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中的妈妈

时间:2018-01-29 我不知道妈妈是否知道我对她的身体的幻想,但是在很多的时候,妈妈在我面前行事确实是毫不避忌的。当她穿着那件紧身裤而且并没有穿内裤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她的表情和神态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应该知道的,穿着着那条薄薄的白绸紧身裤踩着高跟鞋,没有穿底裤站立在我面前的她,是多么诱人。紧身裤是那样贴紧和包裹着她的下体——结实的大腿,看起来手感极好,有着漂亮形状的美豔臀部,以及紧身裤下撑着那薄薄而有弹性的布料像小丘那样凸起的阴户。
    大腿根部交会的那个地方,凹陷下去的那个地带。
    在薄薄的布料下,她近乎等于没有遮掩的裤裆的部位,正正地对着我。
    我根本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平视,就能清楚的看到她下身透露出的糜惑景像。
    但是她却像是没有任何感觉。
    她可以毫不顾忌地将它们对着我,仿佛不知道她自己的下体正以近乎赤裸却比赤裸更挑逗人的样子面对着我一样。
    这个时候的我,总好想扑上去抱住妈妈的臀部,用力搂着她的下体,把头靠上去,将她的下身拉向自己,然后把脸埋到她的两腿间,紧紧地压在她的裤裆上,贴着,深深呼吸那里的气息。再伸出舌头,贪婪地舔着。
    妈妈还会很随性地就张开双腿在我面前坐下。这个时候,紧身裤会拉出一些褶皱。看着这些褶皱让我莫名的兴奋。阴户会因为妈妈坐下的关係,更饱满地顶着紧身裤的布料凸显出现。然后妈妈的下身会被紧身裤拉扯着,可以清晰地看到妈妈的阴部被紧紧勒住,裤子上形成一块有下凹缝隙的形状,看到妈妈的阴户以半透明的方式显露着的痕迹。
    她也会毫不在意的在我面前深深弯下腰收拾东西。将她肥大的屁股撅起背对着我。你们只要想想一个容颜美豔而身材惹火的女人穿着着弹性极好,半透明的白色紧身裤,在你面前弯下腰撅着屁股的样子,就知道这样的情形对男性来说是多么要命。我很喜欢这样的妈妈。喜欢妈妈穿着紧身裤时的样子,更喜欢妈妈现在穿着紧身裤并且不穿内裤的样子。
    也许在这我该谈论下我的嗜好。
    準确来说,我喜欢看女人穿着紧身裤的样子,就如同喜欢看女人穿着丝袜的样子一样。这是一种对某些物的迷恋。然而在这所有对物的迷恋里,我喜欢女人穿着紧身裤的样子胜过丝袜和制服。
    也许是因为……穿着丝袜被玩弄的女人在A 片里总是很多,太容易见到,而穿着紧身裤被玩弄的女人却少之又少,或许是我资历不深的原因,我只觉得近乎没有,至少自己没碰到。
    而就算碰到了,是漂亮的女人为主角的却又少之又少。
    而在这些漂亮的女人里,属于美豔妇人的熟女类的又更加少见。
    首先第一,我喜欢成熟女人,豔丽的妇人,我不知道以后这个想法是否会有改变,但是在现在为止,这个标準大过一切。然后才有由此伸展开的别的。
    当然我的那些奇怪的嗜好不会只有这样,但是,如果借机在这里谈那些就太唐突和不知上下了。说起这个,我只是为了比较立体的强调妈妈给人的一些感觉。
    在妈妈身上,熟女,美豔,紧身裤,制服,丝袜……那些我在A 片里追逐许久的东西,全都存在着。
    我时常将妈妈放在自己的脑海里,想像着我和妈妈做爱的样子。情节和场景当然有很多,如妈妈站在我的面前,然后我扑上去将妈妈推倒,剥光她的衣物……之类的等等,但是最根本的都是想像着自己的阴茎朝着妈妈的阴户狠狠地刺进去,插到妈妈的身体里,操着妈妈,干她的情形。
    以至于我根本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我对妈妈的身体有着强烈的性的渴望。.
