人性的苛刻功法,所以才力量暴增的吧?)
  阿雪守得甚牢,碧安卡一时之间闯不过来,我正好冷眼旁观碧安卡的动作,发现方天画戟攻守之间,隐然有大家风範,不弱于冷翎兰,已经是个不容忽视的强敌,再不能当普通的无知少女来看。
  除了武功之外,她的曲线也不能再当普通少女来看了。虽然大半香躯包裹在铠甲里,看不到面孔,但我的「慧眼」却仍能看到女体曲线,纤瘦骨感的腰部,结实而圆翘的臀部,粉嫩香滑的玉足与小腿,一滴香汗沿着光裸的背脊,滑过柳腰,在白玉似的俏臀画出性感线条……脑里描绘出的画面,给我极大的刺激,依稀记得当初在法雷尔爵府,在碧安卡娇嫩小舌上口爆,将这正直少女彻底玷污的无上快感,我险些克制不住自己。
  突然,我右手微微一颤,寄宿体内的地狱淫神像是在警告什么,而阿雪也在这时候传来心电感应,说是有陌生人潜近,感觉不像是索蓝西亚的精灵,要我注意。
  不是精灵,那么就应该不是碧安卡的援军,但又会是哪一路人马呢?
  心念一动,我要阿雪故意露个破绽,让碧安卡闯过来,结果终于闯进我们五尺範围的碧安卡,丝毫不把阿雪放在眼里,好像是自杀特攻队一样,眼中只有我的身影,一心一意地朝这边挥 攻击。
  我全神贯注计算长戟的距离,还有诱敌之策失败时候的应变,而就在我要发射淫气弹阻敌时,週遭的大气突然变动,两道劲风由我后方左右 来,迎向碧安卡的长戟横扫。
  (果然是为了老子而来,这下还不把你们给钓出来!)
  代我迎向碧安卡戟击的两个人,穿着同样颜色的土黄外袍,刻意掩饰身形相貌,但面对长戟横扫,这两个人居然不挡不闪,以自身肉体硬挡,剎时间爆出巨响,像是两个大铁块相撞似的,火花乱冒,这两人被碧安卡一戟挥扫出去,样子极为狼狈,但戟尖上片红不染,他们竟然一点伤也没有「狂战土?」
  碧安卡已是第六级修为的武学高手,这两个人能以肉身受她一击而无伤,又发出金铁之声,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南蛮兽人中的狂战士,狂化之后力大无穷、体如金刚,甚至听说会主动嵌熔金属入体,增加抗击力,只有这种危险之至的疯狂战士,才能这样接下碧安卡一戟。
  不过,南蛮距此万里之遥,考虑到地缘关係,我马上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唔……航静殿正宗武技,一十三关金钟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