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家人为我生孩子

时间:2018-01-30 进入高一后,由于学校离家比较远,所以我搬到小姨家去住。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今年三十六岁,她叫陈玉菁,我妈叫陈玉珍。我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妈大二岁,叫陈玉珠。小姨是一个银行职员,不知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结婚。
我对我妈妈的恨也延续到她家人的身上,所以我决定连她们也一起报复。
大约是五月底,天气真的很热。那天我回家,小姨问我:「学习好吗?」
「还行就是功课多了点。」我回答道。
这时我发现小姨今天穿了件新睡衣,有一些透明,睡衣里面小姨穿着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回到房间后,我躺在床上开始制定姦淫小姨的计画。由于是第一次,没有经验,所以我决定用安眠药加酒来灌倒小姨,然后再插她的小穴。我从药房买了一瓶安眠药,又从酒柜里找出一瓶葡萄酒。我将安眠药放入酒瓶中直到全部溶解。
晚上,小姨回来了。
「小姨,我考了全班第一。」
「太好了,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小姨高兴的摸摸我的头。
「小姨,我们庆祝一下吧!」
「好啊!」
我见机会来了,就拿出準备好的酒给阿姨倒了一杯:「小姨,平时你对我太好了,我敬你一杯!学校规定不能喝酒,所以我用可乐代替。」我拿起可乐做了个乾杯状。
「丰丰,真是好孩子。」小姨高兴的看着我。
在我的夸奖和恭维之下,平时不胜酒力的小姨竟将一瓶酒都喝光了。小姨醉倒在沙发上,令人兴奋的时刻终于来了。
我将小姨抱回到她的卧室,三下五除二的把小姨脱了个精光,小姨平躺在床上,所有的地方都一览无余。高高的乳房、红晕的乳头令人爱不释手。我用力搓捏小姨的乳房,慢慢的小姨发出了呻吟声,这时我的小弟弟像一个巨人般的挺立在身前。
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小姨的下身,没想到小姨下身的毛又密又黑,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她的小穴。两片粉红的阴唇一张一和的,好像在说:「快来吧!我需要你。」
我把手指插进小穴里面,好温暖,舒服极了。我开始不停的插小姨的蜜穴,嘴巴舔着阴唇。
这时小姨的蜜穴里流出了淫水,味道鹹鹹的有点骚,但我很喜欢这种味道。我不停的吃着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可是却越流越多,流得满床上都是。小姨的阴道已经够湿润的了,我将我六寸长的肉棒对準小姨的蜜穴猛的插了进去。
「啊……啊……」小姨几乎叫了出来。
我的阴茎直贯到她阴道的最深处,都顶到了子宫。
「啊……啊……好痒啊,小穴好痒啊……」小姨一边扭动身子一边呻吟道。
小姨的小穴真的好舒服,也许是小姨很少和别人做爱,所以阴道特别的紧,夹的我的小弟弟好舒服。也许是酒的作用,小姨开始叫床了:「啊……快点插……我的……骚穴好难受……亲丈夫……亲……哥哥……快点来嘛……」
我开始来回的抽动我的肉棒,我的龟头在小姨的小穴里来回摩擦,每次都顶到她花心。
「亲哥哥……好丈夫……妹……的穴……舒服……用力……花……心都……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
「哥哥的……大鸡巴……好棒……啊……啊……菁菁……的小穴……啊……好满足……啊……」平时端庄和蔼可亲的小姨,竟然叫床叫得这么厉害。
经过百余下的抽送,小姨的骚穴里越来越热,阴精像洪水一样涌出,把我的龟头弄的好痒好痒。
小姨的淫液流得满床都是,好不惊人。
突然间,我腰间一麻……
「要射精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关一松,把很多种子全部射入了小姨的子宫里。
我要它们在小姨的子宫里长大,我要小姨为我生儿育女,我要她们永远承受的折磨。
小姨的子宫拼命的吮吸着我的精液,一滴也没剩下。这时小姨无力的躺在床上,继续享受着这梦中的性交。看着小姨骚穴里正在流出的阴精和我乳白色的精液,我那还插在小姨骚穴里的肉棒又再次变的巨大。
「小姨,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你!」就这样,我一次次的将精液注入小姨的骚穴里,直到三点多,我再也无力射精为止。
今晚我共射了五次,而小姨大概有十余次高潮,把我满足得站起身来,看着小姨那被我干到紫红色、还略有些红肿的阴唇和骚穴,心里满足极了。我擦乾小姨身上和床上遗留的我的精液,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起来时,小姨已经在做早饭了。