    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
    想到妈妈的身体,身体的官能就会莫名地如颤慄般兴奋。却是那种不停膨胀却无法得到发洩的兴奋。那不是单单只靠自慰就能排解的欲求,而只会在每次自慰后的下次变得更强烈。
    似乎有种高高悬吊在空中的东西在媚惑着自己,心和观感被莫名的追引着。
    那种感觉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可是每次想要伸出手去触摸的时候,却又扣到一片虚无的空虚。我开始渴望更多的东西……如同需要新的刺激才能复苏自己厌倦的官能的人一样,我也想要新的刺激,不是因为拥有的已经厌倦,而是因为自己想要的没有得到……
    我喜欢上妈妈的贴身衣物,妈妈的内衣、内裤、胸罩、丝袜。
    尤其是那些妈妈穿了一整天的。在妈妈洗完澡后,我会偷偷的跑到浴室里将妈妈换下的抱回自己的卧室。
    我将妈妈的内裤和胸罩放到鼻尖,大口的嗅着。上面有妈妈的阴户和乳房的气息。想到妈妈已经将它们穿了一整天了,然后被我拿在手里玩着。虽然不是玩着妈妈,而是妈妈的内衣物,但是想到这是最紧贴着妈妈的身体,妈妈最私隐的东西,想像着内裤和胸罩包裹着妈妈的阴户和乳房的样子,我就会异样的兴奋。
    再想到着自己正在玩着妈妈最私隐的东西,似乎觉得因为这样的动作,在某个方面将我和妈妈联繫了起来,间接的让妈妈激起了自己生理上的快感,替自己发洩了性的欲求。
    我用它们包住自己的阴茎,在猜想和幻想的快感中自慰。
    我尤其喜欢妈妈的内裤,那妈妈穿一整天的内裤,包着妈妈阴部的地方上,总会遗留下一些妈妈生理上的痕迹。那些痕迹使我兴奋。如果偶尔在内裤上找到一根妈妈的阴毛,我的心会没理由的激动。
    因为……那是妈妈的阴毛。
    妈妈身体最隐秘的地方的一部分。
    在开始的时候,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并不知道妈妈是否知道我喜欢拿着她穿过的内衣物幻想和手淫。但是后来,我知道她知道了。
    虽然一直拿着妈妈的内衣物进行手淫的时候,我都会比较小心,不让自己的精液射在上面。但是有那样一次,连自己也分不清是故意还是太不小心,也许是太兴奋,猛烈套弄着的自己根本没有去想别的的时间,自己的精液满满的完全喷射在包裹着自己阴茎的蕾丝内裤上。
    那包裹着妈妈阴户的地方,被粘稠的精液沾染着,黏糊糊地贴在了一起。
    也许欲望狠狠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我并没有将沾染在妈妈内裤上的精液偷偷洗去,将妈妈的内衣物放回浴室的时候,也没有将它们扔进洗衣机里。而是将它们放在洗衣机上,而且是……最显眼的位置。
    内裤放在了最上面,那沾染了精液的地方摊开着,上面的痕迹,污秽和明显。
    很显然,我是故意的。
    妈妈知道自己的儿子拿着自己穿过的内衣物手淫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我当然不知道。
    想像着妈妈知道这件事时的样子,想像着妈妈想像着我用她的内衣物手淫的样子。我的心怦怦地跳着。有种不知道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的紧张而又期待感,兴奋了起来。
    但是妈妈却还是一副淡淡的很平静的样子,什么话也没有说。一切如常,好像并没有什么发生过什么那样。
    我知道妈妈是知道的。
    因为从那天之后,妈妈洗澡就从来没有再关过门,就好像完全不知道我会在门外偷偷看着一样。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
    我依然会在妈妈洗澡之后拿来妈妈的内衣物进行手淫。但是却不再是像往日那样鬼鬼祟祟闪躲着进行了,而是堂而皇之的去拿。妈妈也再没有在洗完澡之后就马上将衣服洗掉,而是留到了第二天。妈妈的内衣物也没有再有洗好澡后就被被扔进洗衣机里的记录,而是会出现在的上次我放回衣物时所放的地方,摆在最上边的总是妈妈的内裤,摊开面向着我的总是上次沾染了我的精液的部位,包裹着妈妈的阴户的地方。
    虽然是变得光明正大这样去做了,但是做着这样的事的时候的我却始终没有被妈妈碰到过。
    因为这个时候的妈妈,总会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关上门。然后在我刚刚发洩完一切之后,才会再在客厅里出现。
    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做到的。
    我再也没有顾忌的将精液尽情喷射在妈妈的内衣物上,然后再将妈妈的衣物放回去。
