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大妈_夜夜撸日日操天天舔_撸撸侠网站_狠狠的撸2015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hangxiaoga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官道仕途 第十章 交友

时间:2018-01-29 自从买房认识了汤庆,狄力就和他交上了朋友。汤庆时不时的请他,他也对汤庆有了些了解。汤庆今年35岁,以前也在市政府里待过,后来下海经商,没几年就发了。据说他和市里领导关係不一般,后来才知道,每逢领导开会,他总是到领导开会的地方等候,想法接近领导,根本不怕别人说他脸皮厚。对这点狄力就很佩服他。
  这天狄力接到汤庆的电话,说要介绍几个朋友给他认识。
  下了班,狄力来到豪门酒店,看到汤庆和几个人在包间里。汤庆看到他来了,急忙给他介绍。一个是建设派出所的所长叫关云,关云30岁,个子很魁梧,红脸浓眉,看上去很威武。一个是中通公司的老闆梁庆贺,看上去很滑稽,他张了个大鼻子,让人一看就印象深刻。还有两位女士,一个是三利医药公司的蓝鹃,看上去大约30多岁,猛看上去没什么的特点,但仔细看却是越看越有韵味的女人。另一位汤庆说是中通公司的副总白晶,北大的研究生。
  狄力和他们打了招呼,说了些久仰的客气话。梁庆贺说「狄科长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狄力客气的说「我那比的上你梁老闆呀,我就是个小公务员,不值得一提」。
  蓝鹃接过话说「我光听汤庆说起过你,今天一见,才知道他说的不虚,你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气质不凡,透着官气」。
  汤庆说「狄科长你知道吗,我们这位蓝女士会算命,要不让她给你算算」。
  蓝鹃笑着说「我那都是蒙人的,狄科长别听他胡说」。
  汤庆说「哟,蓝姐今天还要留一手吗,谁不知道你对这个深有研究,就不要装了」。
  就是就是,其他几个人也都说,你就不要保留了,给狄科长算算。狄力也笑着说,是呀,蓝姐就给我算算,看看我的运气如何。
  「好吧,那我就献丑了,把手伸给我」蓝鹃说。狄力把左手递给她。蓝鹃看了一会说「你早年困苦,多曲折,六亲无力,如履冰炭,25岁以后命运有所改变,奇在步步的阴人之力,平步青云,官道不求自通,不久还有陞迁。我就是随便说说,狄科长也就一听,不要当真啊」。
  狄力听了暗道,厉害呀,还真说的差不多,嘴里说道「不会,我还得谢谢蓝姐的吉言呀」。
  其他几个人也都说,为狄科长即将陞迁乾一杯,狄力说谢谢,大家同饮。喝了几杯后,狄力注意到白晶不是很爱说话,但是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喝酒也喝得不多,每次就是抿一口,但就是这样,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红晕,让人爱怜。狄力酒壮人胆,举杯说「白小姐,你看你光听我们说了,来,我敬你一杯」
  关云说「好啊,狄科长,你可真是重色轻友啊,不敬我们,先敬白小姐」
  蓝鹃也笑着说「是呀,狄科长可不够意思呀,姐姐我可不以呀,我要罚你三杯」。
  白晶脸更红了,一时说不出话来,端着酒不知道是喝还是不喝。狄力告饶说「我任罚,不过等我和白小姐喝完再说,来,白小姐乾杯」说完把杯里的酒喝了。白晶也就借势喝了一口,狄力看她没干,说「怎么白小姐没喝乾呀」
  白晶红着脸没说话,梁庆贺说「白小姐刚从学校毕业,不会喝酒,狄科长不会怪罪吧。要不,我替白小姐喝」说完端杯喝了酒。狄力看出来,白晶没经过什么场面,也就不再勉强她。
  蓝鹃好像和狄力有仇一样,就是不放过他,非要他把罚酒喝了。狄力爽快的把酒喝了,然后又开始和关云汤庆喝了起来。
  汤庆说「光喝酒没什么意思,要不我们讲笑话,讲不出来的罚酒,怎么样?」
  大家都说好,梁庆贺说「说哪方面的笑话,说错了,那也要罚的」
  关云说「当然是有味道的了」汤庆说「不好吧,有女士在场」,梁庆贺说没关係,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可顾及的。狄力看大家都不反对,也答应了。
  汤庆说「谁先来」,梁庆贺说,关云先来。
  关云说「好我先来,有一个人出差,再火车上遇到个小姐坐在他对面,长的很漂亮,他呢就偷偷的看这个小姐,再看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小姐裙子里面,没穿内裤,一时间心猿意马起来。这时候火车经过一个隧道,一下子车厢里伸手不见五指,他看到这种情况,就把脚伸到对面小姐的裙子里面,运动了一下。等回到家几天以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脚不好受,就到医院里面检查。医生告诉他说,他的脚的了性病,他大感奇怪,问医生怎么会这样。医生说,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可有个小姐来看病,她的那里还的了脚气呢」关云讲的时候一板正经,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
