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空间 > 艺术机构 >

除了扮演一个「好孩子」,你还有无数种选择

2017-06-17 23:52  来源:未知

来源:交互空间

原标题:除了扮演一个「好孩子」,你还有无数种选择

送给

那年今日

正在高考的你

2017.06.07

大象在房间 | 高考特别篇

六年前的这两天,我正颤颤巍巍地经历着「人生中最重要的两天」,过于用力地证明着自己的价值,一个在那个阶段属于「好孩子」的终极价值——通过高考,拔得头筹,进入一顶一的好大学。然后,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拿到开启灵魂升级的号码牌,肆无忌惮地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后来发现,事情好像没那么容易呢。如果从小就善于扮演别人喜欢的角色,并以此获得生存的安全感,成为一个「好孩子」「好学生」「好朋友」就不仅仅只是一种选择了,反而变成了一种生存的必须。而这时候,即使当你厌倦了,强大的生活惯性也会让你难以挣脱,在认识和改变自己的路上,就会走得更慢,也更难一些。



图:来自网络,高考结束

刚来美国的时候,因为转专业而来的学习压力特别大,就加入了一个晨跑小分队。每次清晨跑完步,偶尔会和小伙伴们一起吃早饭。有一次我们五个人一起吃饭,餐桌上有一个本科生,两个研究生,一个博士生,还有一个工作的高中老师。其中的博士大哥是个中国人,国内某著名理工科院校的数学系毕业,今年应用数学的博士毕业,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职位。

早餐时间似乎成为了他的专人演讲,我们聊到中美基础教育体制的差别。博士哥哥慷慨激昂地讲起了过去的功勋,从小他是如何一直保持班里的第一名,从一个四线小城市保送到最好的大学,又是如何获得一个个的奖学金成功获得研究生、博士生的offer。在清点完过去的功勋之后,他吐槽起如今的职位紧张、工作难找,本以为靠着专业素质可以冲破竞争者的队伍,却因为社交上的不灵活始终没办法为自己拓宽职业选择的网络。

谈及大学时的同级同学,有人成为某上市企业的高管,有人成为国内网络平台上的公知,同辈比较之下,不甘和失落都藏在他的话音里。

坐在对面的我,听着博士哥哥的演讲,总有种看着英雄进入垂暮之年,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当评价标准不再以成绩好坏为唯一标准,当眼前的难题不再是那一张试卷,当面对的考官不再仅仅是家长和老师,「好孩子」的他,不再应对自如。

这让我想到这两年火爆的《奇葩说》,现象级的网综节目让我们看到一个个有趣的奇葩。相比于娱乐性的辩论本身,我更感兴趣的反而是那些坊间流传的、关于辩手的小故事。有一个在微博上流传很久的、高晓松评价辩手肖骁的段子,说他是“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海选时肖骁和一个清华毕业生PK,评委席最后选择了这个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的「小娘炮」,却放弃了那个获得了很多耀眼奖项的特级「三好学生」。「好孩子」的单一评价标准似乎渐渐被打破。

图:奇葩说辩手肖骁曾调侃自己的娘

「我不想再做父母和老师心中的乖宝宝,

上了高中,我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娘炮。」

其实,你我都知道,

接触了最好的教育,

并不等同于接受了有灵魂的教育。

有灵魂的教育,带给一个人的是学习的意义和成长的价值,会让一个人在越来越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坚持寻找有目的的生活,也会让一个人在面对主流价值观、主流道德观的强大之下,也坚持批判性的独立思考,做出忠于自我的选择。

然而,以成为「好孩子」为标准的教育,带给一个人的更多是通过刻意迎合获得认可的生存方式。当处于日益复杂多样的情境中,这个人往往会经历更多更痛苦的迷茫和挣扎,也会在面对主流价值、道德、审美、甚至恋爱对象时,不假思索地选择顺从大多数人的期待。

「好孩子」满足了你的所有期待,

而那却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你一定见过身边这样的孩子,或者你曾经就是这样的孩子,或者你正在努力把孩子打造成这样“听话的样子”:

他们往往能够及时完成自己的作业,即使没有老师和家长的督促;他们可以把字工工整整地写到方格里面,从来不压线;他们的房间总是收拾的井井有条,不会一进去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他们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不会今天磕青胳膊,明天摔破膝盖。