    然后第二天收拾衣物的时候,妈妈依旧是一脸淡淡的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一样。
    直到有一天……
    在这之前,我想也许应该说一下。
    我一直都只是在谈着我和我妈,却从来没有说到我爸,是因为在我和我妈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爸爸这个人出现过。至于为什么没有,这个话题与我要说的主题没有太多的关係。所以,也就不需要去理会。
    那天,和平时一样,妈妈洗好澡回到房间里,我到浴室里将妈妈的内衣物拿到了自己的卧室,一边幻想着妈妈,一边开始手淫。
    我用妈妈的内裤包住阴茎,手一上一下地抽动,肿胀的龟头在妈妈的内裤上来回刮着。
    我闭上眼睛,想像着自己正在用力抽插着妈妈的阴户,阴茎深深的插在妈妈的阴道里。我狠狠的操着妈妈,下身在妈妈的双腿间不停挺起再重重落下,强烈地撞击着妈妈的阴户。
    妈妈被我干得强烈地颤抖着,发出阵阵喘气的呻吟。
    然后,精液像洒水般喷射在妈妈的内裤上。
    我呼出一口气,睁开眼。拿着妈妈的内裤擦了擦还滴着一缕黏液的龟头。抬起头,想要站起身,然后收拾好扔在床上的妈妈的另外的内衣物。
    但是,我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了一下,我呆住了,说不出话。
    妈妈站在我的卧室的门口,用看不出是什么情绪的表情看着裤子褪到脚跟,张开双腿坐在床边的我。
    妈妈是什么时候来的?
    忘了关上房门,这样的事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连妈妈两个字也没有叫出口。
    并不是因为难堪,出奇的并没有感觉到难堪,或许在第一时间会曾有过那么一点点和不不知所措,但是在回过神来之后,反而有种出乎意料的兴奋和刺激感。
    妈妈都看到了?
    看到她的儿子用她的内衣手淫了。
    妈妈的视线落在我的阴茎,以及粘满了精液但是依然还抓在我的手里的内裤上。
    「你经常这样做?」
    「恩。」
    「你喜欢这样做。」
    「恩。」
    「这些会让你兴奋?」
    「恩。」
    妈妈指的是她的那些内衣物。我点了点头。
    我以为妈妈会问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喜欢这样做,但是她没有问。或者说我期待她会这样问,然后说出自己想说的答案,她没有问,我感觉到心底的那一点点失望。
    妈妈走过来,拿起我手里的内裤,我呆呆的鬆开了手。
    望着一塌糊涂的内裤,妈妈的的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她将内裤放在了旁边的书桌上。
    妈妈站到我面前,在我的两腿间蹲着,将脸埋到我的跨下,含住了我的阴茎,开始替我口交……
    这是我脑子里幻想着的场景。
    但是——阴茎上却确实地传来了触感。
    在我恍惚的时候,妈妈已经蹲在我的面前,白皙的手掌抓住了我的阴茎。
    我真的呆住了。
    纤手的触碰,让已经本来软下去的阴茎再次开始蠢蠢欲动。妈妈的手套弄着,异样地感觉从阴茎上不间断地传来……和自慰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随着妈妈的动作,阴茎怒突挺起,活了过来。
    妈妈低下头,唾液从她口中滴落,润湿在阴茎上。阴茎湿了,妈妈用双掌将它包住,然后开始一上一下地,缓缓套弄。
    「滋滋!」
    妈妈的掌中发着声响。
    阴茎上感觉到的快感,在我身体的每一寸神经上传递。
    「喔!」
    我情不自禁的呻吟着。
    妈妈鬆开了手,手掌摊平按在我的阴茎两侧,低下头,含住了我的阴茎。不像是插入更像是被吸入,感觉到仿佛允吸着冰棍时那样的吸力,我的阴茎慢慢陷进妈妈的嘴里,直到阴茎根部的阴毛贴在了妈妈的嘴唇上。
    润滑,柔软,温热……被妈妈的小嘴含着的阴茎传递给身体这样的感觉。
    脑子里一直梦想着的情形,突然变成了真实。一点预知也没有,那些知道将要获得的惊喜感和期待感完全没有存在的机会。
    我几乎是傻了过去。
    只有阴茎上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我知道这确实是真的。
    阴茎含在嘴里,妈妈允吸着,舌头在嘴里贴着阴茎搅动。吐出,又吞入。妈妈口腔的吸力拉扯我的阴茎,带来带来让人几欲喷射的麻麻快感。
    妈妈的肩膀随着头部的动作也在一上一下地动着。睡袍的吊带从一边滑下,从露出的领口向里面望去,可以看到妈妈一大片雪白的胸脯。
    没有戴胸罩!