「阿姨,你昨晚喝醉了。」
「丰丰,谢谢你扶我进去睡觉。」
「阿姨,你昨晚睡得好吗?」
这时小姨的脸变的很红,「很好很好。」小姨连忙回答道。
我想小姨是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这样有利于我进行第二步计画。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将安眠药放在小姨晚上的牛奶中,就这样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插小姨的骚穴,最多的一晚我洩了六次。
我还拍了一些小姨叫床和骚穴向外流骚水的照片,以便留做纪念。
小姨的骚穴和子宫,每晚都装满了我的精液。
终于,我希望的事发生了。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小姨正在厕所里呕吐,还发现小姨买了一大堆话梅回来。
「阿姨,你身体不舒服吗?」
「不知为什么,最近老是恶性想吐,还特别想吃酸的东西。」
我心中狂喜:「原来你这个骚货怀孕了,而且还是你侄子的孩子,看你以后有什么脸见人!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奴隶。」
小姨没结过婚,所以从没怀过孩子,当然现在也不会想到自己怀孕了。为了确保小姨已经怀孕,我将早已準备好的检测是否怀孕的试纸沾取了小姨的尿液,果然成阳性……小姨真的怀孕了。
终于到了实行最后一步计画的时候了,我要彻底的摧毁小姨的女性尊严,要让更多的人来干她。
星期六晚上,我告诉小姨要考试了,我要复习功课。小姨见我这么用功,很是高兴。
七点多,文军和德华来了我家。
转眼间8点到了,通常这时小姨会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电视。我打开小姨的房门走了进去。
「你有什么事吗?」小姨疑惑的望着我。
「有,有很重要的事。」我猛的沖了上去,将小姨按倒在床上,并开始扯她的衣服。
「你想干什么!」小姨一边尖叫,一边想站起来。可是我有力的把她按在床上,让她无法动弹。
「小姨,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间房内,同时还在扒她的衣服,你说我想干什么?说的好听一点,是想和你性交;难听的么,就是强姦。」
「我是你阿姨呀,你不能这么做!这是不道德的,这是。」小姨尖叫着,同时不停的扭动身体想摆脱这种状况。
「小姨,别装做贞洁烈女了,你下麵的小穴真的好骚好多汁,有这么一个宝贝,不用多可惜啊!」
「你……你……」小姨气的说不出话来。
「小姨,最近一个月,你是不是老是梦到和别人做爱?是不是每次起床,都发现淫水流得满床都是?」
小姨震住了:「你怎么会知道?难道是……」
「不错!那个和你做爱的就是我。而且不是在梦里,而是真的。小姨,插你的小穴真是太爽了!」
小姨刚才还不停扭动的身子一下子停住了,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嘴里唸刀着:「我都干了些什么?我和我的亲侄子发生了关系,我竟然,我以后怎么见人呐!」
这时小姨的衣服已经被扯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内裤,我开始在玩弄小姨的乳房了。
我起身走到小姨的身前,蹲下身子开始隔着内裤玩弄起她的阴唇:「对了小姨,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个喜讯,你已经怀孕了,而且是我的孩子。怎么样?为侄子生孩子是不是很刺激?」
小姨的身子不停的抖动,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我前世做了什么孽?竟然会被自己的侄子姦污,还怀了孕,我以后……我可怎么办啊!」
「小姨,别这么难过嘛!这个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你就要做妈妈了,应该高兴啊!再说,你也不会是唯一和自己亲戚发生关系的人,总有一天我要让家里所有的女人都被我玩过,让她们都成为我的老婆,都为我生孩子。我不仅让你为我生孩子,而且要让更多的人来操你,让你为我的同学、老师、朋友、亲戚,甚至为我的外公--也就是你的亲爸爸生孩子。我要你变成一个大众情人、一个光荣妈妈、一个淫贱的女人!」
「天呐!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侄子,你简直是个魔鬼!」小姨已经泣不成声了。
「小贱人!你现在骂我,等一会保证你欲仙欲死,夸我还来不及呐!」我从内裤边沿把手指插进小姨的骚穴里来回的抽动,不一会小姨的骚穴里就流出了浪水,把整条内裤都弄湿了。
「小姨你看,你的小穴好多汁啊!你天生就是一个淫贱的女人,就该被别人上。」