因为「好孩子」从来不制造麻烦,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没有任何问题。

因为「好孩子」总是满足我们的全部期待,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一切都很好。

图:《镜子》纪录片

前段时间,央视情感教育纪录片《镜子》刻画了三个家庭,三个所谓的“问题孩子”经历着不同类型的挑战,消极易怒的情绪、沉迷网络游戏、或是早恋。

父母们焦头烂额,即使把孩子们送入了为期几个月长的封闭训练营,在回家之后经历了短暂的亲子关系蜜月期,日子又迅速回到了之前的样子。能做出改变的家庭少之又少,孩子们觉得父母依旧是用原来的眼光看待自己,父母们觉得无论自己怎么改变,孩子却依旧是老样子。

记忆很深的是,其中一个高三男孩儿的父亲,曾在夏令营的某次采访中,自责又困惑地对着镜头发问,“孩子以前是个「好孩子」,成绩又好,性格又开朗,我怎么想都没想明白,什么时候他就成了现在这样呢?”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孩子」,在父母不知道的时候,变成了一个「问题少年」。

图:《镜子》中高三男孩的父亲

扮演一个「好孩子」,对于这些「好孩子」来说,往往都是必须做的事儿,而并不是一个选项。他们之所以成为这样的「好孩子」,是因为并没有其他选择。当这样的孩子慢慢成长,面对越来越复杂的情况,面对摆在眼前的分叉路口,面对越来越丰富的自身需求时,往往会比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经历更困难的过渡时期。

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选择是自己最想要的,也不知道如何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在未来的人生里,少年时期没有犯过错的他们,往往会承受很高的试错成本。

谁培养了这样的「好孩子」

几年前我参与组织了一次儿童夏令营,在夏令营中,我们设计了一次在泥潭中的奔跑活动,家长们站在泥潭周围,有的人看着脏兮兮的泥潭,忍不住皱起了眉。我看到夏令营中几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一直没有走入队伍,眼神一直在家长的人群里寻找着什么。直到我看到一个家长的动作,我才明白他们究竟在寻找什么。

其中一个母亲,在看到女儿之后,化开了皱着的眉头,向女儿招招手说了声“加油”。那一瞬我才明白,孩子们在家长这里寻找的是许可:

“加油,女儿,经过爸妈的允许,你可以去泥潭里奔跑了”,“即使有弄上脏水的风险,你也可以开始奔跑了”。

图:我们都曾寻找着来自父母的认可

这些「好孩子」之所以好,是因为他们非常在乎爸妈的看法和评价,并全力以赴地通过满足他们的要求来获得爱。

这些焦虑的爸爸妈妈,用语言、眼神、表情、和动作,明确地向孩子们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我没有办法忍受你所造成的任何麻烦,不要给我制造多余的困难”。这些易怒的爸爸妈妈,会因为孩子们任何一点的不完美而大发雷霆。

写到这里,我想起很多个孩子的眼神……他们不小心把油渍滴到身上的时候,他们和朋友们在外面玩耍刮破了衣角的时候,他们完成作业战战兢兢生怕有什么错误的时候,他们弹完一首钢琴曲等待评价的时候……那些稚嫩的孩子抬起头,等待着爸爸妈妈来宣判命运的小眼神儿。

在这样的完美评价体系下成长的孩子们,总是压抑着自己的内心情感。短期内,你可以看到「好孩子」们的顺从,但长期来看,这样的安静和顺从,往往隐藏着、预示着未来生活中、他们可能遇到的极大风险。

为什么家长和老师要注意

「好孩子」身上的问题?

「好孩子」心里面总是有无数的小秘密,他们往往很敏感,非常擅长保守自己的秘密,很少与父母、老师、和朋友袒露消极的情绪。即使这些负面情绪,本质上是成长中的重要组成。

正如奇葩说辩手马薇薇曾经描述自己时说过的话:“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很擅长表演,这是敏感的人对待世界的方式——努力扮演别人喜欢的角色,方便自己安全的生存”。这些「好孩子」和小时候敏感体质的薇薇一样,对TA们面对的「观众」喜好了如指掌,于是成为了技巧精湛的「演员」。

「好孩子」们是满足别人喜好的专家,但却选择埋葬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和感受。而这些埋藏在心里的东西,也许有一天会突然爆发。而突然爆发的时候,无措的父母和老师,这些TA们身边最重要的、联系最紧密的成年人,往往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图:「好孩子」缺少犯错的空间