    两只饱满的乳房在睡袍里不停弹跳着。
    我确实是看直了眼。
    忍不住伸出手,带点颤抖的朝妈妈睡袍的领口伸了进去。妈妈没有阻止我。
    手上传来满手的实在感和舒服感,我抓住了妈妈的乳房,贪婪而用力地揉捏着。
    含着我的阴茎蹲着的妈妈,慢慢站了起来,将睡袍的下摆撩起到膝盖上,然后再次蹲了下来。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的目光再次往下斜望的时候,看到了妈妈的两条光滑的大腿,以及大腿间毛茸茸的那一片区域——妈妈也没有穿内裤!
    刚才由于被下边的睡袍挡着,而没有看到。现在妈妈将睡袍撩了起来,开叉双腿后,下身的景像也就显露了出来。
    我死死的盯着。
    强烈的冲动控制了我的神经,双手抽出睡袍的领口,离开妈妈的胸部朝下伸去,想要抓向妈妈的阴部。
    可是,以现在这个姿势,我怎么也无法做。我只能看着。
    妈妈撩起我的阴茎,舔着我的阴囊,嘴唇含住我的睪丸,轻轻允吸着。
    这一些动作,我只有在A 片里面才看到过。种种的动作,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兴奋像电流一样在身体里窜动。
    「噗!噗!噗!」
    妈妈的双手套住我的阴茎大力而快速地弄着。
    「啊——!」
    高潮涌至,我射精了。
    接连几下,精液喷洒在了妈妈的脸上,从妈妈的眉毛向下滑动着,沾染了妈妈的长长的睫毛,顺着脸颊滴落……
    妈妈慢慢站了起来,睡袍的下摆垂落,盖住了那一幕我没来得及佔有的春光。
    她拿起之前放在书桌上的内裤,用它洁拭了我的阴茎。
    「去洗个澡,然后休息吧。」
    妈妈没有理会自己脸颊边还在滑落的精液,她淡淡地说着,拿起了扔在床上的衣物,走出去,关上了门。
    而我,第一次不是靠A 片获得兴奋,不是靠自慰取得快感,而是在女人的作弄下达到了高潮,而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妈妈……
    第二天的时候,妈妈依然是那副淡淡和平静的样子,和以前很多的时候一样,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似的。
    但是我知道,有一些东西确实是不一样的了。
    因为有些事情确实发生过。
    妈妈再次穿着着那件近乎透明的白稠紧身裤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再也没有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和热切的嚮往,没有顾忌地用赤裸裸的眼神盯向妈妈的裤裆。看到这个样子的我,妈妈并没有表示什么,却做出了让我差点忍不住直接扑倒她,扒下她的裤子,将阴茎狠狠插进她的阴户里,疯狂操她的冲动。
    看到我的眼神,她的手顺着我眼神射往的方向按在了紧身裤上自己的阴户所在的部位上。她按着那片突起,像是在挑逗着什么那样用指尖轻轻的在上面揉按和滑掠……然后不停向下,仿佛要操纵着我的视线那样移动着。
    妈妈成功了,我的视线随着她的手一起在移动着。
    她的手掌隔着紧身裤贴在自己的阴户上,仿佛A 片里在自慰的女人那样上下搓动着。她的动作很轻很轻,仿佛呵护着什么一样,却又充满了挑逗。
    她的手包在自己丰满的臀部上来回抚摩。向是在像人展示那样把玩着自己被紧身裤紧紧包裹着的下体。
    在我忍不住的想要扑过去的时候,妈妈转过身走向自己的卧室。
    在自己的卧室里,她换了衣服,然后,出去了。
    当妈妈回家后再一次换上紧身裤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再也不去理会什么,直接像以前在脑海里想像着的那样,,上去从背后环抱住背对着我的妈妈。手掌按在了妈妈的裤裆上。