小姨咬着牙,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呻吟声。
「看你还能忍多久?」我要彻底摧毁小姨的防线。
我将小姨的内裤扯了下来,开始用我的嘴对小姨的骚穴发动攻势。
我用牙齿轻咬她的阴唇、用舌尖添她的阴核、用嘴吮吸着小姨的淫肉。这时文军和德华正玩得起劲,小姨的乳头也变得硬硬的,小姨的骚水越流越多,我都来不及吃了,有些甚至喷到我的脸上。
「啊……啊……」小姨终于忍不住了。
我知道小姨的骚穴里一定是洪水犯滥,痒的难受,我把大鸡巴拿了出来,但并不马上插进小姨的阴道,而是在阴唇上摩擦。
「丰丰,小姨好难受,我要……」
「小姨,你要什么啊?」
「丰丰……别再羞辱……阿姨了……快……快插……进来吧……阿姨身……体……里好像有……虫子……在爬。」
「小姨,你到底要什么?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丰丰……阿姨……要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骚穴……我要你们干阿姨……阿姨要要性交。」
「小姨,那以后我们之间……」我话还没说完,小姨已经抢着回答道:「阿姨以后都听你的,你想怎么干都行,你让任何人玩阿姨阿姨都愿意,我愿意为你生孩子,为任何人生孩子都行。」
小姨终于被我征服了。我的大肉棒一下子贯穿小姨的骚穴,直抵子宫。
「啊……啊……啊……」小姨愉悦的叫了出来。
我开始猛插起来,每次都撞击到小姨的子宫,而且一次比一次深。
「好……舒服……骚穴……好充实啊……亲哥哥……亲丈夫……你好棒……啊……干得……妹……妹快……上天了……啊……穴花心……都快……被你……顶碎了……我是个……骚女人……我……爱……被……人上……亲哥……哥……我好……爱……你……啊……」
小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淫声浪语不断。大约插到七、八十下,快失去知觉的小姨,小穴里骚水一阵阵的涌出来,越来越多,小姨的高潮来了。
「小姨……不……行……了……我要……洩……了!」小姨尖叫道。
小姨的淫液一滴滴的流到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床单。高潮后的小姨一动不动的躺着,满脸羞红,兴奋不已。我那插在她阴道中的阳具依然粗壮,丝毫没有洩精的感觉。这样大约静止了一分钟,我又开始来回抽送,大鸡巴继续抽插小姨的骚穴。
「亲……哥……哥……你的……大鸡……巴好……厉害……怎么还……那么硬……妹……妹……要被……你插……死了……」
大概当小姨第四次高潮时,我忍不住要射了:「小姨,我要射了!」
「快点射……进来……阿姨的……小穴……我等不及……了……菁菁要……吃……丰丰……的精……液……」
小姨不断用淫蕩的话刺激我,终于一股热流直射小姨的子宫。
「啊……烫死……我了……丰丰的精液……好厉害……妹妹受不了了……」小姨的骚穴拼命的吮吸着我的大鸡巴,而子宫却大口大口的吃着我的精液,一滴也没剩下。
我从小姨的阴道里拔出已经软下来的肉棒,看着小姨骚穴里的浪水如泉般涌出,而小姨则满足得一动不动。
这个晚上,我一直从八点干到凌晨四点,小姨不知洩了多少次。
当我结束时,小姨已经不成人型了。长髮散乱的披在肩上,乳房上布满了齿痕,而骚穴则肿得发紫,还在不停的流着骚水。
第一次狂欢圆满结束了。
从那天以后小姨完全变成了个淫贱的女人,我规定她回家后不准穿衣服,必须全裸,这样更便于我做爱。
小姨和我几乎每天都做爱,有时一天会干三、四次,直到我们都无力为止。
这样了大概十个月,小姨终于生下了我的第一女儿--陈晶雯。看着这个既是我女儿、又是我表妹的孩子,我真是高兴。
小姨也向我提出,以后不愿再做我的阿姨,而要作我的情人或者乾脆嫁给我。我只能敷衍她,因为我还有更大的计画。
第二章伯母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和小姨十分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看着我们的女儿一天天的长大。我们计画在孩子适当的年龄时,由我这个父亲兼舅舅给她开苞。
文军和德华是我的死党,我们小学时就认识了。我们常在一起看A片,我知道他们只打过手枪,还没真的干过。
期末考试结束了,德华因为考的不好,所以被她妈妈狠狠的骂了一顿,而且把他送到他海员父亲那里,从我这里走的时候竟然把家里钥匙忘我这了。小姨因为工作需要出差一个月,我没了取乐的物件,真是好无聊。
机会来了,我暗自高兴小姨刚走,我正为着一个月犯愁呐!哪知机会上门来了。
德华的妈妈今年三十九岁,长的白白净净的,我早就想上她了,只是没有机会,这下可好了。德华的父亲是个海员,一年才回来一次,所以他妈妈一定很寂寞。
想着那美妙身体,我的小弟弟变得又粗又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