  大家听完以后哈哈大笑,都说他讲的好。蓝鹃说「那我也讲一个。有个人到外地做生意,在通过安检的时候,仪器发出响声,小姐请他把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再经过还响,小姐就让他把上衣脱了,还响,他接着把衬衣也脱了,还是没有通过,小姐就让他把裤子也脱了,没想到,还是响,这时候他身上只剩下一个裤头了,他求小姐不要让他脱了,小姐说这是规定,不能违反。这时候很多人都围上来看热闹,这个人说什么也不敢再脱了,只好把衣服穿起来,不坐飞机了。这时候,另一位小姐走过来问刚检查的小姐说,你捣什么鬼,干吗不让他通过呀。那个小姐悄悄的说,我从来每看见过长这么大鼻子的人,不是都说男人鼻子大,下面的东西也大吗,我就是想看看他下面的东西大不大」
  狄力他们听了,哈哈大笑,边笑边看梁庆贺,梁庆贺这时候也回过味来了,笑着骂蓝鹃「好啊,我怎么得罪你了,你这么编排我」。大家更是哈哈大笑,这次连白晶也笑出声来了。
  一帮人说说笑笑,酒也下的很快,几个男人都有点多了,说的更不像话了,蓝鹃看到白晶有点坐不住了,就说好了,我看就这样吧,不喝了。
  汤庆还想再喝,狄力说就听蓝姐的吧,到此结束。
  汤庆一看只能这样了,就说好,就到这结束吧,狄科长你不能走,我还有节目呢。
  蓝鹃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花花肠子多,你可是要拉狄科长下水呀,人家可是刚结婚呀。你可不要让狄科长回去挨骂呀。
  汤庆说,那能呀,我就是想请狄科长洗个桑拿,蓝姐你想那去了。
  蓝鹃说,我还不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色鬼,好了,我走了,狄科长我劝你要小心呀,拜拜。
  梁庆贺说,我就不陪狄科长了,我送白小姐回家,再见了。
  狄力说,好,那就再见吧。
  关云说,我们还是老规矩,我现在去办,你们随后来。说完上三楼走去。
  狄力等汤庆结了帐,也和他望三楼走去。
  桑拿室里发着幽暗的光,很安静,里面设有几个温度不同,设施各异的的浴池,一个池子还放着一整块冰,关云告诉他说,水都是地下泉水,洗完热的再跳到冰水里,对性机能有好处。
  狄力笑着说,看来你们早预谋好了,就是想让我犯错误呀。
  汤庆说,你们这些坐机关的,一辈子不是和别人就是和自己较劲,太缺乏情趣了,个个老气横秋一板正经的,真的需要好好调剂生活呀。
  狄力说,行行,我听你的,我可不愿意你给我上课呀。
  几个人哈哈笑着跳进了水池。
  洗完之后,几个人来到包间,汤庆说,我去叫个小姐给狄科长按摩按摩。说完出去了,关云和狄力就斜躺在沙发上说着话。不一会,汤庆领了3个小姐过来,说,狄老闆你挑一个,关云也有你的。关云挑了一个小姐说,我就这个吧,走了,狄科长你好好休息吧。
  汤庆看狄力挑完,就和剩下的小姐走了。
  狄力虽然洗过桑拿,但是还从来没有和小姐来过。心里有点紧张,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那小姐说,先生,我给您按摩一下好吗。狄力点点头,随着小姐来到了按摩床。狄力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感受着小姐细嫩的小手在他身上按摩着。小姐得手从他的肩部开始,逐渐下移,最后来到了腹部,把他的内裤掀起,手伸了进去,开始扶摸他的鸡巴。
  狄力的鸡巴在她的扶摸下,逐渐的增大,把内裤顶起了个包,小姐轻声问他,先生要不要把内裤脱了。狄力在鼻子里发出了同意的声音。小姐把他的内裤脱了去,狄力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虽然他和几个女人上过床,但是从来没在这种场合下赤身,觉得很紧张,也有点害怕。他没敢睁眼,也没敢看小姐长什么样。小姐还是不紧不慢的熟练的扶摸着他的鸡巴。
  这种感觉给他的刺激太大了,狄力忽然觉得鸡巴剧烈的抖动了几下,一股精液喷到了小姐得手上。狄力感到有些羞愧,脸腾的红了,睁眼一看,发觉小姐没有什么一样,她拿过一条毛巾把他的鸡巴擦的乾乾净净,然后冲他微微一笑说,先生还继续吗。
  狄力摇了摇头说,不了。小姐说,那我出去了。狄力等小姐走了,心中暗自骂自己没用,还没几下就射了,真是没用。
  又等了一会,关云和汤庆先后走了进来,问他怎么样。他笑了笑,把刚才的事说了一便,他两个人听了说第一次都这样,你也别难过,要不在找个小姐陪陪你。
  狄力说算了,我看还是回去吧,也不早了,再晚老婆就要骂了。汤庆和关云说好好,那就这样,下次再陪狄科长好好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