    我用力按下,挤压,揉捏,隔着紧身裤感受着妈妈的阴部的存在。我的下身紧紧贴着妈妈被紧身裤包住的大屁股,感受到上面传来的肌肉感极佳的弹力。裆部正对着妈妈的屁股,顶在了她的两腿间。
    我开始用裤裆在妈妈的屁股上磨搓,感受着阴茎隔着大家的裤子在妈妈的臀部来回滑行的兴奋感。
    我玩着妈妈被紧身裤包裹着的下体,仿佛自己是在玩着一件可爱的人型玩具,做着能想起的A 片里的男人玩弄女人的下身时做的一切动作。
    我轻轻往下拉着妈妈的裤链。
    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后,将手掌沿着裤裆的边缘伸了进去……妈妈没有阻止我。
    我有着极为怪异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妈妈是应该会阻止我的,虽然妈妈一直以来都是那样,总是那种眼神淡淡的,表情显得过分平静,仿佛一团没有东西可以触碰的虚无的样子。
    一直以来都无法观测出妈妈是什么样的情绪。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我总觉得如果是自己做得太过分的话,大概就会发生一些很难确定的事,就像过分的平静如同过分的压抑,过分的压抑,在遭遇过分的催化后就会过分的爆发……所以我像是一个很渴望,却又一直很小心,隐藏在某个角落里,小心翼翼地在试探和探寻着某些东西的窥视者。
    而窥视的视线的尽头,正是妈妈。
    所以一直以来,虽然从未间断过对妈妈的窥视,但是我却从未敢太过放肆。
    然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东西,似乎给了自己逐渐放肆的理由。或许是从可以那样无所掩饰地偷窥妈妈洗澡,可以无需顾忌却又掩耳盗铃像是偷偷摸摸的地将精液射在妈妈的内裤上的那些时候开始的。
    那仿佛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偷偷撕开的禁忌的一角,自己却渴望将它变得更大,想要看到更多的东西……畸形的欲望似乎正将那还存在着的顾忌一点点的消解,溃散。
    妈妈没有阻止我,让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仿佛不是这个样子的,却又觉得真的是这个样子吗?那种一直都很重视着的,却仿佛是原来根本一点都不需要,那种意想中很难,却很轻易就达到的不确定感,和荒谬感。
    虽然这一瞬间有这样怪异的感觉,但是感官上的兴奋却不会因为灵魂上的猜行而停止。而且妈妈的默许让我更是兴奋。手掌碰到了妈妈的肌肤,似乎有点冰凉却又有着淡淡地温热聚融在掌心,感觉细腻和柔软。感觉到手掌下的阴户鼓胀着,充满和想像中一样美妙的触感。
    我的手下移,触到了妈妈的阴毛。那种很浓密,毛茸茸的感觉将手掌侵佔。
    然后是妈妈的阴户……
    兴奋,刺激,柔软,美妙。
    这就是妈妈的下体,妈妈的阴户。
    翻弄着妈妈的阴唇,拨弄妈妈的阴户,按压着她的阴蒂。撩拨妈妈的下体。
    可以看到紧身裤下的手掌在不断变幻着,撑起紧身裤的布料,在上面形成各种的形状。
    妈妈除了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外,一动不动,任我摆弄着她的身体。
    妈妈的身体轻轻颤抖着,脸色还是淡淡的,仿佛被玩着的不是自己一样。但是我知道妈妈是有感觉的。因为我感觉到妈妈的阴户已经渐渐在变得湿湿的,阴唇间开始粘粘的和滑滑的。妈妈眼神看起来似乎还是很平静,但是如果足够细心,依然可以从妈妈的眼眸深处看到一丝情欲的光芒。