「好孩子」没有机会去体验什么是「被包容」和「无条件被爱」的感觉——那是一种“无论你犯了什么错,我都依旧愿意接受你,爱护你”。

一个健康成长的孩子是拥有犯错和改正错误的机会的。他们可以嫉妒别人,说说自己同伴的坏话;他们可以贪婪一点儿,自私一点儿,玩玩具的时候就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他们也可以爬爬别人家里院子的树,或者踢球打破别人家的窗户。他们被允许在父母和老师面前展现这些“邪恶面”,因为无论如何,只要他们承认错误并改变,他们都会被接受,被包容,被爱。

这样的孩子知道,“父母爱我,是因为我是我,而不是因为我是个「好孩子」”。在这些孩子眼中,亲子之间的爱是没有条件的。

成年后的「好孩子」

缺少内心深处的自我肯定

成年的「好孩子」依旧容易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从小「好孩子」就坚持遵守规矩,不制造麻烦,不去跟别人争执,然而这样循规蹈矩的方式,却并不能帮助他们在职场的发展中实现一个又一个的突破。

我们可以发现,在职业环境中,那些有趣的、创新的、引领发展的创想,往往总是会引起争议,会面对反对意见,而这些创想往往也不是由「好孩子」「好同事」提出的,反而是由那些麻烦制造者们提出和坚持的。这也是为什么,高晓松在选择肖骁,放弃了清华高材生的时候,会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而有趣的灵魂却是万里挑一”吧。

工作环境中,我们往往真正欣赏的都是那些有独立观点、坚持自己的人,而不是随声附和、讨人喜欢的人。

图:我们渴望乔布斯这样带来破坏式创新的人

在生活中,成年后的「好孩子」也面临着挑战。《欢乐颂》里的关关就是典型的好孩子。她在乎别人的感受,重博彩推荐视别人的看法,缺少对自己感受的关心,也很少自我表达。在喜欢赵医生的时候,她不敢勇敢表达自己,因为觉得自己不如小曲;在接受谢童表白的时候,也发出了自己的疑问:“我不如安迪优秀,没有小曲有趣,也没有樊姐漂亮、善解人意,也不如莹莹会做饭,为什么你会喜欢我?”,直到从谢彤口中了解到他喜欢的就是自己这个人,她才获得了对自我价值的肯定。

情感关系中,成年后的「好孩子」依旧习惯从他人的肯定中来确定自我价值,而缺少内心深处对自我的肯定。

学会与「坏坏」的自己

坦诚相处

一个成熟的人,需要和自己的黑暗面和复杂性建立坦诚的关系。一旦建立了这样一种关系,我们不仅仅可以在做那些取悦别人、满足社会主流评价的事情中获得快乐,即使在遇到无数困难的、复杂的挑战时,即使在看到那个坏坏的自己出现时,我们也不会崩溃无望、不会不知所措。

因为我们了解人的复杂性,了解世界的复杂性,了解无论在什么时候,摆在我们面前的往往不只一个选择。这样的我们,可以更自由地去探索自己、探索与他人的关系,探索这个丰富的世界。

「好孩子」因为一直生活在那个完美的套子里面,他们现阶段所建立的自我认知、他们认为现在所拥有的欣赏、肯定、和爱,都基于这样一个纯洁的、美好的、不会犯错的自己。所以,对于他们,尝试与自身的黑暗面和复杂性建立关系时,一切就变得格外困难。

图:一个成熟的人,需要和自己的黑暗面和复杂性建立坦诚的关系

反倒是那些从小成长在可以犯错的环境中的孩子们,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完美,他们也知道无论怎么样,身边的人都会爱自己,所以他们更能接受自己,也更能应对生活中复杂的挑战。

成为更好的人,是最美好的人生追求之一。而这样一个「更好的人」,往往有很多个模样,绝不仅仅是完美的「好孩子」这一种。

亲爱的高三生:希望你知道,高考此时的选择,并不会决定你的一生;

亲爱的孩子们:希望你知道,除了成为一个「好孩子」,你还有无数种选择。

亲爱的成年人们:希望你知道,「好孩子」有无数个模样,不要将你身边的孩子都变成生活在完美套子里的人。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本网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本网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一篇:八十岁的人大等待十八岁的你:四年后,你也将满载offer而归!
下一篇:韩国研究生用炸药报复老师,不禁想起当年那些血案