    将手从妈妈的裤裆里抽出,手指上沾染了妈妈的体液,有些湿湿的——我将它们直接擦在了妈妈的紧身裤裤裆的部位上。
    我将妈妈的裤链拉上,那张开的开口又再次慢慢合了起来。
    我继续上提着裤链的拉口。妈妈的紧身裤被向上用力拉起,裤裆扯起妈妈的下身,勒紧了妈妈的阴户。然后再拉下,合上……由于妈妈是背对着我,我并不能看清楚地看到妈妈的阴户被勒紧的样子。
    反复几次后,我停止了这个动作。将妈妈的裤链再此合上。
    将妈妈的屁股向后拉,让妈妈的手扶在桌子上弯下身子,撅起屁股。
    妈妈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什么表示也没有地配合着我的要求。
    和许多次的一样,妈妈的屁股突显了出来。因为这个姿势,裤子上提,跨下的部位被裤子拉扯着,勒得紧紧的。两瓣肥大的臀肉下,阴户饱满的形状在裤子上清晰显露出来。我用手将它捏住,撚动着。
    我的手指按住妈妈的屁股,用力摸着。换着手型,五只手指像爪子那样抓着,在妈妈的屁股上扒拉。
    以前我就会因为妈妈的这个姿势而觉得兴奋,现在能这么贴近的来感受,以及能够随意玩弄。那种兴奋和快感,超越了自己成长以来到现在的所有总和。
    我的前额顶着妈妈的屁股,脸贴在了妈妈的两腿只间,舌头伸出,对着妈妈的阴户,隔着紧身裤忘情地舔着。
    唾液粘湿了妈妈的裤子,本来就已经很薄的裤子沾湿了之后,更像是变得透明了那样,粘紧着妈妈的阴户,看到了那红色的肉缝。
    我褪下了自己的裤子,掏出早已经涨到发疼的阴茎。
    我想要将阴茎顶在妈妈的屁股间,但是显然,做不到。我不够高。
    让妈妈稍稍屈下膝盖半蹲下来。
    我将阴茎顶在妈妈的屁股间,像做爱时抽插那样上下的搓动着。龟头妈妈的紧身裤来回刮着……我射精了,龟头对着妈妈的屁股,精液射在了妈妈的紧身裤上。
    我并没有这样就放过了妈妈。
    我引导着妈妈,让她仰躺在了地板上。我分开她的双腿,让她将腿扬起,向两边摊开,然后抱住,以这样的姿势张开着双腿,然后挺起下身。
    我再次隔着紧身裤玩起了妈妈的阴部。
    然后像刚才那样上提着裤链的拉口。向上用力拉起,然后再拉下。这次,我能看清楚地看到妈妈的阴户被勒紧的样子。这样的画面让我异常的兴奋。
    当我停止下这种反复的动作,我再次轻轻拉下妈妈的裤链。
    妈妈裤裆上的缝隙慢慢的拉长。首先是胀僕僕的光滑的阴户,然后逐渐向下,露出一小丛漂亮的阴毛。
    接着,我趴在了妈妈的身上,阴茎隔着紧身裤顶在妈妈的阴户上。我像做爱那样挺送着身子。
    阴茎在妈妈的阴户上磨擦着。
    最后,我精液再次喷洒在妈妈的紧身裤上,这次是裤裆下,阴户的部位……
    我发觉,也知道自己很喜欢这样玩着穿着这样的紧身裤的妈妈。
    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这大概算得上是一种异常畸形的癖好,但是我却很很地疯狂的迷恋着这样的玩弄方式。而且并不打算为此而觉得有什么羞愧和不好的地方。我用着种种自己能够想得到的可能让自己兴奋的法子去玩着。
    然后我在想,妈妈最初没有把这件紧身裤给丢到真是我莫大的幸福。
    在以后的日子,总是依靠着这件裤子以及以后的很多相似的东西,满足了许多我异常的欲望,而且不管以多少次都近乎类似的动作玩弄着,却从来没有使我厌倦过,对于这样的事和这个样子的妈妈,我始终如最初的第一次一样,深深的被激起着让人全身感官都在颤慄的欲望。
    仿佛推开了让我愿意在里沉沦至死的欲望之门,那次以后,我和妈妈之间的关係越发特异了。
    对于我来说,这是种很美妙的变化。
    我也越来越大胆了。在家里的时候,只要欲望一起来,我就会找上妈妈,对她上下其手。我常常试想着到什么程度才会是妈妈的底线,所以总是在小心地试探着,有时候想到一些自己都认为可能会很过分的行为,想着只要妈妈一生气,就马上停下来。
    但是我发现不管我想怎么玩,妈妈似乎从来都不会去制止过我和有表露什么,就好像我摆弄的,不是她的身体一样。
    因为这样,在家里的时候,我可以在任何的时间任何的地方,随意剥下妈妈的衣物,随意摆弄妈妈的身体,随意地让妈妈摆出任何我想要的姿势,穿成任何我想要她穿成的样子,丝袜,SM,制服……随意地将精液喷射在妈妈身体任何的部位上……
    我恋上了这种放纵和放肆的快感,然后经常这样使妈妈不分昼夜,不分场合的配合着我玩着。
    有时候很短,有时候几小时,有时候一整天。经常从两个人都穿衣服玩到两个人都不穿衣服,然后纠缠在一起彼此替对方手淫,口交。阳台,浴室,客厅,卧室……家里的任何地方,都是我们play过的场合。
    惟有一点,妈妈从来不让我操她。
    我可以将龟头抵在她的阴户上,让她的阴唇夹着我的阴茎来回磨搓,将精液射在她的阴户上——只要不插进她的阴道。
    有很多次因为玩得太兴奋,我把妈妈压在身下,将阴茎对着她的阴户,想不顾一切的狠狠地操她的时候,她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制止我,只是淡淡的而又平静地用手捂住自己的阴户,让我不能进入,有时候也会因为不小心而让我插了进去,但是只要一这样,她就会立刻推开我,然后那天的游戏就算这样完了。
    除此之外,妈妈似乎再没有别的禁忌——我感觉得自己好像确切地接触到了什么,却又飘忽无法肯定。
    这样的想法让我难以相信却又期待这是真的。
    第一次有了隐隐异常兴奋而又坎忑不安的心情。我想像着如果这是真的的话……如果是真的话,我又能如何?这样的事我并没有仔细的想下去。只是觉得……真的很兴奋!
    于是我开始把以前只存在于自己幻想中的那些情节那些事,那些玩法,都拿出来放到妈妈的身上去实现。
    于是我拿来相机,要拍摄妈妈的照片,她没有阻止我。我对她说:这些照片是要发到论坛上去的。她依旧没有理会。我照了她的脸,她还是没感觉般既不躲闪,也不阻止。于是,我照了很多妈妈的照片,也开始有了拍摄身体的嗜好。
    这些照片各式各样,有妈妈穿衣服的,也有妈妈没穿衣服的,有妈妈穿着紧身裤的,也妈妈将紧身裤褪到膝盖赤裸着下身的,有妈妈穿着衣服被我玩弄,也有妈妈没穿衣服被我玩弄的,有妈妈替我口交的,也有妈妈替我手淫的,有妈妈穿着紧身裤自慰的,也有妈妈光着身子自慰的……
    关于妈妈自慰,本来妈妈是不自慰的,就算自慰,也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
    那一天,我忽然想到一个点子,我说:「妈妈,穿上紧身裤手淫给我看吧。」
    妈妈没有回话,沉默了一下就回到房间里去了。我以为她拒绝了,但是在三分钟后,赤裸着上身,穿着那条白绸紧身裤,踩着高跟鞋的妈妈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蹲了下来,分开双腿,将身体后仰,一只手按在身后的地板上,那双看不出神情的眼睛很平静,很平静地看着我,然后将手移到裤腰边。
    妈妈双腿中间的部位正对着我的脸,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手沿着裤腰边插了进去,向下移动着,然后按在自己的阴户上……
    妈妈一边自慰,一边向上挺着身体,将下身的位置向我高高地挺出来,我能完全清楚丝毫没有错过地看着。
    那次我又一次被前所未有的快感侵袭了,跪在妈妈双腿间的地上,龟头对着妈妈手淫着的部位,精液再次不可收拾的喷射在上面。
    从那次以后,就开始有了妈妈在我面前自慰的情形。
    那些照片,都很清晰,有着妈妈摆出的各种姿势,我们玩的各种花样,以及妈妈性器官,身体各个部位的特写,替我口交和手淫时的特写。我将那些照片发到了论坛上。也叫妈妈看了,但是她没有说什么。
    照片都是没有露脸的,就算有露脸的,也被我用工具处理掉了。并不是害怕看到这些照片的人知道妈妈是什么样子,而是不想他们知道妈妈是什么样子,可以跟他们共用妈妈的身体带给男人的感官上的快感,却不想和他们共用妈妈这个人,一旦他们知道妈妈的样子,总有一种妈妈好像被人抢夺了的感觉。
    想到有一些男人坐在电脑前,看着妈妈的裸体,幻想着妈妈的身体进行手淫,我就会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我也有玩得更过分的。
    我曾在我们玩着玩着的途中,就把赤裸的妈妈抱到阳台上,让她在那里替我口交,经过的路人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两的动作。
    我也有把妈妈拉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然后在窗户边将妈妈的衣服一件一件完全脱下,然后抱起她分开她的双腿,将她的阴户对着窗外。
    这些,妈妈都没有理会和制止过。
    后来,我把主意打到了外边。
    除了上课和妈妈上班外,我无时不跟在妈妈身边。
    和妈妈走在街上的时候,我会将一只手从裤腰插进她的裤裆里,一边玩弄着她的阴户,一边和她一起走着,这个时候的这些动作,从旁边经过的路人,是都可以完全清楚地看到的。
    我还会时常在在街角或者街边的小巷停下来,拉过妈妈就让她替我口交和手淫。
    我还试过在走着时候,突然去解开妈妈的裤带,将妈妈的裤子扒到膝盖上,妈妈的阴部就会显露出来。妈妈没有穿内裤,有一次我对妈妈说,除非我要求,不然她都不要穿内裤。妈妈没有说答不答应,但是那次以后,她确实是这样做着的。不过,从此以后,妈妈换裤子的频率高了很多。
    在我想,这样子做,妈妈总该会有反应了吧。
    可是没有,她就这样让自己的下体袒露着,在街道中。然后像是没有丝毫感觉般以这样的姿势行进了,最后还是我急忙跑上来,在别人拿出手机将照片拍下来之前,将她的裤腰拉了上来。
    我还曾将妈妈带到公园,在公园里扒下她的衣裤,也有让她穿着裙子不穿内裤出门,然后让她在公车里,在街头供人休息的长椅上,在地铁中,开岔双腿而坐着,让那些发现她下身的淫蕩的模样的男人用充满欲望的眼神窥视她的下体。
    所有的这些,妈妈都很平静地做了。既看不出愿意,也看不出不愿意,就好像小学生做自己需要按时上缴的作业一样。
    妈妈没有反应,可是我的欲念却每次都会因为这样的事变得足够强烈的兴奋。
    所以,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我想要,只要我有需要,就能什么理由也不需要地可以随意玩弄妈妈的身体,让妈妈按我的意思做我想要她做到的事,替我口交,替我手淫,替我摆出淫蕩的姿势,给我看,和给我想要给的人看。
    在家里,妈妈的身体就是我最美妙的泄欲工具。在外面,妈妈的身体就是我最衷爱的逗弄玩具。
    妈妈心里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并不知道,就如很多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互相了解的一样,但是,我热爱妈妈和妈妈的身体。
    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感官上的,伦理上的还是爱欲上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